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送我一束花,我回家後把花放到吧台上,讓先生把花瓶找出來。因為實在太忙,根本沒有心思買花,連花瓶都收起來了。

把花交代給先生,我就去廚房做飯。忙完後,我留意到先生拿出了一個透明的玻璃花瓶,已經把花插進去了,擺在吧台上挺和諧的。一連幾天,我們並沒有時間仔細賞花,只是來來回回經過時掃一眼。

晚上,我突然發現有幾個花蕾沒有綻開就乾枯了,就上前查看,是不是花的莖沒有吸到水呢?我端起花瓶一看,傻了眼,先生是把花插到花瓶裏了,但他忘記了加水。這束花已經乾了幾天,花蕾當然枯了。

我和先生說起這件事,他已經不記得當時加沒加水,很可能是把花插進花瓶的時候想著過後加水,結果一忙起來又給忘了。我顧不上遺憾,趕緊給花加水,希望還能把花養過來。想想整件事,讓人唏噓不已。

我們不是沒有頭腦的人,所以沒有想過有一天會犯把花放進花瓶而不加水這樣低級的錯誤。我們也沒有想過,數不清多少次經過吧台看到透明的花瓶,卻對花瓶裏是否有水視而不見……

幾天來,哪怕我們認真看過一眼那透明的花瓶,都會發現裏面沒有水。所以,擋住我們眼睛的不是花瓶,而是內心的忙亂。腳步匆匆的我們,對近在眼前、顯而易見的東西都毫無知覺。不知道我們還因為心的浮躁而錯過了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