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海寧市一印染廠發生污水罐體坍塌事故,官方稱,目前至少造成9死15傷。涉案的企業前科纍纍,被外界質疑事件是否涉及官商勾結的問題。

12月3日17時19分許,浙江海寧市龍洲印染有限公司發生污水罐體坍塌,一幢5層鋼筋混凝土廠房外的直徑約3米、高15米的污水罐體倒塌後,產生的巨大衝擊力致附近兩家企業的車間坍塌,車間一片狼藉,門窗玻璃全震碎。

衝擊力巨大 「以為是地震了」

家住事發地一公里左右的李明(化名)對《北青報》表示,坍塌事故發生時自己曾聽到頭頂有「咚咚」聲,隨後感覺房體晃動了一下,緊接著屋子裏就停電了。「以為是地震了,就和同事一起跑下樓,後來才知道是染廠出事了。」

事故發生後的現場,坍塌的污水罐殘骸散落一地,大量黑色污水流淌到地面,地面上還有大量污泥。附近多輛小汽車受到不同程度的損毀,個別小汽車已完全變形,幾乎成了一塊廢鐵。

罐體倒塌後,同時砸中蒸汽管道,導致蒸汽管道破裂爆炸。有陸媒記者在現場採訪不到半個小時,濃烈的味道已開始讓人不適,頭暈伴隨著嘔吐感不斷出現。但自發過來幫忙的民眾,已堅持了大半夜。

有人被幾輛變形的汽車夾死

「味道刺鼻不說,水還是燙的。」現場一名救援人員對《北青報》說,自己趕到時,現場漆黑,一片狼藉,污水還在源源不斷往外流。

「坍塌的衝擊力很大,距離污水罐100米左右的一棟5層廠房因為受到衝擊發生坍塌,被困人員基本都是困在這裏面。」該救援人介紹,截止4日3時前,兩位被困人員被找到,「人都不行了,其中一位30多歲女性好像周圍一家工廠老闆的女兒;另一位男性是在兩樓之間發現的,被好幾輛汽車夾在中間,車都已經變形。」

傷者:一聲巨響後就不能動了

受傷的15人中有4人重傷,主要是肺部受到重創,仍未脫離生命危險。

躺在海寧市中心醫院病床的吳成,其腳底、額頭均被裹上了紗布,手上和臉上也有多道擦痕。他說自己身上多處受傷,主要是脊椎被壓,感覺很痛。

吳成對《新京報》表示,他和妻子今年30多歲,均是河南人。夫妻倆是事故工廠相鄰的一紡織廠的工人,此次污水罐坍塌事故波及到紡織廠。

事發時,吳成和妻子正在紡織廠裏上班,突然聽到「砰」的一聲巨響,隨後污水混著磚塊向他們湧來,將夫妻二人埋在下面,「當時就不能動了,裏面甚麼也看不到,站也站不起來」。

吳成說,接著他就開始進行自救,慢慢將周圍磚塊扒開,最終從廢墟堆裏爬了出來;之後他也將妻子救了出來。

吳成吐出來的水全是黑的。他說,目前妻子還在重症監護室,「想和我老婆見一面,老婆在搶救呢」。

逃生者:一個電話讓他死裏逃生

來自河南的李姓工人在回憶自己的逃生瞬間說:發生事故前的十來分鐘,正好他的老闆打電話來找單車。他幫忙找車,就從車間出來了。

出來不久,他聽到一聲巨響,以為是地震了,回頭一看,大量黑水從車間大門湧出,他拔腿就跑,因而逃過此生死劫。

(大紀元資料室)
(大紀元資料室)

親歷者:電瓶車也被污水沖走了

徐芳介紹,自己就在附近工作,事發時她曾聽到幾聲巨響,很快有大量黑色污水不斷流出,水位一度漲到她的小腿位置。與此同時,她的電瓶車也被污水沖走。好在最後算是有驚無險,但直到最後返回家中,她也一直心有餘悸。

肇事企業前科纍纍疑涉人禍

據陸媒早前報道,龍洲印染曾多次遭到行政處罰,一次是2018年8月因未如實記錄劇毒化學品、易制爆危險化學品數量、流向;另外兩次分別在2017年10月和2018年7月,龍洲印染還分別因超標排放廢氣和廢水被處罰。被外界質疑事件是否涉及官商勾結的問題。

對於一間企業頻繁受到處罰卻能正常營運。網民李泳詩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她曾經歷過一工廠的污水處理池,建在離她父母老宅10米以內,嚴重污染環境。很多看似違規的污染項目,實際暗藏著官商勾結的玄機。

她說:「這些工程名義上是處理工業污水,實際上卻是政府官商勾結斂財的又一手段。首先官商勾結非法低價收地,讓工廠修建污水處理池,修建的過程也是毫不考慮安全隱患和環保問題而粗製濫造,只考慮政府在此工程中有多少油水可撈,基本上只用來應付政府部門的檢查,無論檢查結果如何,都只需要一筆處罰就可以了結。」

目前,涉事企業主要責任人和相關責任人已被警方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