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兩年前有人說中共將很快走向覆亡,很多人認為是癡人說夢,那麼在2019年即將走過之際,越來越多的人,無論是西方政要,還是中共官員和普通民眾,已經相信這並非是甚麼不切實際的幻夢。因為中共正在往死路上狂奔。

一方面,中共在美國特朗普政府不斷加徵關稅下,原本畸形的經濟更加不堪,國內經濟下行,百業蕭條,失業率劇增,滯漲明顯,而備受打擊的民營企業家們和外企除了不再進行投資外,還選擇將資金和產業轉移到他國。儘管中共當局推出一系列政策意圖緩解危機,但這些政策或者是說了難以推行,或者是引鴆止渴。此外,早已喪失民心的中共當局,絕不想改弦更張,擁抱普世價值,而是繼續以暴力鎮壓、打壓任何異議之聲。

另一方面,中共的倒行逆施和對世界控制的野心,比如對香港抗議民眾的打壓,對法輪功、新疆維吾爾族、西藏人等的迫害,比如通過「一帶一路」輸出中共的價值觀,以經濟利益換取政治利益等,讓世界更多國家越來越清醒地意識到中共的存在,就是對世界的巨大危害。尤其在美國特朗普政府調整國家安全戰略,明確將中共視為頭號對手,並明確區分中共與中國人的不同,從多方面打擊中共對西方的滲透和擴張後,不少西方國家以及曾與中共交好的國家也選擇了或追隨美國的腳步,或與中共拉開了距離。中共正面臨著全球反共的態勢。

內外壓力下,中南海無法不擔心隨時可能爆發的政治危機,而一旦權力不保,生命、財產也都面臨著失去的危險。面對著這樣的危機,中共高層也早已為自己準備了後路。

近日,據全民共振平台發言人李一平披露,中共體制內的大家族在過去就已經形成共識,把子女安排到海外,整個家族已經安排好了後路,而老一代在國內搞政治,進行統治。等船要沉了,大家就一起逃亡。這個一起逃亡之路已經安排好了,習近平上台後也不敢堵絕,因為怕這些人和他拚死一搏。

據透露,北京最高層的逃亡之路有兩條,一是從中南海到西山的空軍基地,有一條秘密通道。二是從中南海到人民大會堂,再到北京國際機場,有另一條秘密通道。 這兩條通道其中的一部份在1989年鄧小平下令武力鎮壓學生的時候曾啟用過一次。現在,這兩條逃亡之路依然暢通無阻,時時刻刻準備著。

中共高層雖然早已安排好了退路,但恐怕有一點他們是無法左右的,那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冥冥中自有高層生命安排一切。如果老天不允許他們離開中國,不允許他們在殘害中國和中國人後繼續享有榮華富貴,而是接受人民的審判,那麼他們所做的一切安排只能說是白費心機。

無疑,中共高層為自己準備後路,其實也在預示著紅朝將沉。在這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變局下,在面臨著多種危機下,普通的中國人該如何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呢?

在即將到來的一年,中國人可能面臨的主要有三大危機,一是金融和實體經濟危機。10月21日,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客座教授Walden Bello在華府智囊「政策研究學會」介紹其新書《紙糊之龍:中國和下一次崩潰》(Paper Dragons: China and the Next Crash)時指出,巨大的房地產泡沫、動盪的股市、影子銀行的興起,以及龐大的國企債務,這四大漏洞使得中國的整個經濟系統「非常脆弱」,可能引發嚴重的金融危機和實體經濟崩潰,並對全球經濟造成巨大衝擊。

他表示,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已經巨大到不可操控,可能爆破。對此,中共當局面臨著兩難的選擇,「一方面,工人抱怨說,房地產泡沫已經使擁有和租公寓超出了他們的能力範圍。因此加劇了社會動盪。另一方面,房地產價格急劇下跌可能會拖累中國的其它經濟體,因為房地產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5%至20%。」而且還有許多其它工業部門大量投資房地產以獲取收益,一旦房地產崩盤,對它們的影響也是相當大的。

眾所周知,自2015年暴跌以來,中國股市基本處於動盪狀態,Bello認為,波動的股市不僅導致個人財產蒸發殆盡,還可能引發國家性危機。與此相類似的,還有不斷爆雷的影子銀行。至於中國國企的債務,他指出,可能高達12.5萬億美元。這種巨大的債務,使中國經濟變得越來越脆弱。

Bello的分析在中國正在得到印證。民眾最直觀的感覺是錢毛了,物價飛漲,比如因豬瘟,豬肉價格暴漲,而且消費降級,房子也賣不動了,沒有可投資的項目了,已經投資的損失慘重,跑路的公司越來越多,從銀行取美元,向國外匯款越來越難了。而中共當局則加強外匯管制,嚴格控制資金外流,高調注資國企,打壓民企,推廣區塊鏈等。

對此,海外有自媒體呼籲民眾為了保住財產,除了拋售房產,向海外轉移資金外,還可以多換美元。

第二個是糧食危機。近日,中共農業農村部在相關會議上表示,對多種糧食作物具有危害性的害蟲草地貪夜蛾今年入侵中國大陸並定殖,發生面積1500多萬畝,實際危害面積246萬畝。明年恐進入爆發階段,目前包括雲南、廣西、廣東、海南等周年繁殖區嚴陣以待。

而且加上大量耕地被侵佔,還有過度使用農藥,土壤板結和鹽鹼化嚴重,中國糧食明年或面臨減產的風險。雖然中共可以從他國進口糧食,但美元儲備正在減少的中共,有多大意願將外匯花在中國人身上呢?因此,海外自媒體給出的建議是可以屯糧。

換美元、屯糧雖然沒有錯,也可能有助於在經濟和糧食危機中渡過難關,但面對第三個危機時,這些顯然是次要的了。這第三個危機就是可能不期而至的瘟疫。自今年9月以來,中共官媒披露大陸共出現5例鼠疫,以中共一貫隱瞞真相的做法,情況到底有多嚴重,民眾並不知曉。而且豬年出現豬瘟,鼠年前出現鼠疫,絕不是甚麼好兆頭。

歷史早已告訴我們,王朝末年多天災,多瘟疫是不爭的事實,而瘟疫奪走成千上萬的生命的例子並不罕見。比如鼠疫曾在亞歐三次流行時,就奪去了1億3000萬性命。

為甚麼王朝末年多天災和瘟疫?在古人看來,任何天災瘟疫都是上天對君王的警告,警告其要施行德政,修正錯誤,而王朝末年的君王或昏聵或殘暴或親小人遠賢臣,因此往往忽視來自上天的警告。最終,一個個王朝在天譴中走到了盡頭。

當今中共政權也是如此。事實上,中共統治中國70多年來,其所行惡事罄竹難書,上天一直在示警,然而一個個敢與天斗地斗的中共黨魁,卻從來置若罔聞,直至今天仍在殘害中國人。如今中共的氣數已到,大劫也將至。

明朝宰相也是預言家的劉伯溫的《金陵塔碑文》,曾對將在中國爆發的瘟疫作了如下描述:「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若問瘟疫何時現,且看九冬十月間……十愁難過豬鼠年」。而豬年還有一個多月走過,鼠年正在走來。鼠疫或者其他的瘟疫在鼠年會不會大爆發?

如果鼠年瘟疫大爆發,那一定是衝著中共來的。要知道,中國民間文化一直認為,人發了甚麼誓言,一定要兌現的,如果中共被上天銷毀,那些追隨中共並發誓要將生命獻給它的黨團員,能逃脫厄運嗎?再換美元、屯糧也沒有用的啊。唯一的辦法就是抹去毒誓,退出中共。是以,在紛亂的時局中,中國人要明白,真正的遠離中共才是最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