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個醫療業界工會及關注組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集會,近二千名醫護界人士參與。醫管局員工陣線籌委羅卓堯表示,組織工會是回應民間三罷行動,期望在不影響緊急服務的情況下發動工會行動;並希望幾個新成立的工會能夠在反送中運動中支援醫護人員,對抗白色恐怖。

有集會人士在會場外圍舉起「FREE HK」(解放香港)螢光牌。(宋碧龍/大紀元)
有集會人士在會場外圍舉起「FREE HK」(解放香港)螢光牌。(宋碧龍/大紀元)

「反送中」持續半年,社會各界並未因林鄭政府對民間五大訴求視而不見而氣餒,將抗爭層面擴大,近日有社會聲音呼籲市民加入或組織各自界別的工會,以便參與日後的大罷工。本港醫療業界已成立多個工會,包括醫管局員工陣線、香港職業治療師工會、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香港製藥及醫療儀器總工會,並於昨晚7時在愛丁堡廣場舉行集氣大會,講解建立醫護工會的理念和重要性、工會活動相關之法律問題,以及工會未來的挑戰;並希望吸引一眾「和理非」出來,加入工會以守護醫護專業和病人權益。據了解,目前每個工會有大約100至200名醫護人員。

昨晚的醫護界集會主辦單位包括四個業界新工會及一個關注組,醫管局員工陣線籌委表示,期望成立平台對抗白色恐怖,並組織工會回應民間三罷行動。(宋碧龍/大紀元)
昨晚的醫護界集會主辦單位包括四個業界新工會及一個關注組,醫管局員工陣線籌委表示,期望成立平台對抗白色恐怖,並組織工會回應民間三罷行動。(宋碧龍/大紀元)

越多會員越有代表性影響力

有急症室醫護人員上台發言時說,曾經目睹被警員打至頭破血流的傷者,醫護人員希望加入工會,形成對抗警暴的力量。

反送中運動除抗爭者遭遇警暴外,也有義務醫護及急救人員因警察使用過度武力而受傷。8月11日晚,一名女義務醫護人員在尖沙咀警署外疑被布袋彈射爆右眼,多間公立醫院醫護人員發起集會抗議及「罷工不罷醫」等行動。11月2日晚,在銅鑼灣波士富街及羅素街交界,一名義務急救員背部被催淚彈擊中著火,上背嚴重二級及三級燒傷。此外,在日前警方圍攻理工大學期間,更有一批急救人員遭濫捕雙手扣上索帶。

另有公立醫院外科護士在台上說,過去半年多次在醫院舉行的聲援行動都受到打壓,包括有管理層要求交出參與聲援集會醫護人員的名單,及要求醫護人員除下象徵支持抗爭者的絲帶或襟章。因此他支持成立工會,為醫護人員發聲,讓他們參與社會運動期間得到保障。

據悉,主辦今次集會的其中兩個主辦工會,醫管局員工陣線及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已於職工登記局註冊並刊憲,正招收會員。醫管局員工陣線籌委羅卓堯透露,該會招收全部醫管局的員工,現已有約300名會員,目標是可招收十分之一的員工才可有代表性,以及在一些行動發生時有一定影響力。

截至2018年4月1日,醫管局管轄43間公立醫院和醫療機構、48間專科門診及73間普通科門診。截至2017年12月31日,醫管局僱員人數約76,000人。

首要助遭處分或已定罪同業

對於在運動中有醫護人員被捕、醫管局稱將跟進處理,羅卓堯表示,工會未來首要任務是支援遭處分或已定罪的醫療界人員,但詳細訴求要待各工會舉行會員大會後再作討論。至於未來會否響應網民發起的三罷行動,他指現時仍在討論當中。他透露,新工會會員有「政治同質性」,亦相對較年輕,希望日後在發起行動時會更容易。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則表示,現行醫管局機制,工會難以代表會員發聲,例如員工被投訴後舉辦的內部聆訊,工會無權出席。她認為工會的重要之處是進入醫管局架構發聲,因若工會會員達該界別總人數的20%,便可以在協商委員會中有席位,而該委員會能給予工會代表機會,直接與行政總裁及主席對話。

馬仲儀透露已加入新成立的醫管局員工陣線。她語帶諷刺地說,會員年費300元看似昂貴,但一想到「一枚催淚彈都要500蚊」,加入工會仍很值得。

跨界別工會合作增談判籌碼

曾在示威現場被捕的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理事陳虹秀表示,在警署見到傷者未能即時送院治理感到氣憤;又指社工到示威現場協助抗爭者及調停警民衝突面對很大壓力,包括來自受聘機構管理層的壓力。她指,工會可在現時沒有集體談判權的情況下,連結跨界別人士共同爭取權益。

香港職業治療師工會已就工會註冊提交申請,香港製藥及醫療儀器業界代表則會於今日提交申請。

集會於晚上9時半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