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的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囊括近九成議席,拿下17區的控制權。這種壓倒性的勝利,無疑將重新區劃香港的政治版圖。

大選之後有兩點值得關注

第一關注點:區選影響立法會選舉

儘管區議會沒有多少實權,只是在一些社區問題上向政府提建議。但有一點不容忽視,在挑選2022年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的委員會中,民主派有了更大的發言權。

由於香港九龍和新界區議會,民主派取得的議席都超過了一半。這種局面,使民主派有很大機會在負責選舉特首的「選舉委員會」當中,拿下117個席位。

根據以往的情況,特首選舉委員會由1,200名委員組成,大體分成四大部份。一部份是來自工商、金融界,第二部份來自專業界,第三部份是來自勞工、社會服務、宗教等界別,第四部份是立法會議員、區議會議員和中共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每一個部份的人數都是300人。

依照香港現在的政治氣氛,在這117個選委的基礎上,民主派在選委會應該會取得比上次多一些的席位。儘管民主派的人數不能超過選委的一半,但關鍵是,可以「有更大機會在選舉中扮演『造王』的 角色」。

第二關注點:林鄭和王志民懸了?

在北京的眼中,區議會選舉是「最有把握」的,但偏偏在最有把握的區選「翻車」了。
在記者會上,林鄭表示這次區選是法律上的區議員選舉。雖然有「政治層面意義」,但是自己並沒有收到中央的問責要求。

林鄭的說法,不知是否有「此地無銀」的意味。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孔誥烽認為,北京內部「肯定有要求改弦易轍的聲音」。

而現在的香港特首林鄭和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很可能是中共不待見,建制派反目,民主派反對。

中共惱怒

在以往的區議會選舉中,建制派一直有優勢,但這次建制派落敗了。這大大出乎北京預料,也讓北京惱怒。

因為建制派落敗,等於是中共在香港的一些重要觸手被斬掉了,這個局面自然不是北京想要的。假如中共要在香港推行甚麼政策,比如重啟23條惡法,首先在立法會就先要遇到空前的阻力。

而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作為香港最高行政長官,林鄭自然要承擔絕大部份責任。

建制派反目

這次區選,雖然民建聯主席李慧琼成功連任,但整體而言,民建聯遭遇了潰敗。180人參選,只拿下了21個席位,比上一屆大減了98席。

在電視直播中,李慧琼和其他民建聯領導人公開向市民低頭道歉的同時,把民建聯敗選的原因,歸咎到了林鄭的政策上,試圖與不受歡迎的港府「劃清界限」。

李慧琼在發言中表示,政府應該「深刻檢視」過去的工作,包括在處理《逃犯條例》和恢復社會秩序上的不足,回應市民的期望和要求。

當初,林鄭要推行《逃犯條例》,李慧琼甚至還呼籲林鄭「快刀斬亂麻」。但是在利益受損的情況下,民建聯似乎與林鄭反目了。

民主派反對

有記者問林鄭,支持五大訴求以及要求調查警暴的候選人,在區選中大獲全勝,政府是否考慮改變立場。林鄭只是說已經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但對市民的其它訴求並不回應。就是說林鄭還在堅持強硬僵化的立場。

新當選的民主派區議員盧俊宇表示,這次區選是沉默的大多數用投票發聲,是「對現政權合法性的一次直接公投」,「這表明林鄭月娥的政府已經失去了其合法性」。

其實,香港抗爭者要求「林鄭下台」的呼聲就從沒斷過。

北京不滿王志民

有兩名知情人對路透社表示,建制派區選大敗後,北京對中聯辦是不滿意的;並已在大陸成立了「對港危機處理中心」,弱化了中聯辦的角色,同時也在考慮撤換王志民。

不過中共外交部駐港公署稱,路透社這個消息不實。但中聯辦沒有回應路透社的查詢。

中港官員將被問責

時事評論員桑普對美國之音表示,雖然北京還沒將林鄭和王志民拿下,但這是一個可以期待的結果。「從共產黨的邏輯來看,最上一定會把責任推卸給最下」,特區政府官員、甚至中聯辦和港澳辦的官員將要被問責,甚至調職。

中大兼職教授林和立也認為,林鄭現在已經沒有可信度了,這次區選也許是換掉林鄭的「絕好機會」,很可能加速北京取代林鄭的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