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8日(周三)上午9時,澳洲昆士蘭大學學生帕夫洛(Drew Pavlou)起訴中共駐布里斯本總領事徐傑一案再次開庭,帕夫洛的律師表示,澳洲應將徐傑宣佈為「不受歡迎的人」。

本次開庭是就上次開庭時(11月22日)要求各方提交材料之事跟進相關法律程序。帕夫洛的律師塔蘭特(Mark Tarrant)到庭。布市中領館仍未正式派出代理人,並以澳洲外交事務和貿易部(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的外交豁免條款為由拒交材料。

律師:澳洲應該把徐傑宣佈為「不受歡迎的人」

塔蘭特表示,本訴訟案可能是中共總領事經歷的第一宗刑事訴訟。他在12月13日接受新唐人電視節目採訪時說:如果對徐傑沒有(受到)任何(制裁)行動的話,「那就開了一個非常危險的先例,因為這等於是給像徐傑這樣的人開綠燈,(讓他們)繼續煽動針對沒有反抗能力的人群的暴力行為。」

塔蘭特律師說,瑞典朝野目前在要求其政府將中共大使桂從友宣佈為「不受歡迎的人」,將他驅逐出境,而澳洲政府也應該像瑞典一樣,將徐傑宣佈為「不受歡迎的人」。

他同時對本訴訟案表示樂觀。他說,這個案件得到了澳洲和國際社會的多方關注和支持。他說,澳洲國際法律專家將提供更多的法律援助支持。他於不久前會見了「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美中經濟暨安全檢討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及「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的成員,得到了他們對本案的支持和關注。

帕夫洛:會堅持訴訟  維護人權和自由

2019年7月24日,昆大學生帕夫洛(Drew Pavlou)和支持香港反送中的學生們在校內靜坐抗議港府修訂送中條例。前右一著深色衣服戴帽者為帕夫洛。(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7月24日,昆大學生帕夫洛(Drew Pavlou)和支持香港反送中的學生們在校內靜坐抗議港府修訂送中條例。前右一著深色衣服戴帽者為帕夫洛。(楊裔飛/大紀元)

年僅20歲的昆大學生帕夫洛是此案的原告。他表示,自己原來喜歡詩歌,也寫過詩。在經歷過昆大校園裏被襲擊及其後被人身攻擊、死亡威脅後,他決定「投筆從戎」,積極參與到人權和民主活動中來。

「(像二戰時的大屠殺)現在又在發生」,帕夫洛在新唐人電視節目中說,「如果我們不採取行動(制止殺戮),我們將永遠感覺到恥辱和罪惡,我們的良心會永世不得安寧。」

他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沒有甚麼將阻止我(進行)這場訴訟。」他說,「不能讓歹徒逍遙法外。我們會繼續抗爭,直到(澳洲)將徐傑宣佈為『不受歡迎的人』為止。」

2019年7月24日,昆大港生反送中抗議活動演變成暴力衝突,示威的學生受到人身攻擊。昆大保安不得不設法隔開衝突雙方。(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7月24日,昆大港生反送中抗議活動演變成暴力衝突,示威的學生受到人身攻擊。昆大保安不得不設法隔開衝突雙方。(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7月24日,昆大港生反送中抗議活動演變成暴力衝突,示威的學生受到人身攻擊。昆大保安不得不設法隔開衝突雙方。(楊裔飛/大紀元)
2019年7月24日,昆大港生反送中抗議活動演變成暴力衝突,示威的學生受到人身攻擊。昆大保安不得不設法隔開衝突雙方。(楊裔飛/大紀元)

法庭外小插曲

中共駐布市總領館雖未派出代理人,但自稱是中領館工作人員的兩位年輕男士旁聽了本案,並一直記著筆記。其中一位在庭外主動向塔蘭特律師打招呼,告訴塔蘭特律師自己來自中領館,並問塔蘭特律師是否為澳洲外交事務和貿易部的代理。塔蘭特律師回答道:「不,我不是,我是代理人權和民主事務的律師。」

2020年4月24日此案將再次開庭。

事件回放

2019年7月24日,昆大學生帕夫洛參與了數十名香港留學生在昆士蘭大學舉行的聲援「反送中」靜坐活動。帕夫洛在提交給法庭的文件中說,當天他受到了兩次暴力襲擊。徐傑第二天在中共駐布里斯班總領事館網站上,用中文發表聲明稱:「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在澳洲昆士蘭大學進行反華分裂活動」,並表揚那些發動攻擊的人。

法庭文件顯示,自從中共領館的聲明發佈後,帕夫洛的社交媒體充斥著語言暴力的評論,甚至有人對他和他的家人發出死亡威脅 。

帕夫洛委託律師起訴徐傑對其構成「人身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