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作家、諾貝爾獎得主索贊尼辛說:「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自己是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每次聽到那些所謂發佈會,或者見到一些可尊可敬的政治人物在指指點點,這段說話都會在腦海中浮現,而隨之而來,又是一句「值得信任的,從來都是做出來的事,而不是說出來的話。」一個便衣執法女警,不知有沒有展示委任證,居然可以坐在一個學生妹的頭上把她制服,這種完美畫面,加上一群人形物体自圓其說,莫說是亞洲最佳,分分鐘是宇宙最強的香港之謊!

差利說:「You need power only when you want to do something harmful, otherwise love is enough to get everything done.」除非你想做些傷害別人的事才需要權力,否則仁愛已可成就一切。這句說話,不懂愛與和平的人是不會理解的!擁有公權力而不懂自我約制,這種權力只會害人害己。人經常都會行差踏錯,知錯能改,拒絕文過飾非,人與機構才能進步成長。可惜這幾個月,市民看到的,不是檢討改善,而只是聲討偽善。所有問題都向外推,一切都是別人的錯,自己卻完美無瑕。當然,以現時的機制,市民無可奈何,但這樣持續天天與人民擴大結仇結怨,天理循環,惡有惡報,禍害總會到來而自作自受。而近日的報應,在個別人身上已開始浮現,所以不論傷害誰,整體到最後都是傷害自己,可是這些人能明白嗎?

話說一休禪師有個故事,有位武士手握着一條魚來見他,然後說:「我們打個賭,我手上這條魚是死是活?」一休知道若說是活,武士便會把魚捏死,若說是死,就可望鬆手放生,於是便說:「是死的。」武士因此放開手說:「禪師你輸了,魚是活的。」一休便說:「你贏,我輸,但魚活了。」故事的意義,贏輸不是以你我相對的勝負而論,真正的輸贏是要看最終能否惠及眾生。我輸而眾生獲利,雖輸猶贏;我贏而眾生受損,雖贏何益?現在大部份人以個人輸贏而放棄眾生利益,以致一錯再錯,越錯越禍,不惜輸掉廣大眾生而成就一己之私,更越發不能自拔!對人對己,何益?

半年已過去,無論各方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希望解決警民衝突及矛盾,可惜依然拒絕成立。現在甚至連外聘專家,也傳要請辭,有底氣指責別人,卻沒有勇氣審查自己,不能堂堂正正做人,不敢明明白白做事,還可以維持市民的信任嗎?如果沒有犯錯,何不經過獨立調查還自己公道?現在全港的紀律部隊,似乎惟獨警隊才要蒙面收埋委任証執勤,甚至一張「你知我唔知」的行動白咭也拒絕放進制服証件套,相信只有今天淪落的香港,才有這種奇景!亞洲最佳而無臉見人,怎不令人惋惜?

做人做事,其實都希望和人「結緣」而不是「結怨」,現在我們的警隊和香港市民廣泛結怨,甚至結仇。如果問心無愧,當然是好事。但衷心希望同是香港人的警員,不要忽略因果!「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不要傷害任何人,不要知法犯法,因為果報遲早都會到來,無論你的辯解有幾完美,謊言有幾多可以接受,在因果的長河中,說謊,能逃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