▲ 鴻門宴上,樊噲闖進大帳,打破了項莊舞劍的僵局。
▲ 鴻門宴上,樊噲闖進大帳,打破了項莊舞劍的僵局。
▲ 司馬遷在《史記》中詳細記載了「鴻門宴」。(公有領域)
▲ 司馬遷在《史記》中詳細記載了「鴻門宴」。(公有領域)
范增
范增

急於做關中王的劉邦,試圖阻擋項羽入關,結果招來險些被滅的危難,幸好在項羽叔叔項伯的周旋下,得以有機會到項羽軍中辯解。鴻門宴上,識破劉邦假意的范增,仍然堅持要殺死劉邦,雙方鬥智鬥勇。 樊噲聽張良說項莊要殺劉邦,一下就火了,立刻就要衝進項羽的大帳。

◎樊噲護主

項羽的軍帳前有護衛站崗。守在帳門兩邊的護衛一看樊噲要往大帳裏面闖,各自把戟這麼一橫,兩戟交叉擋住了樊噲的去路。樊噲舉起手裏的盾就往持戟衛士身上撞,把兩人撞翻在地,奪門而入。

項羽的座位面對大帳的門,見樊噲闖進來,項羽馬上就警覺起來,他本來是席地而坐,此時立刻按劍長跪。古人席地而坐是跪坐,臀部是坐到小腿上的,項羽一看有人闖入大帳,立刻把大腿立了起來,然後用手扶著劍問:「來者何人?」

有人告訴說,這是沛公的參乘樊噲,相當於沛公的保鑣。

樊噲掀開簾子,踏入大帳。《史記》上描述他當時的形象,叫做「怒髮上指冠」,就是頭髮都立起來了;「目眥盡裂」,眼睛瞪得像牛眼一樣大 ,盯著項羽。

項羽說:「壯士!了不起! 給他一杯酒。」於是,就有人拿過來一大斗酒給樊噲。樊噲「咕嘟咕嘟」全喝了。然後,項羽又叫人給他一個豬肩,就是豬肘子上面那塊,很大的一塊。於是,就有人遞給樊噲一個生的豬肘子,當然這是《史記》中的講法。後人考證 ,可能給他的是完整的一個豬肘子,估計可能得有5、6磅,7、8磅,差不多3、4公斤的樣子。樊噲接過了那個豬肘子之後,把他的盾牌翻過來,然後把肘子放在盾牌上,拿劍割著吃 ,一會兒就把那肘子全吃了。項羽問樊噲:「還能不能再喝酒?」樊噲說:「我死都不怕,還怕喝酒嗎?」然後,就開始分析政治形勢說,當時秦為甚麼滅亡了?就是因為秦的法律過於嚴酷,「殺人如不能,舉刑人猶恐不勝,天下皆叛之。」就是殺人唯恐殺得少,用刑罰去折磨人的時候,唯恐刑罰不夠殘酷。所以,天下才會反叛,我們今天才有機會滅秦。樊噲義正言辭地說:「如今我們沛公為您打下了關中。當時楚懷王和大家有約,『先入關中者為王』,是吧?我們沛公立了這麼大的功勞,您不賞他,反而聽信那些小人的讒言,我覺得你現在做的事情是非常錯誤的。」

項羽甚麼反應呢?默然,還是不說話。整個鴻門宴期間,項羽的表現都很奇怪,完全不是那種號令軍隊的將軍風範。他老是默然不說話、不表態,顯得優柔寡斷。被樊噲說了一頓之後,項羽就說了一個字:「坐。」讓樊噲過來一塊喝酒吃肉。他倆這麼一鬧騰,當然就沒有人再看劍舞了,所以項莊跟項伯也就退了下去。劍拔弩張的僵局就這麼破了。

◎劉邦走脫

破局之後,過了一會兒,劉邦站了起來,稱要上廁所,和樊噲一起離席。當時的情況實在是很壓抑,劉邦出去之後,待了很長時間也沒回來。項羽就派人去找劉邦。

張良就問劉邦說:「怎麼不進去。」劉邦說:「裏邊的氣氛太差了,我現在想走,但是有一點顧慮就是,我應該跟項羽告辭再走,但是我現在又不太敢進去。」樊噲就說:「我們做大事的人,管那麼多小節幹甚麼?」接著樊噲又講了一句成語,他說現在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就是說人家是刀和案板,我們就像魚和肉一樣等待宰割,「不辭何為?」我們待在這幹嘛?走吧!

劉邦說:「那行吧!那咱們走吧!」張良就問說:「你來之前有沒有帶甚麼禮物啊?」劉邦說:「我帶了白璧一雙,很白、很好的玉璧一雙,是準備獻給項羽的,還有一個玉斗,準備送給亞父范增,看他們挺生氣的,所以我沒敢拿出來。」張良說:「好,你把禮物給我,我替你把這個禮物送給他們。」劉邦說:「從這個地方到我們軍營,走大路是四十里,走小路是二十里。你估計著我快到軍營的時候,你再進去,這樣項羽想追我也追不上了。」

這樣,張良又在大帳外等了一會兒,算著時間差不多了,才回到大帳裏,跟項羽說:「劉邦不勝杯杓。」就是說劉邦喝酒喝多了,有點不舒服先走了。他命我帶了兩個禮物,一個是獻給您的,另一個給送給范增。

◎范增大怒

項羽接過劉邦的禮物 ,往自己的座位上一放。范增則非常生氣,接過禮物後,往地上一放,拔出劍來敲碎玉斗。他一邊砸那玉斗,一邊說:「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為之虜矣!」意思是說,項羽這小子,根本不能跟他謀劃大事。以後奪取項羽天下的,必定是劉邦!我看咱們以後都要淪為他的俘虜了。
《史記》中「鴻門宴」這一段寫得非常精彩,把劉邦那種可以做小服低、可以表現得很柔順的那種姿態、行為和語言,刻劃得唯妙唯肖。也把范增的老謀深算、樊噲的勇猛剛烈、項羽當時的優柔寡斷,甚至每一個人的表情都刻劃得非常生動細膩。
鴻門宴可以說是一個分水嶺,它結束了滅秦的戰爭,因為秦這個時候已經滅亡了,但是卻開啟了另外一場長達四年的楚、漢戰爭。
劉邦安全地從鴻門宴中逃脫,那麼項羽在鴻門宴之後又做了甚麼,才使得天下又重新陷入混亂呢?請看下一章《西楚霸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