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運動至今半年,林鄭政府仍對民間訴求置若罔聞。據《紐約時報》12月8日披露,本港女抗爭者逃亡到台灣墮胎一事由台北濟南基督長老教會牧師黃春生(Chun Sen Huang)證實。

他是協調本港抗爭者出行計劃的聯絡人,負責安排逃台的抗爭者在教會住宿,且協助抗爭者聯繫台灣各地的律師、醫生、支援團體及學校。

黃春生說,他最近知道有一名女性抗爭者自稱被港警性侵,需坐船從香港偷渡到台,以接受墮胎手術。

早前,本港已經爆出有一名18歲少女於10月報警,指其於9月底在荃灣警署內遭幾名蒙面警員輪姦。該名少女其後到伊利沙伯醫院進行人工流產手術,並將胎兒的DNA樣本留下,以找出起碼其中一名施暴者的身份。

11月4日,少女得知警方在未得她的事前知悉或同意下,取得一份搜查令以檢取她的私人醫療紀錄,包括那些遠在案發之前的紀錄。搜查令亦允許警方從她私人醫生診所取得案發數日前後的閉路電視片段。

據悉,11月5日早上,發出搜查令的裁判官,經被詳細告知事實後,即時命令暫緩執行搜查令。裁判官又頒下匿名令予少女,禁止任何人(包括傳媒)不論直接或間接識別少女的身份。違反匿名令可能被視為藐視法庭。

圖為11月6日葵涌警署外,中大吳傲雪同學表示,她與其餘於8.31事件被捕人士(達雙位數)成功「踢保」。(大紀元資料圖片)
圖為11月6日葵涌警署外,中大吳傲雪同學表示,她與其餘於8.31事件被捕人士(達雙位數)成功「踢保」。(大紀元資料圖片)

中大女生哭訴遭警性暴力

該名少女因為有關此案細節在網上洩漏一事感到憂悶。警察公共關係科及不具名的「警方消息人士」選擇性地透露疑似有關案件調查的細節,並對證據作負面評價;種種行徑令任何客觀的旁觀者相信,此舉是有意公開抹黑該少女並影響未來的起訴。

10月10日晚,曾被警方拘捕的中文大學女生吳傲雪與中大校長段崇智與學生及校友公開會面。她發言時哭訴自己和其他抗爭者遭警方性暴力。

她說:「你知不知道新屋嶺拘留中心搜身室是全黑的,你知不知道不只我一人遭到警方性暴力啊!」

她提到,有男警用手拍她的胸部,一名女警望著她如廁。

促加國助遭性侵女生

身為加拿大公民的吳傲雪呼籲加拿大政府挺身而出。在上周末的一場溫哥華集會活動中,民眾聲援她,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夠為香港很多遭到性暴力的女生發聲。

自由亞洲電台10月28日報道,吳傲雪將事件曝光後,遭許多人惡意留言騷擾恐嚇;擁有加拿大護照的她,促請加拿大聯邦政府為像她一樣的人士挺身而出。

加拿大全球事務部發聲明表示:「我們知道有一名加拿大人因參與香港的抗議活動而被拘留。加方已經提供領事服務,此人已獲釋放。加拿大駐香港外交部的外交人員將隨時為當地加拿大人提供領事協助。」

報道稱,在10月最後一個周末,溫哥華有一場聲援吳傲雪丶反對港警暴力、支持香港民主的集會活動,參與活動的葛麗說,自己還有親人在香港,看到香港局勢令她非常難過,香港已不是一個有民主法治的地方了,她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夠為香港很多遭到性暴力的女生發聲。

男女抗爭者遭性暴力普遍

在吳傲雪公開其遭遇後,曾有男被捕抗爭者稱,自己曾於新屋嶺被輪姦及雞姦,但當事人仍未決定是否站出來。

在整個反送中運動中,有數十名被捕者稱曾遭警察性暴力。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主席霍婉紅表示,協會曾在8月21日到9月30日期間進行「反送中運動的性暴力經驗調查」,以自填問卷方式搜集資歷,發現有67名受訪人士在運動期間遭性暴力或性騷擾,當中58人為女性,年齡從20到29歲。

香港人權監察發言人葉寬柔表示,準備將收集到的個案資料收入民間報告,並向聯合國專家申訴,希望國際社會要求港府徹查事件。

現居美國的大陸富豪郭文貴在12月3日發佈YouTube平台節目透露,他從與一位參與理工大學抗議的男生的對話中得知,香港警察有一套虐待被捉香港年輕人的手段,那些雞姦和輪姦香港孩子的警察,多是從大陸移民到香港的所謂香港警察(多年前已取得香港身份證)。

理大警卧底姦女孩致失常

郭文貴指,例如在警方圍攻理大校園期間,這些躲在校園內的孩子,總需要大小便,需要上廁所,特別是女孩子。警察派出的卧底就在女廁裏面,「就給你下手, 非常慘,非常慘」。

郭文貴又提到,有被講普通話和湖南話的警察輪姦後的女生出現精神失常。「警察對待孩子之殘酷,那招數多得沒法說了。跟我這個朋友的兒子在一起的一個女孩子,被警察抓進去後,出來以後,人基本上精神(失常)狀態。幾個警察輪姦她,輪姦她還不算數,還要虐待她。我說的話你們懂吧。輪姦她的人都應是大陸來的,講普通話,還有講湖南話,聽著有湖南口音一樣,都是大陸來的。」

大陸警有組織雞姦男孩

郭文貴還提到男孩子的遭遇也好不到哪裏,被捉的男孩回來後,很多人說,警察直接就雞姦他們。警察把人弄到房間去,「就直接當著其他警察的面,把褲子脫下來,把上衣的頭這樣一掀一拉,把褲襠拽著你的衣服一拉,你看這是警察的招數吧。順著褲襠底下伸過來你了,褲子往下一拉,撅著個屁股,你動都動不了,這邊就給雞姦了。」

郭文貴還說,警察是有組織地雞姦和輪姦,一些警察還叫習近平萬歲!他指,雞姦、輪姦的,有屬於警察當場發洩,有的是有組織的,把孩子送到其它地方去,專門給大陸警察發洩的。虐待這些男孩和女孩的警察還叫著:「習近平萬歲, 我們給你報仇了!」還學著希特拉的姿勢,用右手啪啪揮起來,「你們不是說我們是納粹嗎,我們就是納粹!」郭文貴形容那是「很可怕,很可怕的」。

傳媒人:港警高層被中共滲透

本港網媒「852郵報」創辦人兼總編輯游清源早前接受訪談時表示,香港警察的變化如此之大,是因為警權過大,加上警隊高層被中共滲透,才令今天警隊形象受損。

游清源引述前警隊高層朋友表示,中共滲透警隊主要是靠兩種方法,「一種是在2014年雨傘運動之前他們要做籌備,已經派了很多警察北上受訓,北上受訓就是要學習大陸公安武警那些鎮壓手段」。

另外則是前香港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的所謂「政績」,他亦靠此加官進爵,即找些大陸公安武警,中共解放軍後備役軍人,他們拿單程證變成香港人;接著直接成為香港警察,「他真的是香港警察;但是他真正的身份是大陸公安武警預備役。這也是公開的秘密」。

今次反送中運動,警隊形象受損,甚至被批涉性暴力等,游清源稱,的確有收到風,警隊有指示「搞女人、欺負弱小、搞記者等」,雖然目前還未有百分之百的證據,但不排除這個可能性。

公安解放軍移民來港 加入速龍小隊

編者按:一名叫Frank的港警給大紀元節目留言說,對不起各位市民,這幾個月,我們只是聽命於上級,我和我的同仁不會毆打學生和向人群發射催淚彈。裏面有很多內幕我不敢和不能說,我只是想給各位市民說,香港警察沒有變,因為香港警察都不在了!

反送中運動至今6個月,在很多的香港人心中最大的其中一個心結是運動中的警暴問題,香港警察在1974年ICAC廉政公署成立後的良好聲譽好像一夜中消失了。警察的所為已經不是市民可以信賴、維持治安的公僕,而是臭名昭彰的惡警察軍。

不少香港人認為,現在的警察隊伍裏面滲有大陸公安,甚至是解放軍。不時會有影片揭露警察間以普通話交談。不過,也有警暴受害者表示施暴的是香港警察。到底香港警察有沒有公安,甚至解放軍滲在其中?

流亡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在其爆料頻道上說,一些講廣東話的警察,貌似香港人,但其實他們很可能是幾年前從大陸安插到香港的大陸警察。爆料的內容指:「在大街上全都是香港警察,但這類香港警察有個甚麽問題?很多香港警察很多年前,8至9年前從廣東移民來的警察,不是開玩笑,這個消息非常重要。」

他續說:「旁邊有個警察在說,自己就是9年前來,讓他(爆料者)給聽見了。他(大陸警察)說我到了香港9年如何如何。這個警察講廣東話,拿了身份移民來香港,然後又到了所謂的速龍小隊。」

大陸警察專打身體要害

至於香港警察內有多少解放軍,大陸警察說,解放軍跟在香港警察後面,在旁邊指揮。

郭文貴指,這些大陸移民來港的警察非常殘酷,「對孩子就像恨一樣,一打就打後腦勺,再就是打生殖器,然後打手指頭,只要你嘴說話,就往嘴上打,非常可怕。把衣服從頭上翻過來後,拽著底下,也死不了,也喘不了氣。」

新唐人電視台節目《新聞拍案驚奇》在12月7日的節目「新拍互動」環節中,談到觀眾留言:「今天這個留言來自一個香港警察,他叫Frank。他說:我是一名香港警察,我也是香港人,對不起各位市民,這幾個月,我們只是聽命於上級,我和我的同仁不會毆打學生和向人群發射催淚彈。裏面有很多內幕我不敢和不能說,我只是想給各位市民說,香港警察沒有變,因為香港警察都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