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引發港人持續6個月的抗爭。香港前樞機主教陳日君表示,「我們只得抗議,否則香港很快就會變成像中國大陸一樣,自由權利等東西都沒有了。」

希望《香港民主和人權法案》發揮作用

近日,現年87歲的陳日君對本報記者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民主和人權法案》非常好,美國兩個黨派這次完全一起合作,真正代表了人民的聲音,希望這個法案發揮作用。與政府的武力相比較,香港民眾很脆弱,根本不可能造甚麼反。說甚麼有外國勢力在推動「反送中」運動,這是笑話。

陳日君說,香港人受過很好的教育,知道自己要追求甚麼。香港這次區議員選舉很清晰地表明,人民的聲音贏了。香港警察本來在世界上好得出名,可是現在搞得一塌糊塗,很多警察像野獸一樣。

他還說,現在警察將被抓捕的人士全部交給法庭處理,這完全沒有理由。這是政治事件,不應由法庭來處理,法庭不應該成為政府的工具。如果沒有一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警察不應該再做任何事,現在這樣處理完全是不公道的,浪費大家的錢。

在香港主權轉移時,中共頒佈了《香港基本法》,還簽署了《中英聯合協議》,很多外國人住在香港,全世界都在看著,因此香港人對於「一國兩制」並不都是很悲觀。但現在中共想要完全控制香港。

對此,陳日君表示,「我們只得抗議,否則香港很快就會變成像中國大陸一樣,自由權利等東西都沒有了,這是不能接受的。香港人珍惜自由、尊嚴,在這樣一個很困難的環境中要鬥爭。所以說,現在是一場戰爭。」

抗爭者的行為算不上暴力

陳日君說,「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年輕的抗爭者剛開始很溫和,後來做一點小小的事情,如拿磚塊扔向防暴警察,拿一些垃圾在路中間焚燒,完全是象徵式的。抗爭者的這些行為根本算不上暴力。可是警察說他們是「暴動」,在場的人都被認為是參加暴動的,導致不少人被抓、被自殺

特別是那些被抓走的人,很多是些街坊,不可能都是真正扔東西的人。他們欣賞年輕的抗爭者就下樓來支持,可能警察來追的時候,他們走不及就被抓了。這完全是很不公道的事情。

他還表示,這次區議會選舉,民眾贏了,可是政府還是完全沒有答應甚麼,這很可怕。「可能百姓會更加暴力,這對大家都沒有好處。希望政府真的想一想。」

在「反送中」運動中,港人堅持五大訴求。其中之一是成立獨立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權濫暴,但到現在政府都沒有回應市民的訴求。陳日君認為,這是因為政府害怕調查出來他們做得不妥的事情。林鄭知道警察做了很多壞事情,她沒有處理,還說要保護警察,政府是有責任的。「她對過去的事情沒有一個交代,我們不會接受的。」

陳日君指,警察完全是亂來的、放肆的。抓了人,還要騎上去,還要用警棍抽打他們,把抗爭者的頭壓到地上去拖。催淚彈不知用了幾千次,甚至還近距離用真子彈開槍。大學應該是真正有自由的地方,他們居然去攻擊兩所大學,人們都是很反感的,民眾越來越憤怒。他們喊的口號從開始的「香港人,加油!」到「天滅中共」遍地開花。

他表示,憤怒是很難克制的,憤怒到最後真的忍不住了,會有仇恨的。在主張「和理非」的情形之下,要理解勇武派年輕人,不可以責備他們。面對警察那麼大的暴力,抗爭者的暴力行為微不足道。警察對民眾所造成的傷害,還會留下很多後遺症。希望歐洲都跟美國一樣,向港府施壓,看港府的暴行是否會停一停。

「港獨」根本不可能

在談到中梵關係時,陳日君說,面對中共這樣的專制政權,沒有甚麼可以談判的,因為它們的思想和制度與自由社會是完全敵對的。大陸的教會完全被中共控制,梵蒂岡事事都遷就北京。現在教廷與中共簽了一個協議,讓七個完全沒有資格的人做主教,這是很離譜的。香港的教會遲早也會被中共控制。

中共污衊香港「反送中」人士是在搞「港獨」。對此,陳日君說,「『港獨』根本都不可能的,我堅持我是中國人,不贊成『港獨』。」香港沒有自己的前景,香港是屬於大陸的。如果中國好,香港就好。

「但如果中國按照現在的路走下去,就是一個大的集中營了,共產黨不會永遠執政。30年前誰也沒有料到柏林牆忽然倒下了。對中共應該抵抗,如果不抵抗,它會全部拿走香港的自由;如果抵抗的話,它會等一等。」他說。

陳日君堅持信仰自由、反對中共干預宗教活動,他支持香港人主力量,並公開抨擊中共殘忍迫害法輪功修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