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二手樓價走勢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CCL)最新報179.88,按周下調0.82%。分區指數全線下跌,港島、九龍、新界東及新界西分別下跌0.04%、1.06%、1.29%及0.95%。其餘領先指數亦全線調整,大型單位、中小型單位及大型屋苑指數分別下跌1.01%、0.78%及0.79%。中原經紀人指數(CSI)最新報44.27,按周再跌1.2個百分點。

二手樓價下跌,CCL跌穿180點水平。八大領先指數全線調整,是五周以來第二次,當中大型單位及新界東跌幅越1%,新界東創37周新低。放寬按揭保險的刺激被政治氣氛不穏蓋過。技術分析顯示,二手樓價指數出現雙頂回落之勢,理應進入調整期。但樓市早已被調控措施嚴重扭曲,加上近日更被政治污染,走勢將由政策主導,後市難以預測。

現時特區經濟下滑,民生議題受政治拖累,若樓市大跌,政府將四面楚歌,庫房賣地及相關稅項收入大減,政府出手干預機會可能性不低,問題只是政府容許樓價調整多少而已,反正政府彈藥多的是。

資助房屋板塊 多顧此失彼

政府還有一個核心級別刺激樓市選項,就是還原舊有措施,容許投資物業作移民條件。不管政治氣氛如何,特區仍是馬照跑、樓照買。按地產代理統計,今年頭三季一手銷售量達1.84萬伙,較去年同期還要高17%,發展商出貨拿捏準確,政府亦早已為他們準備迎接調整市,私樓供應未來減至三成。私人樓市已被政府打造成權貴、資深投資者、外來買家主導的高檔市場,經濟轉差對這些人影響較少。

反之,中下價住宅可能影響較大。年中房委會一口氣推4千8百多個居屋單位,涉及六個屋苑,本月開始揀樓,但中簽者出席率頭兩天只有七成及九成,部份人因經濟情況而放棄以市價五九折置業的權利。但數據絕不代表置業需求減退。

公屋聯會數字顯示,明年及後年可出售資助房屋單位總共有9,400伙,但22/23財政年度供應出現斷層,只有1,400伙。政府較早前把多幅地皮改作資助房屋發展,但同時要填補出租公屋缺口,滿足綠置居及港人首置盤需求,到底有多少能撥作居屋仍是未知之數。

政府未能解決土地供應問題,將地皮變作資助房屋只是「左手交右手」,加上資助房屋板塊太多,顧此失彼,結果每層都是大抽獎,未能成為真正的階梯。

白色恐怖籠罩香港

筆者與一班舊朋友聚餐,有人分享他過關時被公安檢查手機資料的經歷。中共視個人私隱如無物,且執法者無法無天,不服從後果無法想像,只能早作準備自保。筆者亦不少友人因與內地有聯繫,近期已取消臉書帳號,亦有退出WhatsApp群組,免得收到一些政治敏感圖片或影片,過關時遇到麻煩。更有人不敢出來聚餐,以免因政見不同傷和氣,又或怕被「篤灰」與有明顯政治主張的人士有聯繫。

中共打壓港人不斷升級,除了擴大利用這些恐嚇手段外,亦直接用硬手段鎮壓。上周,某中資銀行經濟分析師「被離職」,爆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已不能代表一間中資銀行發言的事實,他更同時爆出中資機構已經停止招聘香港人。更恐怖的是企業「高層」指示,銀行首席經濟師不能發表基於數據事實但被認為政治不正確的分析。

香港的各種自由自政權移交後不斷被蠶食,是不爭的事實。林鄭上場後情況更急轉直下,立法會議員被DQ(取消資格),政治組織被取締,外國記者被禁入境,新聞自由度跌至歷史新低,本報被逼於連鎖店下架。近日箝制自由變本加厲,市民參選區議會被DQ,企業員工參與政治活動被秋後算賬,集會遊行被限制,政府還利用《緊急法》實施《禁蒙面法》,就連市民行花市買乾貨的傳統都被剝削。林鄭更率先示範任人唯親,承諾聘請落選建制派區議員。

如今限制魔爪更延伸至企業,特權階級先行,限制言論,將中共的一套全面移植香港。白色恐怖及自我審查已全面降臨,香港人今天就連免於恐懼的自由都已喪失。當自由受損的例子罄竹難書,作為特區的首長,不但視而不見,沒有採取適當的行動捍衛,還反問香港市民「邊方面自由受磨損?」這與「何不食肉糜」的晉惠帝有何分別?如此香港怎不沉淪?

權貴「看透」政府言論

在「反送中」政治風暴之前,媒體已沒有足夠力量發揮監察令政府改善施政,尤其是在土地及房屋政策上。梁振英12年已提出樓價過高,公屋輪候時間過長,住屋空間狹窄。七年多來市民收到的訊息是「房屋問題是重中之重」,「政府有信心解決問題」、「供應陸續增多」、「入市要注意風險」、「辣招行之有效」、「不會放寬調控」、「利率不可能長期處於低水平」,結果如何?樓價跟梁振英上任前上升差不多一倍,公屋輪候時間惡化至5.5年,特區土地供應不足的情況未知何時可解,劏房戶數目年年上升,辣招稅無阻樓價上升,利率長期處於低水平無力重拾升軌,今年施政報告更突然放寬調控。當市民收到政府信息,正在猶豫及等待之際,政府高官、富豪、投資者、外來買家卻無懼各種辣招,不斷入市,過去數年繼續享受資產升值,「看透」政府言論。

如今中共喉舌已經把特區深層次矛盾定調為房屋土地問題,因此輿論與商界必須全面配合,為政權服務。可以預期,控制言論的情況將延伸至土地及房屋政策。政府將投入大量資源在各種媒體唱好其政策,迫使商家表態支持,組織親政府團隊喊話,利用各種手段打壓民間土地團體及反對聲音,務求政府政策有「民意」支持,順利執行。

大家不要妄想極權會為香港市民利益著想而讓香港人安居。因為當人滿足基本需求之後,就會追求理想,尋找價值及精神上的需要,絕對唯物主義的中共對此極為害怕。當資訊受限時,得益的從來都是權貴及既得利益者,廣大市民將任由宰割。

※※※※※※ ◎◎◎ ※※※※※※

因應大城市樓價過高,習近平17年指出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結果18年中共大中城市樓價平均上升8.6%,19年10月年比再升7.8%,遠超物價及經濟增長。北京人均年收入6.2萬元,平均樓價卻是每平方米近6萬,即300呎的住宅相等於29年人均收入。

特區政府真正的土地及房屋政策是為了權貴服務,為此正全面貫徹「講一套做一套」,控制輿論及滅聲。民間傳媒及團體只有在資訊自由大幅收窄前儘量發揮作用,團結民間力量反制,否則將來特區樓價(以負擔能力計算)必與大陸一線城市看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