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今天是2019年12月17日,星期二。外面下雪,路很不好走,所以今天沒有去棚裏錄影。

另外,以後的節目,我們會在開頭部份,講一下今天的日期。因為有觀眾留言說,如果大陸有朋友分享影片,會不知道是哪一天的事情。在海外的觀眾也有建議我們在標題上寫日期,目前YouTube標題的字數有限,我們還想節省一些空間,所以暫時會在影片描述的部份,加上日期。

在今天的節目裏,我們首先來關注一件事,有人爆料,香港懲教署的「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最近被運入的「病人」,多了幾倍!這些人是甚麼人,會遇到甚麼遭遇,引起了人們的關注。我看到香港的網友,也在分享有關的報道。

~~~新拍串講~~~

香港精神病院近日人數突增 內情惹人關注

我們之前的報道,提到過有香港抗爭者「被自殺」、「被失蹤」、「被送中」的問題,最近又有人爆料「被精神病」。

在大陸,精神病院卻常常用來迫害異見人士。自由亞洲電台曾報道,有機構統計,2014年在大陸對正常人「被精神病」的打壓方式,已經成了慣用的維穩手段。香港藝人黃國才提到,在大陸,每關押一個上訪者,精神病院可以賺到20萬。

這些人被送進精神病院後,一個典型的迫害方式就是打毒針。

比如,大陸就有由公安部直接控制的「安康醫院」,全中國有二三十家「安康醫院」,名為醫院,但外界知之甚少,連公安內部知道它運作情況的也不多,而這裏卻成了不冠名的監獄。

我看到了一篇報道,早在2000年的時候,在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梁志芹、邵麗燕、李鳳珍等人,就被關進唐山市的「安康醫院」注射毒針。她們後來反映,被打針後,很長時間裏心臟不適、走路歪斜、記憶力減退。類似案例特別多,大陸的其他維權人士,也都有被關精神病院的案例。甚至有人在精神病院裏精神失常、被折磨致死。

因為「精神病院」在大陸,已經成了一個變相的、關押異見人士的監獄,所以,這個東西如果在香港出現,就會十分令人擔憂。

香港的《大紀元時報》近日刊登了一個匿名人士的爆料,說他在香港懲教署「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的見聞。這個精神病院,位於新界屯門,處在一個小山的山頭,設防嚴密,從山腳到山頂,佈滿監控燈柱,上面有監控鏡頭。這位匿名人士的爆料,主要包括以下幾點:

第一,最近這個「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頻繁有懲教署的車出入,裏面押著犯人。比如上周,這個區域至少兩度封路。周三(11日)的一次,因為有「重犯」被押過去,有警察的電單車、衝鋒車、坐著防暴的吉普車,夾帶三架中型巴士駛入,這些巴士窗子都被封住了,後來有犯人從裏面押出去。爆料人士懷疑,香港哪來的這麼多重犯?

第二,在警隊的車子中,有一輛傳出刺鼻的臭味,爆料人士形容類似腐肉,而且整部車子也幾乎是封死的;

第三,「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2018年開始擴建,擴建的區域叫「綜合康復服務中心」,他說這裏將被用作監獄,而整個「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其實是歸於香港懲教署管轄;

第四,這個精神病院,之後還會有犯人送進來,以前也有「犯人」被送到這裏,比如在「雨傘運動」之後。

目前,這些被押進精神病院的人,是否與反送中有關,還需要有更多的證據來查證。但是爆料者自己相信,這些最近被押進去的所謂犯人中,有參與反送中的學生。在一個法治公正、透明的社會,人們是不必擔心這些問題的,很多問題都會通過正當程序找到答案。但是香港抗爭者所面對的對手,實在是有太多的「前科」,所以不得不讓人質疑,以上精神病院出現的這些不合常理的現象。

背井離鄉:為了免於「被」字頭的恐懼

反送中運動後,香港市民面對了太多「被」字頭的恐懼,比如像我們剛才說的「被自殺」、「被失蹤」、「被送中」、「被精神病」。一些抗爭者在人身安全面臨極大威脅的情況下,只好選擇「背井離鄉」。

《紐約時報》在12月9日就發表了一篇文章,就講述了一些抗爭者,走避台灣的故事。

在台北,一個受訪者,在兩名同伴投擲燃燒瓶被逮捕後,他透過一個秘密救援組織,逃到台灣,而協助他離開的台灣人說,他們知道的,像這樣離開香港的年輕抗爭者,已有兩百多人。其中,有11月中旬理大圍城後的幾十人。

為甚麼走?因為擔心拘留期間被虐待,擔心被酷刑,擔心被性侵,擔心去醫院救治時被警察拘捕,擔心在法庭上遇到不公正對待,擔心被送中等等。

而逃出的人中,已經有人見識過上述的待遇。

一個化名艾麗的大四學生被捕兩次,如果被判刑,她可能要度過10年的鐵窗生活。在之前被捕的時候,男警察不事先告知就進入女廁,警察審問的時候沒有任何解釋,就提出指控。由於護照被沒收,她採取特別方式,離開香港。

這些前往台灣的抗爭者中,也有人是因為在今年7月1日衝進香港立法會大樓後,面孔被監控鏡頭拍到,第二天就在街上被警察攔住,警察告訴他說,他們認出了他。

12月15日,媒體《報道者》也刊登了一篇文章,題為《為香港而戰,卻回不了香港──反送中運動下無根的「旅行者」》。為甚麼是「旅行者」,因為香港網友不願意說他們是在「流亡」,雖然在今天的香港,這已經成為事實。

這篇文章講述了另一個案例,一個化名Mike的香港抗爭者,從反送中爆發後,就一直是前線的積極人士。6月16日,「200萬+1」人的遊行,堪稱奇蹟,但是當天還發生了另一個「奇蹟」,就是香港政府面對200萬的怒吼,默不作聲,就像甚麼也沒有發生。Mike為了讓當局聽到自己的聲音,從和理非變成勇武抗爭者。

7月1日,Mike跟脫下口罩讀宣言的梁繼平等人,一起決定留守立法會,而且Mike拿盾牌站到了最前面,他形容,自己當時「離死亡很近」。後來他的眼部受傷。

在對抗過程中,他的個人資料被警察抄走,眼部的傷痕也成了警察找到他的標誌,最終他決定「背井離鄉」。

為了免於「被」字頭的恐懼,這些抗爭者走上了遠離香港的航船,你們總不能說他們,是「被旅行」吧?

現在香港監獄還有地方 以後呢?

在多個「被」字頭的恐懼中,「被送中」自然是一個重點。有甚麼情況會被送中呢?某人被大陸通緝?某人在大陸留有案底?還是某人在臉書留言說「香港加油」後,在過境港珠澳大橋的時候,在人工島上被大陸公安檢查手機記錄後扣下呢?抑或是,在密不透光的東鐵列車裏,悄悄地被送上離開香港的行程呢?以上都有可能,但還有一點,就是「監獄關不下了」。

12月17日,區家麟在《立場新聞》發表文章分析,根據懲教署2019年9月底的數字,香港在監獄中服刑的在囚者,一共5739人。而香港的所有監獄一共能容納多少人呢?大約11,200人。目前在囚人數只佔了差不多一半而已。

但截至12月中旬,警方不是拘捕了反送中抗爭者6105人了嗎?但是只有1602人被指控,還沒定罪,其中少數被關押。這個數字,除了了解到警察濫捕的嚴重性,很多人可能也鬆了口氣,看了香港的監獄夠關,不會被送到大陸關押。

但是,區家麟在文章中列了四個定時炸彈,隨時讓香港監獄爆棚,概括來說,是以下四點:

1. 特區政府只肯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

2. 全國人大為緊急法釋法

3. 硬推二十三條

4. 對立法會與特首選舉方式的改變

甚麼時候香港監獄能坐滿?我們都希望,那一天不會到來。

~~~新拍探討~~~

香港「黃色經濟圈」:抗爭者的隱藏「核彈」

英國央行最新的《金融穩定報告》指出,今年4月開始,累計有約50億美元資金,撤出香港投資基金。這個數字相當於香港生產總值的1.25%。

香港經濟在衰退,香港抗爭者「攬炒」的概念在走近現實,但是香港經濟的衰退完全是反送中運動的原因嗎?香港政府自己都沒這麼說,只是一部份原因。像英國央行報告反映的,香港經濟從今年4月就出現衰退跡象。

但是在香港經濟整體走下坡路的同時,在這座城市裏,卻有一些商家逆勢上漲,生意紅火。這個現象也引起了世界的關注。在香港,這被叫做「黃色經濟圈」。

如果您是一個支持「反送中」運動的人,再去香港旅遊的話,需要下載一款軟件,叫「WhatsGap」。這款軟件,明確標記,香港街頭的哪些店政治立場是黃的,被稱為「黃店」,就是支持民主抗爭的店舖。

例如是否參與了示威者號召的罷工,是否有連儂牆、是否為抗爭者提供過食物飲水等等。據BBC中文網報道,到12月,這樣的「黃店」,在「WhatsGap」上已經有大約4000家。

除了餐廳,零售店、理髮店,甚至的士司機,都會被以顏色標註。除了支持抗爭的「黃」,還有支持政府和警察的「藍」,其中還分為深黃、淺黃、深藍、淺藍,另外還有「中立」。網站「良心guide」上,更是收錄了大約2400間跨越以上不同行業的店面或服務,都是黃的。

由於香港參與抗爭的人數眾多,他們都是捧這些黃店,而對觀點為「藍」的商家,則是罷買和抵制。幾個月來,那些黃店的生意越來越好,由於跨越不同行業,這些和他們的顧客,共同組成了香港的「黃色經濟圈」。

當然,有的藍店為了蹭生意,也出現了「扮黃」的藍店,但是一經發現,就會在抗爭者的聊天群組裏廣泛曝光,第二天就被打入冷宮。

除了以上提到的,香港媒體也被標成有黃、有藍。由於「黃色經濟圈」顧客的抵制,有的藍媒,已經亮起了步入危機的紅燈。例如香港有名的TVB,被香港抗爭者成為CCTVB。近日,TVB行政總裁李寶安宣佈,要裁員10%,大約350人被遣散,李寶安也大方地說出原因,裁員是因為抗爭者的「杯葛行動」,讓TVB業務受創。而這,只是在「黃色經濟圈」壓力測試下敗北的例子之一。

似乎這個例子很成功?但是,已經有人提出,「黃色經濟圈」多是小企業、小商家,在香港的巨商富賈,多是立場為「藍」的建制派,「黃色經濟圈」小風小浪似乎掀不翻建制派的「大池塘」。比如,一家黃色的飲品店,他租的房子,房東可能是藍的,假如不續約怎麼辦?這一點已經有店家回答過:不怕!因為誰都希望自己舖位的生意旺,所以還可能轉而影響房東,從藍變黃。

但是除了剛剛提到的,還有金融、保險、銀行、航空公司、供電等等大企業,很多是藍的。因此,有人在媒體刊文,炮轟「黃色經濟圈」,是個糟糕的主意,而且還可能帶來社會的割裂。

「黃色經濟圈」的人不那麼認為,他們認為自己做的是「良心」,而這只是抗爭的手段,不是目標。名為徐然的作者在《立場新聞》刊文反駁說,大意是「黃色經濟圈」是「攬炒」核心概念的延伸,「殺敵三百,自損一千」都在所不惜,以此逼使當局讓步,而TVB等藍色經濟網受到的衝擊,正是實質戰果。同時,在這個非常時期,「黃色經濟圈」正扮演了抗爭群體自救的一個保護網。對於「黃色經濟圈」是否造成社會割裂,作者的觀點是,除了以上的店舖,還有何韻詩等一眾支持抗爭的藝人,早已被大陸封殺,那麼,到底是誰在製造割裂呢?

當然,也有人撰文反省,「黃色經濟圈」內部需要注意的問題。例如作者鄭立發表文章《黃藍是政見 經濟是務實》,提到三點注意,我們總結一下:一、「黃色經濟圈」的商品質量和技術,要好過對家;二、要能賺錢,不能靠低價施捨;三、方式要可持續,不能以來義工服務和友情價促銷。

「黃色經濟圈」到底會發展多大,沒有標準答案,但是這個「黃色經濟圈」一旦崛起,吸收更廣的資源,看起來,要比街頭遊行,力量更大,將是一枚抗爭者的「核彈」。

~~~新拍互動~~~

現在我們進入「新拍互動」環節。

昨天我們的節目,分享了觀眾Kevin,去新疆旅遊的見聞,提到了當地超乎尋常的嚴厲的社會管治方式。有的也去過新疆的觀眾看到後,做了一些補充。

觀眾LEO說:我每年去新疆幾次,那裏的安檢有多恐怖是難以想像的,老外一到達就要去當地公安局報到;每個公交站台至少兩個帶檢測器的安檢員;每個酒店都有安檢,安檢設備和車站的一樣先進,設備必須酒店自己購買,並且酒店必須配備至少兩個專職安檢員,兩班制,一天4個人的工資;不過應該快到頭了,大陸去投資的優惠政策逐漸在取消,因為政府沒錢了,我到新疆的次數減少了。

觀眾so SO說:我每過一個檢查站都要下車,過安檢是必須,還要登記我的證件,司機電話,包車的車號,晚上住哪間酒店。一天可以是很多個檢查站。在庫車,有些小區將近70%的民居門上被貼上了封條。去超市,街市,公園,都要安檢,去公廁要登記證件。

昨天的節目,我們還談到了當局希望在澳門建立「金融中心」的事情。有觀眾也對此發表看法。

觀眾Debbie說:地球上的國際金融中心,法制都是普通法,聯繫匯率,港幣等於美元,條件所需,中共不會不知;根據澳門的能力,只是人民幣自炒的金融中心,單大陸人經澳門銀行ATM走資,每個月過百億,中共利用新玩具區塊鏈建立金融中心以防國內走資,同時製造另類賭桌,大陸發展商多一個自爆機會(各位小心爛尾樓),與此同時,大陸推行「國進民退」,大陸企業老闆參與其中,是自殺行為。大陸乾塘,防止資金外流,掌控澳門這個洗黑錢中心才是重中之重。

這位觀眾看上去對經濟應該是很有研究的。

另外,在前一天節目的最後,我們給大家寫了四個問題,歡迎大家留言討論,不少觀眾給我們留言發表看法。這四個問題是:1、香港人相對大陸人,是不是當局在鎮壓中已經很受優待了呢?2、民主是不是虛無飄渺的東西?3、中共的萬般不對,是不是都可以原諒?4、大陸的社會環境是不是很安穩?這不是我提出來的,是根據兩名大陸觀眾的留言,提取出的他們的四個觀點。其實對以上問題抱持肯定答案的大陸觀眾,應該是大有人在。

下面就來看觀眾怎麼說:

觀眾Ares說:因為是香港,政治環境不同,相對於大陸確實要(打壓)輕一些。我沒有體驗過民主,我無法評價。錯誤都是可以被原諒的,前提是得改,不能一錯再錯。社會環境我覺得還是比較安穩,至少在沿海這邊的人比較有錢。

觀眾Leo C留言說:跟大陸人討論過反送中,很多人都不知道,但知道的也都說自己人做得好,我反問他們,他們也都說因為有個安穩的生活,唉。

以上兩位觀眾對那四個問題是持比較寬容的態度,來看看別的。

觀眾lor留言說:自由民主是甚麼?各有見解,對我只有一句,生活沒有自由民主民權沒有尊嚴,枉為人!我的父輩一代人數十年前為了重獲失去的自由,乘小木船投身怒海,經歷各種劫難,滄海餘生,才有我今天在北美安逸的生活。對香港人的抗爭,我深切感受他們的痛苦!

觀眾Thomas說:大陸人不知道民主是甚麼?他們認為民主不重要是因為他們沒有落到有冤無處伸,他們的孩子沒被假疫苗摧殘,他們沒有被官員,法院,警察串通封殺。因為發生在別人家,沒發生在他們家。所以他們說社會安定就好。但也許有一天他們碰上了,還會有其他人說:社會安定就好,不要亂。歷史一再重演,大陸人習慣了:不讓別人哭鬧,影響老子睡覺。

這位觀眾提出一個很重要的觀點,就是全中國十幾億人,就說是14億,假如只有4億是被專政的對象,另外10億是不是圍觀就好呢?

觀眾chiu說:大陸沒有免於恐懼的空間!甚麼都要小心謹慎,就連發表個自己的想法看法,都要先考慮能不能講,收聽電台也只是中共的一個聲音,否則就是收聽反動電台要抓人的。面對政府、公檢法司的黑暗只能逆來順受,否則你就會被鐵拳砸爛,說安穩的,你還沒被莫須有的罪名或麻煩纏上過,一旦有了就會讓你惶惶不可終日。

還有一位觀眾,網名比較長,就叫他「從香港」吧,他做了一個比喻,說:沒有任何人願意把自己的財產拿出來給別人支配,從而被動獲取所謂的安穩,這是人性問題不可違背。如果一個人出生在監獄,那麼他所處的這個監獄環境的治安,看起來是要比外面的世界好很多,因為每個人都被關起來,都是吃喝等死的特徵。我們應該認真看清這種看似穩定的治安,代價是這麼多「囚徒」的自由換來的,代價太大了。

有香港觀眾的留言提到了良知,在當今社會,還把「良知」當個事的人,可能會被人認為不可思議,都甚麼年代了,良知值幾個錢呢?但觀眾Purin說:黃絲與藍絲,就像活在兩個平行時空。沒有人說衣食住行不重要,但人之所以為人是要有良知。

還有觀眾留言,說的話比較硬,觀眾陳先生說:民主不能當飯吃沒錯,但是能保證,當政府餵你吃X的時候,你還能反抗。

以上觀眾的留言都是針對我們提出的四個問題中部份問題的回答,也有觀眾系統地回答了。

比如觀眾Hen說:1.並沒有對香港人優待,而是沒有像大陸那樣肆意作惡的優越條件;2.民主是不是虛無飄渺呢?因為中國人民從來沒有過民主,自然也體會不到民主的優越與重要性。

對於問題3,觀眾Shione說:是否萬般不對都可以原諒?她說「共產黨做的惡中國人永遠不會原諒,大多數人只是不知情或敢怒不敢言而已。」她並引用香港四大才子之一倪匡的話說:反共才是愛國。

以上兩位觀眾對於問題4,大陸社會環境是不是安穩,都持批評的觀點。那剛才也分享很多了,就不細講了。

還有很多觀眾的來信、留言,我們會接下來繼續跟大家分享。

好,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