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工作5天的制度是目前全球通行的標準,也是工薪階層最為常見的生活方式。近年來,一些公司引入了「4天工作制」,讓員工一周只上4天班,工資照發,結果令人喜出望外:員工更有幹勁,上班準時,壓力小了,心情也變好了,更重要的是,還給公司節省了營運成本。看來真是一舉多得!這真會成為未來的趨勢嗎? 

西方發達國家各大公司的老闆和業界專家們逐漸發現了一個現象:工作時間的拖長反倒會使員工的工作效率降低,周五做同一件事要比周一多一倍的時間。

西雅圖設計營銷公司Killer Visual Strategies的CEO艾米‧巴利埃特(Amy Balliett)對手下員工實施一周4天工作制,允許他們挑選周一或周五不上班,每周末都能享受3天「小長假」,而且原本5天的工資照發不誤。她說:「這樣一來,我們的團隊整周都很有幹勁。員工能用更少時間完成同樣任務,工作時更加集中精力,整體效率提高了25%。」這家公司獨樹一幟的工時政策也吸引了更多求職者的青睞,只用了原本一半的時間就招滿了全部所需的崗位。 

而微軟公司日本分部也在當地大膽試行了一周4天的工時安排,每周五至周日休假,將開會時間限制在30分鐘內並限制會議人數,結果也是頗富成效:該公司2019年8月的工作效率與2018年同期相比大幅提升了近40%,電費消耗與2016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3%。

4天工作制漸受追捧

目前美國實行一周工作4天的公司仍是少數,但數字在持續上升。2019年4月由人力資源管理會(Society for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執行的一項調查顯示,15%的受試企業正在推行4天工作制,2017年這一數字為13%。

求職網站ZipRecruiter的CEO伊恩‧西格爾(Ian Siegel)透露,本年度刊登「一周工作4天」招聘信息的公司數上漲了67%,提供4天工作崗位的僱主比其他競爭者能多獲得13%的申請量。 

2018年由克羅諾斯(Kronos)公司勞動力研究機構執行的調查顯示,全球範圍內有1/3的受訪員工更加青睞一周上班4天,還有20%希望一周只上班3天,只有28%的受訪員工對目前一周5天的工作安排表示滿意。 

「人們仍想要工作,但不想一周工作5天。」執行發展公司Future Workplace的合夥人丹‧紹貝爾(Dan Schawbel)如是說。

調查中,23%的員工聲稱他們把工作時間都花在解決一些無用的、不屬於自己職責範圍內的問題上了,15.7%的員工把時間花在解決行政問題上,10.7%表示,開會浪費了他們最多的時間,10.5%認為寫電子郵件最浪費時間,而8.1%的員工把最多的時間花在跟同事聊天上了。

縮短工時益處多多

就業市場專家和大公司CEO們似乎已達成一種共識,即4天工作制能令企業在緊缺的勞動力市場上脫穎而出,搶占招聘先機。此外,縮短工時還能減少員工過度疲勞的現象,增進員工福祉,提升工作滿意度和生活幸福感。 

西格爾表示,越來越多的工薪一族看重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一些企業設置了遠程辦公崗位,另一些則給予員工靈活的工作時間,這些制度的調整與一周4天工作制相伴而行。 

人力派遣公司Robert Half的高級執行主管保羅‧麥當勞(Paul McDonald)認為,工作制度的變遷象徵著工薪階層對盛行的24/7工作文化(要求員工下班時間仍要回覆手機訊息)的抵制,人們愈發不願讓工作占據自己的私人生活。 

25歲的梅根‧波波維奇(Megan Popovich)今年2月入職一家視覺設計公司,她認為一周工作4天「是她選擇這份工作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每周一的額外假期讓她有時間回覆個人郵件、處理雜務、去海濱休閒。而在平時工作日,她也覺得更加「精力充沛」,有能力完成更多工作任務。她同時也承認,習慣了一周工作4天後,重返5天工作制會令她產生畏難情緒。 

一家軟件公司PDQ.com的CEO肖恩‧安德森(Sean Anderson)在推行了4天工作制後,認為「人們喜歡這種制度,我們維持了以往相同的專業水準,而士氣明顯高漲」 。公司的招聘等候期也從以往的6個月縮短到了2到3個月。 

澳大利亞SBS網站相關報道認為,工作時間縮短的受益者並非只是員工本身,公司也可降低營運成本,例如可削減運行照明和空調設備的費用。新西蘭一家信託服務公司Perpetual Guardian去年在實驗一周工作4天期間,電費開支下降了20%,員工壓力值下跌了7%,總體生活滿意度提高了5%。另有分析表示,減少一天工作日能降低城市高峰時段車流量,從而有利於緩解交通擁堵,促進節能減排和環保事業。

4天工作制仍須調適

雖然已有不少案例印證減少工作時間的種種好處,但也有一些事實無法忽略:員工需在4天內完成原本5天的工作量,而公司方面也須支付與以往同等的工資。對於一些規模較小、尚未正規化的企業來說,削減工作時間也許缺乏可操作性,並會令公司付出相應代價。 

一些主要的擔憂聚焦在工作強度增加可能使員工精神壓力增大、問題增多,與工作相關的風險性隨之增加,依舊可能引發過度疲勞。例如任職於上面那家新西蘭公司的柯爾斯頓‧泰勒(Kirsten Taylor)說,自己在適應第一個長周末時感到有點崩潰。而該公司領導層也表示,一些員工起初對這種作息時間很不適應。 

即使上述問題都能解決,一周4天工作制的推廣仍需時間和實踐來檢驗。其實這個想法早在上世紀70年代就有人開始討論和倡導了,而時至今日仍未能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推廣、普及。未來的工作制度究竟能發展到哪一步,4天工作制是否將引領全新潮流,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