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陳道忞《布水台集》中透露,順治的孚齋門上有 「生死事大」四字,壁書則寫:「莫道老來方學道,孤墳儘是少年人。」

木陳道忞讀罷萬般感慨,頓覺萬縷塵緣斷滅,進言皇上:「我少年時讀李卓吾的詞句『才等待,便千萬億劫了也』,即日出家。」

皇上立刻對他說:「亦請老和尚幫我寫一副,用以自警。」

出生時有奇祥異象

孝莊文皇后便服像軸 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孝莊文皇后便服像軸 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順治帝是滿清入關後的第一位皇帝。母親孝莊文皇后懷孕時,周體紅光繞身,如龍形盤旋,生產前,孝莊文皇后夢到有一位神仙抱著一個男孩放入她的懷中,並對她說:「此統一天下之主也。」

皇后醒來將夢境敘於清太宗皇太極,皇太極大喜,曰:「奇祥也,生子必建大業。」翌日上午,順治帝出生,紅光像燭光一樣照亮宮中,空中香氣多日不散。《清史稿》記載順治出生時:「上生有異稟,頂發聳起,龍章鳳姿,神智天授。」

崇德八年(1643),皇太極努爾哈赤駕崩,時年6歲的愛新覺羅‧福臨在瀋陽即位。1644年,改元順治。此時,崇禎皇帝在景山自殺,李自成攻入北京,吳三桂陳兵山海關。多爾袞在漢人范文程的進諫下率清軍大舉南下,聯合降兵吳三桂逼退了李自成。

順治在鄭親王濟爾哈朗的擁護下進入北京城,舉行了開國大典,宣告清王朝入住中原。順治一年到順治七年,朝政大綱由皇叔父多爾袞攝政主持。多爾袞勤兵黷武,百姓多受清兵的暴掠之苦,明末反清余勢烽煙四起。

少年親政治國有方

1650年,多爾袞離世,14歲的順治帝親政,至24歲十年親政期間,他曾多次垂詢大臣:「天下何以治?何以亂?」「軍威雖盛,而德政不足以合天心,順民望,亦不可也」,表達了順治仁心治天下的思考與願望。

順治帝一改多爾袞窮兵武奪的攻略,以安綏撫民為本,打擊貪官,墾荒減賦,德政天下。同時改革中央機構,完善了國家行政機構,削弱了宗親勢力,傾心漢化,啟用漢人,招安鄭成功,在對待西南少數民族上,尊重他們的民族習慣,止稅免徭賦。

順治十年(1659),清軍占領雲南,完成了統一大業。順治在位十八年,懲貪除霸、查吏安民;消除南明、平定五省;尊儒舉漢、滿漢並舉等一系列措施不僅穩固了清初統治,同時也為康乾盛世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建孚齋 研讀儒家經卷

大清皇室對小皇子的教育採用日講制,專設日講官,順治自小就接受《大學》、《論語》等四書及《帝鑒圖說》、《貞觀政要》等帝王成長書目的教學。但因多爾袞攝政,學習多有疏漏。

儒家的重德敬天、仁義忠信、律己寬忍的理念深深影響了順治。順治親政後,更是博覽經史子集,以補幼時遺憾,每天五更起讀書,白天閱讀奏章,抽空就背誦經典,有時深夜挑燈學習,學得都嘔血。

順治常在太和殿與大學士們論經辯道,表明他「以堯舜自期,動合古道」的抱負。圖為北京故宮太和殿。(Fotolia)
順治常在太和殿與大學士們論經辯道,表明他「以堯舜自期,動合古道」的抱負。圖為北京故宮太和殿。(Fotolia)

十年親政間,順治開科取士四次,共取進士1,500名,大興儒家科考人才選撥制度。順治還提高漢官職權,增加漢人大學士的人數,聽取漢官的經國方略。順治常在太和殿與大學士們論經辯道,表明他「以堯舜自期,動合古道」的抱負。

順治對儒家漢文化的傾心一度達到了入迷的程度。晚清吳振棫著《養吉齋余錄》提及:「世祖篤好儒術,手不釋卷,建孚齋於宮中,為讀書游息之地。」

孚齋裏有些甚麼呢?且看它的陳設:數十個書架,滿載經史子集、傳奇時藝、稗官小說等,書齋中間有一個長長的桌几,上面擺著古董瓷器、印章畫冊,桌几肚下茉莉、建蘭百十盤花散發出陣陣幽香。

這種陳設是典型的漢家文人名士的雅室書齋布局,順治在這裏做些甚麼呢?明末清初的彭孫貽在其《客舍偶聞》裏記載順治帝曾在這裏穿著草鞋、薄衫,儼然一副南方名士的打扮,接見科考擢取成功的進士,皇上賜席,招呼他們席地而坐,君臣就時政得失、民生民情、時下流行等話題從容對答,亦臣亦友,談古論今,不亦樂乎。

順治皇上對儒學文化的推崇概不只是出於個人修養,與他期待用儒家文化治理天下的願景多有關聯。順治十年正月,他在太和殿與眾臣論道時說,「至洪武之所定條例章程, 規畫周詳, 朕所以謂歷代之君不及洪武也。」

明太祖朱元璋將蒙人奪走的江山收回到了漢人手裏,大清滿族又從明朝那裏奪走了漢人江山,入關的滿清第一位皇上卻褒揚趕跑外夷的洪武大帝,不能不說這位少年皇帝對中華傳統的文化情有獨鍾,也有其不拘一格的風流慧眼。順治十二年,世祖曾旨諭示:「朕將興文教,崇儒術,以開太平。」

文學書畫皆精

清世祖畫鍾馗。(公有領域)
清世祖畫鍾馗。(公有領域)

順治還是個文學書畫樣樣皆精的奇才天子。

他對《紅拂記》和《西廂記》的評價高妙,對當時的蘇州名家金聖歎,也有著自己的看法:「他(金聖歎)曾批評《西廂》、《水滸傳》,議論盡有遐思,未免太生穿鑿,想是才高而僻者」。

為了殿試進士文章,順治曾把明洪武帝以來的鄉會試的二百篇文章遍讀,足以見他的勤政和對漢文化的重視。

順治書法很是了得,清初文豪王士禎贊其書法「筆試飛動」。作畫方面,順治尤善山水、工寫貌,王士禎評他的畫是「真天縱也」「真得宋、元人三味」。順治帝還擅長用指紋畫水牛渡河,惟妙惟肖,開創了清朝指畫派先河。

世祖對丹青妙筆往往隨情致興起而引發創作衝動。史料記載,有一次他人物寫生,是在宮中臨時起意而完成的。

世祖駕臨內閣,適逢中書大學士盛際斯路過,世祖趕忙叫住他,讓他跪在世祖面前,世祖凝視了他片刻,命人取筆墨過來,現場寫生,鬚眉畢肖,十分逼真,拿給眾臣看,無不贊其翰墨之工筆。

《古柏圖》、《鍾馗圖》、《山水圖》等墨寶多賞賜給漢人大學士,在清世祖的影響下,康熙、雍正、乾隆、嘉慶、道光等皇帝以及清王室掀起了對漢文化和書畫的熱潮。◇

Fotolia
Fotolia

參考資料:

《清史稿‧世祖本紀》

《清史稿‧后妃傳》

《清世祖實錄》

徐珂:《清稗類鈔》

周遠廉:《順治帝》

李文君:《順治帝手書「敬佛」考述》

毛亦可:《順治帝的孚齋》

蘇陽:《順治帝御筆書畫賜臣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