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12月10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華盛頓先後與到訪的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舉行了會談,涉及的議題包括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中導條約》、核軍控、俄美貿易合作、朝鮮半島局勢、敘利亞問題、委內瑞拉和烏克蘭東部局勢等。在美國政府在經貿、政治、軍事、科技、網絡、人權等方面,全面對中共採取強硬態度和行動之際,在北京當局意圖拉攏俄羅斯、北韓、土耳其、伊朗、敘利亞等打造新「華約」對抗美國之際,拉夫羅夫的美國之行和表態不能不讓北京格外關注,而其舉動讓北京很窩心。

首先,美俄都表達了改善關係的意願。在蓬佩奧與拉夫羅夫的聯合記者招待會上,蓬佩奧表示「美俄需要改善關係」,拉夫羅夫則表態說,俄方將繼續與美國對話並尋求改善雙邊關係,俄美目前的關係既不符合兩國利益,也不符合全球整體利益。顯然,拉夫羅夫的潛台詞是與美國搞好關係符合俄羅斯的利益,這理應包括政治利益和經濟利益。

比如在經濟方面,拉夫羅夫表示,儘管存在制裁,但俄美貿易額在特朗普任期內已增至270億美元,相較於奧巴馬時期的200億美元增長了約三分之一。這說明美國經濟的高速增長也惠及了處於制裁中的俄國。而特朗普在美國創造的奇蹟和對中共在經濟等方面的沉重打擊,俄羅斯自然也都看在眼中,因此再次向美國傳遞改善關係的信息,也就不足為怪了。

其次,拉夫羅夫透露,他們曾採用瑞典斯德哥爾摩和平研究所的數據做了比較,發現中共的軍備數據與美俄兩國相比有巨大差距,中共無論是在(武器)數量還是核武庫的結構上,與俄羅斯、美國都不是一個等量級的玩家。對此,蓬佩奧也予以證實。

核武庫的結構指的是戰略運載工具數量和戰略核彈頭數量各自所佔比例。根據美俄2010年達成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美俄各自實戰部署的核彈頭應削減到1550枚以下,實戰部署的戰略運載工具削減到700件以下。該條約簽署後,美俄雙方基本履行了規定。如今,美俄外長同時證實中共的武器數量與核武庫結構與美俄不在一個等量級上,難道俄羅斯為了改善與美國關係,與美國分享了中共這方面的秘密?這個秘密被揭示出來,其實就是在告訴北京,中共幾斤幾兩,美俄心中都有數。

第三,俄羅斯同意美國提出的讓中共參加軍控談判的設想。拉夫羅夫稱,「若中共願意談判,我們就會討論一個涉及多方的核裁軍方案。」蓬佩奧則表示:「許多武器系統都會造成戰略上的不穩定,所以我們認為不僅要讓中共參加軍控對話,還需要把中共手中所有會造成戰略不穩定的「權力手段」都納入到《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中導條約》以及幾十年前就已經簽署過的全部協議當中。這就是美國的目標,也是美俄兩國的目標。我們一定要做到!」

由於《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將在2021年到期,俄羅斯希望繼續延長,但美國認為該條約是另一個時代簽訂的,「從那時起對戰略穩定的威脅發生了變化」,意即中共也在大力發展核武器,與此前美國退出《中導條約》的理由一樣,為應對中共挑戰,美國同樣不想被該條約束縛。

其實早在4月4日,特朗普會見中共副總理劉鶴時表示希望中俄和美國一起削減軍備後,俄羅斯就率先做出了積極的回應,而北京對特朗普的倡議卻予以拒絕。此番,俄羅斯再次表態同意美國的設想,北京還是拒絕參與軍控談判。

筆者認為,北京拒絕參與軍控談判的一個原因,是避免美俄確切知曉自己的戰略武器數量等情況,在心理上與美國玩虛虛實實的遊戲。曾有美國的軍事將領和對中共軍隊的觀察人士稱,有關中共導彈的出版物中,不排除存在欺詐性語言。他們指出,「欺詐」是中共軍方的慣用策略。

無疑,俄羅斯向美國示好之舉讓花了大價錢從其購買大量石油,並意圖借其力量共同抗美的中南海高層,五味雜陳。而幾個月前歡宴的餘波猶在。6月,習近平訪問莫斯科時,受到了俄羅斯總統普京高規格的接待,兩人簽署了兩個聲明及30多份合作協議,將中俄從「戰略夥伴關係」提升為「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兩人還互稱「最好的知心朋友」、「親密的朋友」。

然而,不管兩人出於各自的目的,如何高調作秀,但彼此的戒心卻從未消除過。據自由亞洲報道,早在習訪俄前,俄總統發言人談及中美貿易戰時就稱:「這不是我們的戰爭。」對於中美貿易戰進一步升級及其對俄羅斯的影響,俄羅斯總統助理也表現出「事不關己」的態度。俄羅斯也沒有任何支持北京「反美」的行為和言論,很耐人尋味。

另據俄羅斯媒體透露說,一直被北京宣傳為代表了中俄合作高度的典範項目「莫斯科-喀山」高鐵工程,因普京的反對一直沒有落實。除此之外,中俄之間很多曾被高調宣傳的大型合作項目最後都不了了之,或被一拖再拖。

如今俄羅斯從此前對中美貿易戰的「事不關己」和與中共的彼此利用,轉為向美國示好,再次表達期望與美國改善關係的意願,其實也從側面反映出了,莫斯科也不看好現在的北京政權,而這背後應是大量的情報分析後得出的結論。在全球反共態勢正在形成的過程中,莫斯科的選擇應該是明智的,而這讓視普京為「知心朋友」的中南海高層窩心卻無法言表的同時,是否感覺到了前途茫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