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海康威視和大華技術等中國科技巨頭都上了美國黑名單,而這些公司在中共企圖實現海外數碼擴張野心中,都起到關鍵作用。那麼,中共以資助為由,在中亞國家打造「數碼絲綢之路」節點的背後有何黑幕,以及這些中國科技公司都做了甚麼呢?

海康威視和大華科技兩家公司是監控設備的主要製造商,將影片監控與面部識別等先進的科技相結合。(STR/AFP/GETTY IMAGES)
海康威視和大華科技兩家公司是監控設備的主要製造商,將影片監控與面部識別等先進的科技相結合。(STR/AFP/GETTY IMAGES)

隨著中共通過經濟投資在全球進行擴張,中共也輸出了對民眾打壓、監控的專制統治手段。中共在中亞的投資同樣助長了當地政府對民眾的監控和管制,當地民眾開始反抗。

布拉德利賈丁(Bradley Jardine)是威爾遜中心基辛格研究所(WilsonCenter's Kissinger Institute)中美兩國問題的全球研究員。近日,《外交政策》(ForeignPolicy)發表了他的一篇有關中共在中亞輸出監控的文章。

賈丁在文中表示,中亞的專制統治者們正通過所謂的「智能城市」計劃將其公民的數據移交給北京,同時讓該國向北京持續負債,民眾的生活空間不斷受到監控和擠壓,當局為維持與中共的利好關係頻頻鎮壓民眾的反抗。

美國資深共和黨籍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cro Rubio)在自己的推特平台轉發了此文,並發推說:「這就是中共在全球各國推廣其監控國和收集數據的方式。」「現在還包括多米尼加政府與台灣斷交後,中共向其贈送了監控設備作為部份補償。」

中共央視電視節目自曝,中共在大陸安裝了超過2,000萬個監控鏡頭,用於監控。現在中共將監控輸出海外。(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中共央視電視節目自曝,中共在大陸安裝了超過2,000萬個監控鏡頭,用於監控。現在中共將監控輸出海外。(Philippe Lopez/AFP/Getty Images)

與中共合作中亞 興建「智能城市」

中共的監視制度正在「一帶一路」沿線滲透,尤其是「一帶」,即經過中亞到達歐洲的「絲綢之路經濟帶」。賈丁認為,「一帶」是中共野心投資項目的起源。最近,吉爾吉斯在首都比什凱克(Bishkek)新開了一所新的警察指揮中心,新的面部識別錄像頭被投入使用。據報道,這套設備是由中國電子進出口有限公司免費提供的,該公司目前受到美國制裁。

吉爾吉斯首都比什凱克正在努力成為所謂的「智能城市」,這是具有先進數據處理能力城市的統稱,該警察中心是其中的一部份。在中共的幫助下,此類項目正在整個中亞地區實施。

今年4月,華為與烏茲別克達成了一項10億美元的交易,以建造一個交通監控系統,涉及約883個錄像頭。與此同時,另一家受到美國制裁,並宣傳能在人群中發現維吾爾族少數民族面孔的中國公司海康威視,為哈薩克的主要城市中心設施提供服務,包括阿拉木圖(Almaty)和希姆肯特(Shymkent)地區。自2017年以來,哈薩克也一直在嘗試發展智能城市。

賈丁認為,對於中亞的弱小的專制國家來說,他們樂於使用中共的先進技術來監控自己的民眾,但與已使用該技術進行監禁本國民眾的中共糾纏在一起也是危險的,因為,這些國家對北京的債務也在持續增加。

中共中亞數碼擴張 華為是關鍵

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在尋求控制中亞豐富的資源,如今,數據與石油、天然氣+ 併列。

賈丁指出,智能城市是「數碼絲綢之路」上的數據節點。中國公司一直在中亞地區的數碼基礎設施中購買立足點。飽受困擾的5G巨頭華為是中共智能城市計劃的關鍵參與者。

今年,烏茲別克的電信營運商開始使用中國合作夥伴提供的貸款,向該國引入華為的5G技術。該協議是烏茲別克自2012年以來獲得的最大一筆投資,當時中國國家石油天然氣集團有限公司簽署了20億美元的天然氣協議,以滿足北京不斷增長的能源需求。

中國科技巨頭對吉爾吉斯的興趣也日益濃厚,現在每十個吉爾吉斯居民中就有八人通過華為與外界聯繫。在塔吉克,90%以上的電信基礎設施由華為提供。華為還與哈薩克頂級電信公司Kazakhtelecom、Kcell、Beeline 和Tele2緊密合作,並一直在推動一系列獎學金計劃,以通過培訓該國未來的技術領袖來擴大其影響力。華為獲得了來自中共政府的大量政策和商業支持,其中包括中國銀行提供的廉價信貸。

數據壟斷輸出 監控專制制度

賈丁認為,「智能城市」是中共於2015年制定的「數碼絲綢之路」戰略的一部份,該戰略旨在到2025年讓中共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技術超級大國:在全球範圍內提升中國科技巨頭的地位;建設以中共為中心的數碼基礎設施;在全球數據供應鏈中獲得壟斷地位。

儘管「智能城市」可以增強塔吉克和吉爾吉斯等貧困國家的數碼連接能力,但批評人士指責該項目也可能傳播專制主義,並讓這些國家增加對中共貸款的依賴。

根據最近的一份報告,在與華為簽訂「安全城市」協議的國家和地區中,71% 在自由和人權方面擁有可疑紀錄。而與此同時,中共提供的這些數碼技術使中共能夠遠程訪問世界各地的個人數據,包括已受中共監控的拉丁美洲部份地區。

華為的協議中有42%是在中低收入國家和地區,這表明該技術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其具有競爭力的價格,以及其為現金短缺的政府帶來穩定收入來源的潛力,比如在塔吉克的一個安全城市項目中,當地政府向近933,000違規者徵收了約1,200萬美元的罰款。

自5月以來,中共已向吉爾吉斯內政部提供了總計約430萬美元的公共汽車、小巴、越野車、警備裝甲車等。同時,該國就引進影片監視系統達成了一項協議。烏茲別克警力最近獲得了一批帶有面部識別功能的巴士車隊,供其在首都塔什干(Tashkent)巡邏。

中亞地區的專制統治者們也已經開始尋求中共的「銳眼」(Sharp Eyes)警務項目來記錄其公民的活動。據全球之聲(GlobalVoices)網站介紹,使用銳眼系統時,只要手機和電視一連上網,網絡操作人員便會啟動機器內建的相機和麥克風來監督市民在家裏的一舉一動,該系統鼓勵人們自願地監視並報告身邊鄰居、朋友甚至家人的一切舉動。

歐亞網(Eurasianet)稱,塔吉克政府於2月宣佈了一種新的識別系統,該系統要求電話用戶提供指紋和侵犯私隱的醫療信息,才能購買SIM卡。據報道,華為正在與該國政府密切合作開發該系統。

中亞監控大量數據 落入中共手中

與中共相關的監視技術可能會讓北京能影響居住在中國境外的維吾爾人和少數民族人的生活。今年2月,哈薩克宣佈將花費2300萬美元在其最大城市阿拉木圖安裝面部識別軟件。到目前為止,有超過4,000台錄像機,其中許多由海康威視提供,覆蓋了首都努爾蘇丹(Nur-Sultan)。海康威視的參與可能令人不安,該項目收集數據的能力可能蘊藏著最大的數據濫用危險。

努爾蘇丹的智能城市項目目前由哈薩克技術公司財團Sergek經營,但使其運轉的設備由浙江大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提供,該公司同樣受到美國制裁。

哈薩克政府還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計劃,由當地公司IPay負責深化該國的數碼化。在整個首都,巴士現在正在使用一個系統,該系統要求乘客在使用巴士時使用面部作為一種票證識別。

其它數據收集的行為也在進行。本月,烏茲別克教育部與中興通訊和華為之間簽署了協議,將監控技術引入該國的教育系統。面部識別設備將很快用於監視學生的出勤情況,並評估教師的表現。

這樣的項目不僅可以幫助當地專制統治者監視自己的人口,它們還使中共能夠訪問有關中亞人民的海量數據,這不僅有助於開發新技術,而且可以更好地監視民眾的過境行動,北京將此視為對新疆安全的主要威脅。

精英腐敗賣國 中亞民眾反抗中共

賈丁指出,這種對個人數據的訪問在中亞有著特殊的關注,因為中亞與新疆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而中共對新疆穆斯林的鎮壓則創造了世界上最先進的監控制度。隨著民眾對中共針對維吾爾人的大規模監禁有了更多的認識,該地區的反共情緒日益增強。民眾相信,國家領導層正在向中共出賣自己的國家和人民,從而引發對腐敗精英的不滿。

中共的新疆鎮壓行動還針對哈薩克人和吉爾吉斯人,這在哈薩克和吉爾吉斯引起了強烈反響。哈薩克政府已逮捕了許多人,以防止當地激進份子散佈有關新疆拘留營的消息,他們擔心此類信息可能損害該國與北京的利好關係。

在吉爾吉斯,當局對任何參與被認為「反共」運動的人進行罰款和官方警告。即使是烏茲別克,這三個國家中最封閉的國家,最近也對與中共有關的激進主義者進行了鎮壓。

今年9月,哈薩克首都努爾蘇丹和最大城市阿拉木圖爆發反華示威,當地民眾不滿中共的擴張,影響民生。警方拘捕數十人。而吉爾吉斯亦爆發了多次大規模反華示威,抗議中共通過投資,對該國的影響力日益加強。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19.12月號/第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