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5日,在墨爾本,包括不同黨派政要、不同族裔社區領袖在內的近二百人在維州議會大廈(Parliament House)前舉行抗議集會及徵簽請願,要求調查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及其工黨政府在備受爭議的「一帶一路」項目中扮演的角色。

集會在下午2點開始,現場多面澳洲國旗迎風飄揚,人們放置真相展板、手持抗議「州長出賣維州」等標語,不少集會者都是從其它州專程趕來的。

2019年12月15日,墨爾本民眾在維州議會大廈前舉行集會,抗議維州州長簽署「一帶一路」協議。(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12月15日,墨爾本民眾在維州議會大廈前舉行集會,抗議維州州長簽署「一帶一路」協議。(Grace Yu/大紀元)

繼維州州長安德魯斯擅自簽署「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後,10月23日,安德魯斯與中共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哲簽署了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框架協議,二人還出席了莫納什大學與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建立研發中心協議的簽署儀式。

安德魯斯對「一帶一路」的盲目追隨持續受到澳洲政界與民眾的批評。

澳籍港人菲奧娜・惠(Fiona Hui,音譯)在集會上發言。(Grace Yu/大紀元)
澳籍港人菲奧娜・惠(Fiona Hui,音譯)在集會上發言。(Grace Yu/大紀元)

澳籍港人菲奧娜・惠(Fiona Hui,音譯)是本次集會的主要發起人。兩個月前,惠開始徵集簽名,要求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全面調查安德魯斯「與中共及其代理人完全不正當的關係」。截至目前,簽名人數已接近1.6萬。

維州州長簽署了一份死亡協議

維州影子總檢察長奧當納修(The Hon.Edward O』Donohue)在集會上發言。(Grace Yu/大紀元)

「安德魯斯把自己當成『維多利亞王子』去訪問中國,認為自己是個了不起的大人物,站在世界舞台上和中國共產黨打交道。但是,他簽署了一份死亡協議!」維州影子總檢察長奧當納修(The Hon.Edward O’Donohue)在集會上說。

「這份協議保證中國公司獲得維州基建項目,可是,我們得到了甚麼回報?零、零回報!中共政府甚麼也沒有承諾,然後,你,安德魯斯將被中共操縱在股掌之中。這是一份死亡協議!」

奧當納修強烈抨擊安德魯斯越過澳洲聯邦政府,擅自與中共簽署協議的行為。「這本來應該是聯邦政府的工作,由聯邦政府簽署國家間的協議。然而,安德魯斯甚至沒有給澳洲外交部和聯邦政府看『一帶一路』協議的最終文本,就直接簽署了,非常無禮、缺乏應有的尊重。」

「他(安德魯斯)太傲慢了,自認為知道的最多。他是如此傲慢,在這麼多人的擔憂之下,甚至連總理莫里森也已經對『一帶一路』表示擔心,而安德魯斯還是擅自簽了協議。」

談到安德魯斯政府宣傳「一帶一路」會創造就業的論調,奧當納修認為那只是中共打出的幌子。 「我支持通過與外國進行貿易合作創造就業機會,但只有傻瓜才會認為『一帶一路』只是事關工作機會。那是中共的戰略槓桿規劃,我們早就看透了。」

「我們看到,在非洲、亞洲、南太平洋,中共政府是怎樣利用『一帶一路』的,它不光是其經濟槓桿,還是政治和地緣政治槓桿。因此,這就是安德魯斯所簽的協議——一份死亡協議! 」

「雖然安德魯斯已把我們簽入了『一帶一路』死亡協議,而我們還是應該始終把人權、民主和自由放在首位,並始終幫助全世界那些擁有同類價值觀的人。」

怎敢把維州的未來置於危險之中?

維州上議院議員兼聯盟黨上議院黨鞭菲恩(Bernie Finn)在集會上發言。(Grace Yu/大紀元)
維州上議院議員兼聯盟黨上議院黨鞭菲恩(Bernie Finn)在集會上發言。(Grace Yu/大紀元)

維州上議院議員兼聯盟黨上議院黨鞭菲恩(Bernie Finn)在集會上譴責州長安德魯斯暗箱操作,不但私下跟中共簽訂協,還對簽署內容進行保密。

「你怎麼這麼大膽?你怎麼敢把維州的未來置於危險之中?你怎麼敢偷走我們子孫的未來?你怎麼敢將維州人民蒙在鼓裏,不公佈你和中共當權者達成了甚麼協議?」

菲恩表示,如果安德魯斯自己不出來澄清,民眾就應該不停地給他施壓,「我們甚麼時候才能得到答案?他到底簽了甚麼?他不肯告訴我們,那我們就天天問。」「我們要不斷施壓,直到他告訴我們他到底和中共做了哪些事。」

菲恩說,雖然有些事我們不知道,但有些事我們知道得很清楚。

「我們知道中國(中共)不是澳洲的朋友,知道中國正由野蠻人統治。我們知道,中國共產黨對自己的人民毫不尊重;知道他們不尊重人權,知道他們在殺人。我們還知道活體摘除器官每天都在發生著。他們把不喜歡的人關起來,活摘其器官。」

「甚麼樣的政府會對自己的人民幹出這種事?我們真想接受這樣的行為嗎?」

菲恩認為將這件事情告訴所有人是一種責任。「請告訴朋友、同事、家人,告訴他們安德魯斯對維州人做了甚麼。這件事我們不但要做,還要做到底,哪怕耗時多年也在所不惜。我們要真相、要事實,我們必須追查到底,弄清楚他對我們維州人到底都做了些甚麼。」

如果不警惕,中共壓迫會侵襲澳洲

維州自由民主黨議員里姆博瑞克(David Limbrick)在集會上發言。(Grace Yu/大紀元)
維州自由民主黨議員里姆博瑞克(David Limbrick)在集會上發言。(Grace Yu/大紀元)

看到很多民眾參加今天的集會,追求自由、反對中共專制,維州自由民主黨議員里姆博瑞克(David Limbrick)表示他非常欣慰。

「自我當選以來,我極力捍衛的就是一樣:自由。無論這裏的人或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都該免受壓迫、享有自由。」

「因此,那些推崇自由的人,應該支持香港人民反抗(中共)壓迫。但是壓迫並不僅僅在海外。如果我們不警惕,終有一天(中共的)壓迫也會來到這裏。」

里姆博瑞克認為維州政府和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協議非常危險,但政府在混淆視聽。「當我的黨派向(工黨)政府發問時,他們回答,『你們難道不支持自由貿易嗎?』」

「對,我們支持,」里姆博瑞克說,「但是,讓我把話說清楚:這是在和中共打交道,這和自由貿易無關。」

「中共所做的一切都和戰略利益有關。一年來,有很多類似的例子,中共帶進來的東西擾亂了我們的自由,而且還將產生許多我們未知的後果。」

「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危險的時期,」里姆博瑞克說,「政府做了哪些事危害了我們的自由?我們該如何捍衛自由?」「我想這只是個開頭,我們必須長期抗爭。」

澳洲全國公民委員會主席韋斯特摩爾(Peter Westmore)在集會上發言。(Grace Yu/大紀元)
澳洲全國公民委員會主席韋斯特摩爾(Peter Westmore)在集會上發言。(Grace Yu/大紀元)

澳洲全國公民委員會主席韋斯特摩爾(Peter Westmore)在發言中說,「 (安德魯斯)簽署『一帶一路』並不是一個不相關的意外。」

他這樣描述中共的「系統性」外交策略:「中共通過巨大的經濟影響力來『購買』政治影響力。」

他認為,「我們不需要中共企業合作實施維州基建工程,我們想要確信,維州政府完全能獨立自治,免受外國政治干預。」

州長出賣澳洲價值 澳女呼籲調查

惠今天是特地從其所在城市阿德萊德趕赴墨爾本的,「作為一名擁有香港背景的南澳人,很不幸,澳洲和香港,兩個我所熱愛的國家都正在遭受著中共的破壞。」

除了要求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全面調查安德魯斯「與中共及其代理人完全不正當的關係」,惠還呼籲維州獨立反腐委員會(IBAC)調查價值160億澳元的東北連線(North East Link)工程的整個招標過程,以確保其不存在不當行為。

簽名人數目前已接近1.6萬,對此,惠表示,「這意味著澳洲人深切地關注中共政權在澳洲的影響。」「這還不夠,我鼓勵每個人都來簽名。」

兩個月前,本次集會發起人惠開始徵集簽名,要求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全面調查安德魯斯「與中共及其代理人完全不正當的關係」。(Grace Yu/大紀元)
兩個月前,本次集會發起人惠開始徵集簽名,要求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全面調查安德魯斯「與中共及其代理人完全不正當的關係」。(Grace Yu/大紀元)

惠表示,「安德魯斯與中共有如此親密的關係,其道德質素令人質疑。」

她在集會中說,安德魯斯不顧中共持續70年的屠殺、奴役、活摘器官、饑荒、恐嚇、壓迫、以及虐待人民的事實,無視中共殺害、折磨、欺凌、詆毀追求民主的香港人,忽略中共猖狂地竊取全世界公司和政府的知識產權和資產,仍決定和暴徒、罪犯進行交易。

「我們不相信他(安德魯斯)將澳洲的利益置於中國(中共)的利益之上。」

此外,她表示,「聯邦工黨和聯邦政府考慮到戰略性後果,都不支持澳洲正式簽署『一帶一路』。」「作為州政府,安德魯斯並不像聯邦政府一樣,掌握國家安全情報。」

圖為集會發起人之一喬納斯(Morgan Jonas)。(Grace Yu/大紀元)
圖為集會發起人之一喬納斯(Morgan Jonas)。(Grace Yu/大紀元)

集會發起人之一喬納斯(Morgan Jonas)非常同意惠的觀點。

他解釋說:「當安德魯斯談到創造工作與機會,想必他是依據此前和中共高層官員的對話。然而不幸的是,多年來,中共有著長期、經證實的說謊和欺騙前科。」

「在大多情況下,『一帶一路』協議規定借貸國必須僱傭中國基建公司而非本土公司,外國勞工而非本國勞工,進口材料而非本土材料。因而,我們從全世界聽到了同樣的控訴:造價高昂的基建項目、不可持續的貸款、不合格的工藝。」

喬納斯說,一些國家已經從「債務外交」中得到教訓,斯里蘭卡貸款1.5億美元修建大型港口,卻沒有海上運輸的商業需求來償還貸款。斯里蘭卡政府無力償還,別無選擇下簽署將汗班托塔港(Hambantota)移交給中共的99年租約。由於(港口)臨近印度、以及其它因素,一些專家懷疑這一新增港口將被轉作軍事用途。

此外,喬納斯以中共國企在厄瓜多爾修建大壩為例,證明與中共合作的項目並未給合作國帶來真正的利益。「厄國政府為償還債務,終止了燃油補貼,引發為期12天的全國性抗議,造成8名勇敢的抗議者死亡。」與此同時,中共卻以折扣價格獲得厄國的石油,然後將其出售,從中獲得額外利潤。

同樣不希望州長將民主價值 「賣」給中共的還有越南社區。澳洲越南社區協會主席阮本(Bon Nguyen)在集會上提醒人們保持警惕,「中共政權比納粹更危險,因為你看不到它,」「而你看不到它的時候,危險性就增加了很多。」

澳洲《天安門時報》主編阮傑也在集會上發了言。

最後,現場有抗議者用麥克風唱響澳洲國歌,民眾隨即齊聲合唱,集會在優美的歌聲中結束。#

澳洲越南社區協會主席阮本(Bon Nguyen)在集會上發言。(Grace Yu/大紀元)
澳洲越南社區協會主席阮本(Bon Nguyen)在集會上發言。(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12月15日,墨爾本民眾在維州議會大廈前舉行集會,抗議維州州長簽署「一帶一路」項目。(Grace Yu/大紀元)
2019年12月15日,墨爾本民眾在維州議會大廈前舉行集會,抗議維州州長簽署「一帶一路」項目。(Grace Yu/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