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國民營企業的生存狀況繼續惡化,中共「國資系」則以「紓困」為名將私營企業國有化,更大規模地強推「公私合營」,中國民企在這種環境下違約增加、融資困難,生存艱難。

綜合中國媒體12月17日報道,今年以來,中國民企在整體業績下滑、資金緊張的同時,很多民企內部發生重大變化,數十家民企的實際控制人變更為「國資系」,超過十家民企的實際控制人被抓,還有一些大型民企的創辦人辭職。

截至12月9日,今年有41家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由個人變更為國資系(中共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或地方政府),在所有實際控制人變更的上市公司中佔比超過23%,總市值近2200億元(人民幣,下同)。

下半年以來,多家大型民企創辦人辭職,包括阿里巴巴的馬雲、騰訊馬化騰、百度李彥宏、京東劉強東、順豐速運的王衛和聯想的柳傳志。另外,截至12月中旬,今年有至少18名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被抓。

對此,有網民表示,「要割大韭菜了!」「二十一世紀的公私合營」,「打土豪,分田地」,「從民企的興衰可以看出一個國家興衰。」「國企好貸款啊」。

湖南網絡零售商人覃大林12月17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在民間傳聞已久的「公私合營」已經公開推行,這是中國政府(中共)不擇手段地將民企國有化,進一步控制經濟活動、控制資金和員工。國企有「黨委」、「黨員優先」,這會對員工造成非常直接的衝擊。

江蘇一名私企員工朱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根據多年的經驗,中國經濟環境越差,當局控制得越緊,現在很明顯已經是這樣了,很多民營企業家擔心再來一次「打土豪」。

民企融資受阻 中共以紓困為名收編民企

綜合Wind最新數據顯示,從2018年1月到2019年11月,中國民企債券市場淨融資為-2981億,說明債券市場從民企抽走了近3000億元,而同期內,國企債券市場的淨融資量是38433億元。

業內人士表示,民企從銀行借不到錢,想發債融資也發不出去。比如東方園林,2018年計劃發債10億元用於償還債務,但最後只籌集5000萬,隨後東方園林股價持續大跌,半年蒸發市值近400億元。今年8月該公司實控人變更為北京朝陽區國資委,隨即評級上調、資金到位。

管顧公司與趨勢論壇創辦人吳介聲17日發表分析文章表示,中共從去年股市大跌導致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爆倉時就開始收購民企股份,以「紓困」為名實則趁火打劫,從中央到地方串聯各級金融機構,順勢低價收購民企,掌握經營權。

新浪財經12月17日引述分析表示,民企在中國債券市場是最受鄙視的,同樣是AAA評級,城投債和國企債很快發出去,但民企債很難,有的金融機構直接說不要。

《財經》17日引述業內人士的話說,民企的困難比想像的更嚴重,很多民企面臨資金鏈斷裂的問題,這也反映了實體企業經營狀況的惡化,很多企業已經出現債務違約,還有很多企業瀕臨違約。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12月15日,今年已經有223隻債券發生違約,多數是民企,違約金額超過千億元。

共產民企 是中國經濟下行的主因

近日有網民評論,「前期給民企加槓桿,現在一刀把槓桿砍了」。新浪財經17日引述分析表示,過去三十年,中國經濟依靠投資,企業依靠負債、上市、股權質押融資,已經習慣了這種模式,現在整體經濟下滑,再去槓桿收緊融資,民企無法承受資金壓力,導致資金鏈斷裂,而民企債務償還的高峰期是在今年至2021年。

《香港經濟日報》17日報道,國際評級機構穆迪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詹迪(Mark Zandi)表示,中國企業債務快速增長,已經成為全球經濟最大威脅;國際評級機構惠譽在報告中指出,從發行人數量和本金金額上,中國債務違約80%來自私營部門。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者向松祚近日表示,中國民營企業的投資大幅下降是中國經濟增長下行的主因。

中國媒體17日數據顯示,中國民企對社會經濟的貢獻大,但真正到手的利潤卻很少。截至2018年底,民營經濟貢獻了60%的GDP、超過80%的就業、超過50%的稅收。

但是從所得利潤來看,今年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的2.14萬億元淨利潤中,金融行業淨利潤超過1.14萬億元,佔比高達54%,其它行業淨利潤之和僅為1萬億元。而金融行業中,國有四大行的利潤超過5500億元,佔金融行業淨利潤的一半。其它行業的1萬億元淨利潤中多數被中共國企佔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