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無意之間》

庾子嵩(1)作《意賦》(2)成,從子文康(3)見,問曰:「若有意邪,非賦之所盡;若無意邪,復何所賦?」答曰:「正在有意無意之間。」

【注釋】

1.庾子嵩:晉庾敳,字子嵩,穎川人。仕至豫州長史。

2.意賦:敳見王室多難,知終觸其禍,作《意賦》以寄懷。

3.從子文康:從子,姪兒。庾亮諡文康。

《習鑿齒史才不常》

習鑿齒(1)史才不常(2),宣武(3)甚器之,未三十, 便用為荊州治中(4)。鑿齒謝牋亦云:「不遇明公,荊州老從事(5)耳。」後至都見簡文,返命,宣武問:「見相王(6)何如?」答云:「一生不曾見此人。」從此忤旨,出為衡陽郡(7),性理遂錯(8)。於病中猶作《漢晉春秋》(9),品評卓逸。

【注釋】

1.習鑿齒:字彥威,今湖北襄陽人。鑿,音做。

2.不常:非常高超。

3.宣武:桓溫。

4.治中:官名。居中治事,主眾部門之文書工作,故名治中,猶今之秘書。

5.從事:職官名。漢刺史佐吏,如別駕、治中等皆稱為「從事史」,通稱為「州從事」,歷代因其制,宋廢。

6.相王:指簡文帝。

7.出為衡陽郡:降為衡陽太守。

8.性理遂錯:因抑鬱而精神衰弱。

9.漢晉春秋:起漢光武,終於愍帝,凡五十四卷。是時桓溫覬覦非望,鑿齒著此書以裁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