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問你:「劉邦認識曹操嗎?」你一定會覺得這是一個很可笑的問題。

劉邦,漢高祖,漢朝的第一任皇帝;曹操,漢朝末代皇帝漢獻帝的丞相,倆人相差四百年。曹操倒是知道劉邦是現任皇帝的老祖宗,劉邦不可能認識曹操也!但是如果我告訴你,漢獻帝是劉邦轉世,而曹操的前世是韓信,你可能就不會覺得這個問題可笑了。

話說古典名著《喻世明言》有記,東漢靈帝時,有一複姓司馬的秀才,一夜被差往森羅殿前,代閻羅王判一起積三百五十年之久的案子。這是一宗屈殺忠臣之案,原告為為漢家打天下的大功臣韓信、彭越、英布,被告為漢高祖劉邦和他的皇后呂雉。韓信為劉邦奪取天下,立下十大功勞,但劉邦得了天下之後,不但不記他的功,還貶他的官,後來呂后又和蕭何合謀,用計將他騙入長樂宮殺害,年僅三十二歲。彭越因儀表豐美,被呂后看上,趁漢高祖出征時將他宣入深宮,他為人正直,不肯壞了禮法,不從呂后,呂后大怒,令人將他打成肉醬,並向漢高祖誣告他謀反。而英布也是因為呂后將彭越的肉醬送給他吃而怒斬來使,被呂后命人送來寶劍,藥酒和紅羅逼迫自盡。漢朝的三大功臣皆為冤死,且看這秀才怎斷此案:

「韓信,你精忠保國,替漢家天下奪下大半江山,可惜含冤而死,發你在樵鄉曹嵩家托生,姓曹,名操,表字孟德。先為漢相,後為魏王,坐鎮許都,享有漢家山河之半。那時威權蓋世,任從你謀報前世之仇。但終身不得稱帝,明你無叛漢之心。子受漢禪,追尊你為武帝,償十大功勞也。」又喚過漢高祖劉邦發落:「你來生仍投入漢家,立為獻帝,一生被曹操欺侮,膽戰魂驚,坐臥不安,度日如年。因前世君負其臣,來生臣欺其君以相報。」喚呂后發落:「你在伏家投胎,後日仍做獻帝之后,被曹操千磨百難,將紅羅勒死宮中,以報長樂宮殺信之仇。」

對於英布,則是「發你在江東孫堅家投胎,姓孫,名權,表字仲謀。先為吳王,後為吳帝,坐鎮江東,享一國之富貴。」又喚彭越上來,「你是個正直之人,發你在劉家出世,姓劉,名備,字玄德。千人稱仁,萬人稱義。後為蜀帝,撫有蜀中之地,與曹操,孫權三分鼎足。曹氏滅漢,你續漢家之後,乃表汝之忠心也。」

原來如此!看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將一個也算聰明的漢獻帝整得忍氣吞聲,半點實權也無,戰戰兢兢,自己的妃子和皇后都因為要反曹操,而被曹操殺死。自己最後又被曹操之子逼著,將劉家四百年江山禪讓,大哭而去。漢朝四百年江山被一分為三,表面上是「合久必分」,實際上是因為劉邦,呂后殺戮功臣,必要身受其報也。不僅要身受其苦,自家天下也要拱手讓出以為償還。想來劉邦、呂后一定後悔,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更有趣的是,這位複姓司馬的秀才因為秉公辦案,符合了「天地無私,果報不爽」的天理,積下極富極貴之福,他的來生,「改名不改姓,仍托生司馬之家,名懿,表字仲達。一生出將入相,傳位子孫,吞併三國,國號曰晉。」原來晉滅三國,分久必合,由此而來。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理昭昭,分毫不爽。讀史明今,世人宜為善棄惡,為自己,為子孫積福積德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