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鄧小平提出香港回歸後「一國兩制」50年不變。那50年之後怎麼辦呢?

香港人或者西方社會想當然地理解為50年的時間足夠和平演變中國,到時中國大陸和香港都一起民主自由了,皆大歡喜。

鄧小平是怎麼想的呢?

在1984年那個年代來說,50年後共產黨還存不存在,鄧小平都是一頭霧水。鄧小平知道的是,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將對共產黨扭轉瀕臨崩潰的經濟,繼續維持統治大大地有用。以50年來擱置爭議是鄧小平「摸著石頭過河」實用主義的一貫表現。

1997年香港回歸後,全球化風生水起,天真的西方社會把海量的資本、百年來積累的技術、整座整座的工廠源源不斷地搬到中國。幾十年下來中共利用資本主義的營養,壯大了共產主義的肌膚。這個過程中香港的確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拿2018年來說,超過70%的大陸外資是通過香港進入的,2018年在港上市的1146家中國國企和民企,在港集資高達35萬億美元。香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也正是作為國際社會與中國大陸交往的窗口,香港把西方社會也牢牢地用利益套住了。美國在香港就有著巨大的利益。美國駐香港的領事館人數就高達千人,美資企業在香港超過1300家,居各國之首,而且每年美國對港貿易盈餘達數百億美元。香港對於美國來說是個貨真價實的香餑餑。破壞香港的繁榮,對美國一點好處都沒有。

那麼,誰想搞垮香港呢?

其實沒有人,只有鬼。

甚麼鬼?就是曾經在「歐洲上空徘徊」,而今寄生在中國大陸的那個「幽靈」——共產邪靈。這個邪靈並非虛無飄渺,共產黨員的黨性可說是那個鬼的一種人間顯現。

對於共產黨來說,黨性永遠戰勝人性。香港的價值在於經濟上的繁榮和政治上的自由,經濟上的繁榮又根植於政治上的自由。中共需要香港的經濟繁榮給大陸輸血,營造經濟發展的統治合法性;同時香港的自由,又是共產專制的天敵,香港自由的星星之火燎原到中國大陸是中共的最怕。

黨性的本能就是要壓制香港的自由,黨性是製造香港混亂的罪魁禍首。

香港人爭取民主和普選,不過是維護自由的一種手段。在英國殖民地時期,沒有民主,但是自由是有保障的。回歸中國之後,如何在共產黨專制統治下保障自由,民主就成為了香港人唯一的選擇。香港繁榮之命脈繫於自由,所以香港人二十多年來的抗爭,特別是今年「反送中」引發的抗爭,是在為自己的未來,孩子的未來而抗爭。

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其目的也是為了幫助香港人維護自由。香港人是這個法案的背後推動者,也是「反送中」運動參與者翹首期盼的。

今天的中共,依然還必須依賴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和獨立關稅區來繼續給大陸經濟輸血。香港人寧願讓美國取消香港的優惠地位來對中共施壓從而保障自由,此乃斷尾求生。這是香港人最後的機會。面對中共一步步壓制香港的自由空間,香港人甚麼都不做的後果是甚麼?就是變成「一國一制」,變成一個遠遠沒法跟上海或深圳競爭的普通城市,變回昔日的小漁港。

香港的這場抗爭,是世界大格局中共產專制與民主自由之爭的一個縮影。拿中美之爭來說,雖然體現在方方面面,但是最根本的,還是意識形態之爭,也就是共產專制與民主自由之爭。香港就是這場大戰的前哨陣地。對於野心勃勃想要征服世界的中共來說,如果不能把香港的民主自由扼殺在搖籃中,遑論征服世界?可以說,征服香港的自由是中共征服世界的沙盤推演。

香港的土地是中國的一部份,但是香港的自由卻是普天下人類追求幸福之不可分割的一分子。幫助港人捍衛香港的自由,不是在干涉中國的內政,是在幫助中國大陸十幾億人能夠有一天也享有自由,是在順應歷史的潮流,是拋棄共產邪靈拋棄黨性回歸人性的正義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