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油麻地「人踩人」慘案的4名親歷者,向媒體揭露港警暴行內幕。一位抗爭者親眼目睹警車突然衝向抗議人群,他走避不及被壓在人群最底層,當時「以為自己會死!」他還看見防暴警察不但阻止急救員救治傷者,還用警棍將其打暈。

11月18日晚在油麻地,3輛警用巴士高速衝撞現場欲營救理大被困者的抗議民眾,釀成人踩人慘案,數十人受傷,還有一名抗爭者當場被警車撞倒,不治身亡。然而警方一直否認發生「人踩人」事件。

4名慘案親歷者控訴警暴

28日,4名親歷「人踩人」慘案的抗爭者向蘋果日報披露事發時的內情,控訴港警暴行。

抗爭者A表示,18日晚,他與一名友人在案發時的行人路上,突然看見有警車高速衝過來,前方人群瞬間湧向他與友人所在位置,因走避不及出現「人踩人」狀況,不少人絆倒在地上,A被壓在人群最底層。A的友人掙紮著從人群中爬出來,跑離開現場。

期間A被人群拖行,導致四肢擦傷,他一度無法呼吸,直至暈厥。他直言,當時「我以為自己會死」。

等到A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已和其他人一同被警方制服,在路邊一字排開等候被捕,當中大部份人已被壓得面無表情,還有人受驚哭泣。

A回憶說,當時現場有很多傷者,但防暴警察拒絕讓義務急救員施救。他親眼目睹一名同樣被捕的急救員哀求警察,讓他先救人。但警察不但不理會,反而用警棍將急救員打暈。

A說到此情景時,情緒激動,眼泛淚光。

抗爭者B和C當天也被壓在人群中,他們回憶說,當時被擠在人群中間,聽見有人大叫透不過氣,還有人跌倒。當時人群前後都有防暴警察夾擊,警察不斷推進,更不斷開槍,令空間越發擠迫,情況極度混亂。

B被捕後哮喘病發作,腿部也被彈藥擦傷。消防處救護員欲對他施救,被警察一度阻止。

C表示,事發現場有大量傷者,有人頭被打爆,血流如注;有人膝蓋受傷,流血不止,但警察不讓救護員施救。

「人踩人」事件發生後,有大量傷者被綁著雙手留在路邊。直到2個小時後,受傷的A及B才被送院。

A說,在被送院前,有消防員或救護員質問在場警察:就要斷氣啦,是不是想要死人。但是警察以「好多手續未做」為由,一度拒絕救護員施救。

A被確診身體多處被嚴重壓傷,需要長期做物理治療。事發至今,他每次閉上眼都覺得自己被重重壓住,需要服安眠藥才能入睡。

C在事件中沒有受傷,他被押送至警署。有兩名被捕青年對他講述,兩人被壓在人群中時曾嘗試掙脫,卻被警察發射胡椒彈阻止。

抗爭者D也親口證實當時出現人踩人、情況混亂,他被壓在第二層或第三層。

警方事後公佈,當晚在現場拘捕逾千名抗爭者,242人已被控暴動罪,其中一宗涉25人的案件疑因人踩人事故,首次提訊時有23人要留醫。

上述4位親歷「人踩人事件」的抗爭者均被控罪,他們直言警方否認發生「人踩人」,真的「好卑鄙」。

6位急救員揭穿警方謊言

針對這起「人踩人事件」,11月25日,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舉行記者招待會,事發時在油麻地現場的6位義務急救員紛紛向媒體揭穿警方謊言。

義務急救員A說,當時她與外籍義務急救員Cody Howdeshell聽到有求救聲後,立即趕到現場。當時「人疊人」已有約50至60人,並約有5至6層高,情況非常危急。

急救員A表示,有人不斷叫救命,又說不想死。他們與在場的消防員隨即協助拉走傷者,但由於「人疊人」的情況嚴重,他們未能成功。隨後速龍小隊衝來,推開她與消防員,阻止他們救援,還用胡椒噴霧噴她。

另一位義務急救員B形容,當時的畫面是恐怖場面,令她措手不及,被疊的傷者好似屍體,沒有一個人能站起來。她說,當時她正救援一位身穿家居服的街坊,卻被警方呼喝阻止,說現場不需要急救員。

急救員B說,在救援的過程中,她被警察用警棍打傷。

不少現場記者都拍下了當時的慘況,並強調當時不但是人踩人,更是人疊人。更離譜的是警察到場後,不但沒有施救傷者,還拘捕協助救人的市民,更隔開正在救人的消防員和急救員,涉嫌阻礙救援,令傷者延醫。#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