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眾視野中消失了很久的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正在加拿大鮑爾集團股份有限公司(Power Corporation of Canada,簡稱 PCC)工作。有人認為,PCC僱用薄瓜瓜是為了保持和中共權貴的關係。

據《環球郵報》報道,PCC擁有遍佈全球的金融、運動服、建築及石油資產業務,是年收入數百億加元的跨國公司。該公司與薄瓜瓜的關係,在紐約律師數據庫中有記載。

PCC的副總裁兼總法律顧問勒梅(Stephane Lemay)證實了這一點,他在一份聲明中說,現年32歲的薄瓜瓜,在總部位於滿地可的PCC,擔任業務分析師已有兩年半時間,他通過一個實習計劃加入該公司。

該消息引起了一些中國精英政治觀察家的注意。他們認為,儘管薄熙來家族在中國仍有關係網,但加拿大公司與該家族發展關係還是有潛在風險。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精英政治專家林和立教授說,PCC僱用薄瓜瓜,「有點令人吃驚」。薄熙來曾和習近平爭奪領導權,「我認為PCC不想樹立一個僱用習近平主要敵人之一的兒子的形象」。

薄瓜瓜在PCC工作被認為是顯示了中共政治權力的複雜性,尤其是在近年中共高層領導人變動、及去年中加外交風波的背景下。

勒梅稱,PCC是40多年前最早進入中國的西方投資者之一,多年來一直與許多中共權貴保持著關係,「包括與薄熙來家族的關係」。

《環球郵報》稱,他們嘗試採訪薄瓜瓜,但沒有得到回應。

中共權鬥規則

薄熙來已經被投入監獄,但薄家族在中共中仍有影響力。薄熙來的妹妹薄潔瑩今年11月因病去世時,根據在中國媒體廣泛流傳的圖片,鄧小平和劉少奇的後代去葬禮上送了花圈。

西安交通大學-利物浦大學的學者古德曼(David Goodman)研究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和政治變革。他對496名中國富翁進行了調查,發現至少有82%人的祖父母是1949年前中共體制中的重要人物。

薄家族也不例外,薄瓜瓜的祖父薄一波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並擔任其第一任財政部長,後來成為中共八大元老之一。

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家楊大利(Dali Yang,音譯)說,實際上,薄瓜瓜在其父母遇到麻煩時曾回國探親,之後還能出國,「這顯然是得到中共領導層同意的」。

澳洲技術大學(UTS)學者馮崇義(Feng Chongyi)表示,儘管過去一個世紀的中國歷史經常看到動盪不安,包括毛澤東發起了多次血腥運動和清洗,但權力仍然在那一幫人手裏。

他說,由於薄瓜瓜與紅二代及紅三代的聯繫,他仍然有可能在中國擁有強大的人脈,「在這個(中共)國家裏,共產黨貴族對經濟體制的影響舉足輕重」。

黨史學家和評論家章立凡(Zhang Lifan)說,年輕的薄瓜瓜可能被視為「稀有品」。紅二代的特徵之一是「即使他們的父親或祖父之間,有時懷有深仇大恨,但是他們仍然保持著聯繫」。

PCC長期經營中國市場

1997年,時任PCC公司總裁德斯瑪萊(Andre Desmarais)在北京與薄一波私下會面。德斯瑪萊把那次會面稱為「特殊優待」。上周,德斯瑪萊家族表示,他們將放棄在PCC的行政高管職位,但將保留在董事會的領導權。

同時,PCC公司也與薄熙來建立關係,薄熙來當時在中共體制內就像是一股快速崛起的勢力,有機會問鼎中共的最高權力。德斯瑪萊的岳父、加拿大前總理克里靖(Jean Chretien)曾稱薄熙來為「老朋友」。當時的加拿大政府認為,建立這種關係很重要。

不過,事實證明,僱用中共精英階層——太子黨的子女,對僱主來說是有風險的。近年來,德意志銀行、摩根大通和瑞士信貸,都已向美國當局支付數以百萬美元計的和解費,因為他們被指控通過僱用中共官員的親屬來競爭業務,從而違反了腐敗法。

薄瓜瓜其人

在薄熙來事件中,薄瓜瓜看起來被網開一面。在其父母被拘留的時候,薄瓜瓜是哈佛大學甘迺迪學校的一名學生,離獲得公共政策碩士學位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薄瓜瓜還曾在英國貴族學校哈羅公校(Harrow School)學習,後進入牛津大學;2012年在哈佛獲得碩士,2016年從哥倫比亞法學院獲得法學博士學位。

紐約州的記錄顯示,薄瓜瓜在2016年通過了紐約州律師考試,並在2017年年中被接納為紐約律師。該註冊文件顯示,他工作的公司是PCC,所用的是一個位於多倫多的地址,以及滿地可的電話號碼。

薄案核心罪惡仍被掩蓋

薄瓜瓜的出現,讓薄熙來案件再次受到關注。

2013年9月22日,薄熙來以受賄、貪污、濫用職權罪一審被判無期徒刑,同年10月25日二審裁定維持一審判決。2012年8月20日,薄谷開來以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

薄熙來夫婦已被處罰,但其參與政變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核心罪惡依然被掩蓋。

有報道說,薄熙來夫婦為向江澤民邀功請賞,積極鎮壓法輪功,把大量法輪功學員關押到遼寧。他們最早開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賣錢,並販賣屍體標本。而英國人海伍德就是由於捲入其中。被薄谷開來滅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