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4日是中共法制宣傳日,全國各地都有維權人士以各種形式維權,或走上街頭,或會見外國人權官員,或到中共國家信訪局的,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他們的冤假錯案得以昭雪,能夠要回他們的合法權益。

國家信訪局訪民如潮湧

大陸訪民近十年來人數不斷增加,舊訪(民)冤案未解再增新訪(民),每天有數千甚至上萬名訪民在國家信訪局前排隊伸冤。

4日凌晨3點,北京信訪局前排隊人潮已經多得不見底了,訪民說:「今天是法治日,如何依法治國,希望渺茫!」

另外,在國家信訪局對面公園也有一群維權大軍,高喊著:「要求司法公平、公正!」

反腐維權聯盟成員馬波,一早也加入信訪隊伍中,她表示:「今天是法制日,中國依法治國是最大的謊言!全國各省市縣的訪民為了自己的權利,突破層層的攔截來到北京找個說法。」

馬波還表示:「不計其數的訪民為了推動國家法律,有多少人被關押判刑,現在還在牢裏?當權者任意違法,利用信訪部門的職權斂財,腐敗的關係網從地方直通中央,已經把我的資訊輸入大資料裏了。」

而在北京國家衛健委門口,一群因打假疫苗至殘的孩子在父母陪伴下喊著訴求,希望政府給他們公平、公正、公開、合情、合法、合理的診斷,並給與他們前期治療以及後期的保障。

 12月4日。馬波在國家信訪局前排隊。(影片截圖)
12月4日。馬波在國家信訪局前排隊。(影片截圖)

 

 

求助外國人權官員

中共法制日,維權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豔見到了二位德國議員和五位德國官員。許豔向德國官員們詳細介紹了余文生案件情況,請求德國政府明確要求中共當局立即停止違法與不人道的超期羈押,立即作出判決。並給德國議員遞交了一封請求幫助的信件。

人權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豔,法治日會見德國人權官員尋求幫助。(受訪者提供)
人權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豔,法治日會見德國人權官員尋求幫助。(受訪者提供)

法制日維權「更具意義」

今年被註銷律師執業證的劉曉原律師也發文表示:「今天12月4日,一個美好的日子,一年一日的中國憲法日。在這大好的年份,在這美好的日子,我向法院提起訴訟維權,也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上海維權人士徐佩玲,4日在上海市政府門口控訴「上海市衛計委殘民害命禍國殃民」,被警方帶到人民廣場派出所。她二十年的醫療冤案至今未獲解決,她堅持根據法律法規要求上海曙光醫院對她三級傷殘的醫療疏失依法依規作出全責賠償。所幸,傍晚時已獲釋。

上海徐佩玲醫案20年得不到解決。(受訪者提供)
上海徐佩玲醫案20年得不到解決。(受訪者提供)

上海冤假錯案的訪民潘仲衛說:「今天是我國所謂的憲法日,看看上海一中院,簡單的民事再審案件,當事人所有的前置程式均已完畢,但卻拖至十三年之久,至今不發給當事人裁定書。難道法律是聾子的耳朵——擺擺樣子麼?」

  2006年上海法院發出的複查聽證通知書,13年了未執行。(受訪者提供)
2006年上海法院發出的複查聽證通知書,13年了未執行。(受訪者提供)

「獨裁統治沒有法制」

上海原中產階級人士宮敏賡兄弟,在腐敗的利益鏈下財產被搶奪一空,淪為吃低保訪民,十幾年問題未能解決。宮敏賡表示:「獨裁統治制度下,法制日在中國就是沒有法制,黨大於法,權大於法,還談甚麼法制……」

維基百科中對法治的解釋:「法治是一個法律原則,在社會中,法律是社會最高的規則,具有淩駕一切的地位,不得輕慢。任何人包括管治機構、法律制訂者和執行者都必需遵守,沒有任何人或機構可以淩駕法律,政府(特別是行政機關)的行為必須是法律許可的。」

北京執業的法律專家金小鵬律師曾說:「中國的辦案不是本著公正和證據,而更是一種行政的命令和手段,更多反映的是領導的導向,而不是以法律為依準。好的司法環境應該是,公正第一。提高效率不能因為一方而犧牲另一方。」

向全國人大提十四項諫言

2019年即將過去,中共十九大提出的打擊司法腐敗,掃黑除惡效果不彰,政府機關、公檢法中權大於法,知法犯法現象依然非常嚴重,民眾反映,一個信訪問題十年得不到依法解決,百姓何以安居樂業!

於是,全國省市縣訪民楊興華、齊玉蘭、李慧琴……等超過250名訪民聯署,向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十四項諫言,希望中國民眾能過上真正法治社會的生活。#

全國訪民向人大常委會暨十四項諫言。(大紀元合成圖)
全國訪民向人大常委會暨十四項諫言。(大紀元合成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