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旺角西洋菜街,每晚都有一位衣著質樸的老人,沿街插上寫有「我要真普選」的黃色旗幟,拉起「為下一代自由撐下去」的橫幅,撐開象徵抗爭精神的黃色雨傘默默站在路旁,風雨無阻,迄今已經1800多天。

從2014年11月雨傘運動旺角清場後的第一天起,這位老人每晚推著一輛簡易的小推車出現在這裏。老人叫吳本篤,今年83歲高齡,退休前開了30多年的士,別人都叫他吳伯。

吳本篤對美國之音的記者說,他這樣做是要「保留火種,一有機會便繼續燃燒。」

吳本篤自稱是「鳩嗚團」的一員,這個民間團體以中老年人居多,從雨傘運動失敗後到今夏「反送中」抗議爆發的5年間,這一小群人一直堅守在旺角街頭。

香港警察、便衣對他們盯得很緊。吳本篤說,每晚來旺角前,其實都做好了坐牢的準備。

在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時年78歲的吳本篤衝在前線。79天的佔領運動中,他每晚都睡在街頭。旺角、金鐘、銅鑼灣清場時,他都在現場,數度被捕。

而在更早前,1969年,吳本篤就已嘗過共產黨監獄的滋味。當時在香港跑出租的他突然接到電報,父親病重,要他馬上回廣東雷州半島老家(今雷州市)。

剛到湛江,他就被兩個雷州公安抓進了海康縣看守所。「那時候是文革期間,共產黨開第九次大會,出入境好嚴,他們懷疑我回去是不是做特務之類的。」

「他們知道我家是信教的,信天主教……說我們是帝國主義的走狗,迷信分子等等,我又沒有身份證,就被扣留了,扣留了3年零7個半月。」他說,「那段時間非常痛苦,前路茫茫,不知會怎樣,父母、全家人為我憂心、痛苦。」

直到1972年10月28日,吳本篤才被允許回香港。半個世紀後,回憶起那天跨過羅湖橋的場景,吳本篤仍然笑得像個孩子。「你說我多開心,真的,非常開心!」

1997年,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大陸,出於對未來的不安與擔憂,香港爆發移民潮,50萬港人遠走異鄉。

吳本篤日子如常,繼續開他的的士,「不用移民啦,香港不會變天。」

然而,2014年雨傘運動爆發,一切都變了。這些年來,吳本篤見證了港人抗爭運動的起起落落。他說,這次的反送中抗爭不一樣,年輕人決心很大,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這一次的運動不會這麼快停止的,這些年輕人天天出動。我們都感到疲倦了,他們不倦的。其實我們以前十幾歲時,甚麼都不知道。現在十幾歲的年輕人對民主、自由、政治這方面,性格好強。你看,12歲,13歲都被捕了。變化好大。」

吳本篤說,抗爭之所以持續這麼久是因為共產黨一步不讓。「不管你民意如何強大,他們就是不讓。共產黨一日存在,我們都會很辛苦,除非它內部改革,民主化,那就有希望,但是共產黨還是這麼專制,很難。」

他還說:「不過,但凡民主鬥爭都要經過一段流血、流汗的時刻,特別是面對一個專制政權。……道路是艱辛的,我們差不多是一條血路走過的。這批年輕人不怕的,他們有膽量,有意志。我們做老人家,做長輩的,就是支持他們,不會讓他們孤單。」

吳本篤加入了「保護孩子」團體,在反送中抗議活動中,和他一樣的一些香港長者走上街頭,致力於保護那些衝在前線與警方對峙的年輕人。

「直到真普選為止」他強調。#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