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正遭受有史以來數量最多、密度最大的催淚彈毒氣禍害。

四十多個團體組成的「全港反送中聯席」根據香港警方公佈的數字統計,6月12日至11月13日,港警發射至少9362個催淚彈。11月18日,港警發射1458個催淚彈。11月19日,發射1567個催淚彈。

港府拒絕公開催淚彈化學成份

11月20日,香港食物及衛生局長陳肇始和環境局長黃錦星,在回覆立法會議員質詢時,拒絕公開催淚彈化學成份,理由是「不想影響(警方)的行動部署和行動能力」。

11月22日,香港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醫院管理局職工總會發表聯合聲明,批評兩名局長「讓政治凌駕市民福祉及健康(之上),讓市民,包括警員,蒙在鼓裏」。兩個工會敦促政府立刻公開催淚彈成份。

香港《立場新聞》11月20日報道,港府的做法不僅令香港市民驚懼,也令前線港警恐慌,因為他們害怕港府所謂「影響行動部署」,是指擔心港警知道催淚彈的毒害程度後不敢發射。

想化驗催淚彈化學成份的人被抓捕

11月19日,一個名叫周敏的26歲男子,因收集40枚使用過的催淚彈等子彈的彈殼,被控涉嫌無合法牌照下管有彈藥罪,案件在香港東區法院審理。法官根據警方要求,拒絕了周敏的保釋申請,案件押後至明年1月14日再審。周敏現仍被警方關押。

警方指控,周敏11月18日在西灣河站內拍片時,遭警員截停。警員發現他身上有9個手擲式催淚彈彈殼,28個催淚彈彈殼,1個已碎裂的手擲式催淚彈,1個海綿彈彈殼、以及1個橡膠彈彈殼。

周敏稱,他準備將彈殼帶去化驗。

另據港媒報道,11月20日,俄羅斯男子亞歷山大,在香港國際機場一號客運大樓辦理登機手續的◇櫃檯◇前,主動詢問,他在香港街頭撿獲的「紀念品」——4個催淚彈彈殼及3個橡膠子彈彈殼,可否放在手提行李中帶上飛機。

機場職員立即報警,亞歷山大被抓捕。11月22日,西九龍法院認定,亞歷山大犯「無牌管有彈藥罪」,考慮他主動認罪,判罰3000港元。

中國製造的催淚彈毒上加毒

據報道,今年年中歐美國家不再對香港輸出催淚彈,經歷3個月鎮壓後,存貨耗盡,港府於10月開始購買中國大陸製造的催淚彈。

據香港大學化學系博士K. Kwong介紹,中國大陸製造的催淚彈,燃燒溫度可高達攝氏3300度、均溫低於攝氏2000度。由於CS催淚毒劑超過攝氏400度就會分解,可分解出二噁英等劇毒物質。

11月15日,香港高級警司汪威遜在記者會上,承認中國大陸製造的催淚彈會釋放出二噁英。

1至9月,香港環保署一直公開二噁英指數,但從10月1日起不再公佈,時間上與港警開始使用大陸製造的催淚彈吻合。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二噁英是對環境有持久污染力的化學物質,有非常高的潛在毒性,不易被分解。人類如果意外攝入大量二噁英,可導致各種皮膚問題,包括氯痤瘡等。長期攝入可能損害免疫系統、生殖功能、內分泌系統、以及發育中神經系統等,胎兒、新生兒,對二噁英最敏感。

香港面臨「公共衛生與環境危機」

11月13日,經常在前線採訪的《立場新聞》記者陳裕匡在臉書發帖說,近日求診,醫生證實他長出氯痤瘡——一種不治之症。

氯痤瘡是目前唯一被醫學證實,當身體累積大量二噁英時出現的病症。皮疹多發部位在臉部、耳輪、耳後、頸、肩、手臂、胸部、腹部,甚至陰囊。

網上有人曝料說,自己的媽媽經營美容店,有個丈夫當警察的熟客之前過來問「阿姨有無好用的暗瘡膏」,於是進行了推薦。後來,其媽媽問效果如何,這名警察妻子開始沒說甚麼,後來做美容時大哭,原來她丈夫的症狀並非皮膚過敏,而是氯痤瘡。警察後來跟同事講,發現原來大家都有類似症狀,然後大家都去看醫生,並確診是氯痤瘡。

有網友在臉書上貼文稱,全港各區「催淚彈吃到飽」,文中同時附了上水、大埔、屯門、旺角、尖沙咀、太子、佐敦、中上環、銅鑼灣、荃灣等地市民出現各種皮膚傷害的照片。許多民眾紛紛在文章下貼出自身起紅疹的照片。

11月19日,《香港動物報》發表報告說,香港各區發現許多雀鳥、松鼠、甚至大型鳥類,如鷹等死亡案例。不少市民懷疑與催淚彈毒氣有關。

11月23日,香港網民發起遊行,由九龍塘沙福道步行至喇沙小學。他們高舉標語,高呼「保護孩子、政府有責」的口與,促請政府回應市民訴求,立即停止使用化學武器。

參加遊行的吳先生說:「催淚彈本身不應該這麼高溫,在常溫下,不會放出有毒氣體,但為何現在又放山埃,又放二噁英,我懷疑使用了一些未經驗證的催淚彈。你見到催淚彈會著火嗎?這是不合理的。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整個香港會變成一個化學廢城。」

港警胡亂發射催淚彈引發強烈不滿

(1)向密集人群中間發射。6月12日,警方向中信大廈前依法和平集會的上千人發射多個催淚彈,險釀人踩人災難。

(2)向地鐵站內發射。8月11日,港警衝進葵芳地鐵站,發射催淚彈,整個站內濃煙滾滾。葵青區議員吳劍昇表示,這違反了國際法中關於不能在室內使用催淚彈的規定,是「罔顧市民安危,導致周邊市民極度不安」。

(3)向藥店內發射。10月27日晚,一個催淚彈被射入油麻地彌敦道明寅藥房。一名店員在義務急救員幫助下走出來。藥房負責人胡先生表示,當時附近沒有多少人,警方卻在無警告下發射催淚彈。

(4)向老人院發射。7月27日,元朗西邊圍對面的老人院三樓院舍遭催淚彈襲擊,100多名老人驚恐逃避,有長者不斷咳嗽。事後,十多輛救護車和消防車將受傷老人送院。

(5)向急救站發射。6月12日,在金鐘海富中心附近的急救站,貼有紅十字圖案,救護人員穿著容易識別的螢光衣。但是,警方不顧醫護人員和傷者安全,竟然向急救站發射催淚彈。

(6)向消防員發射。11月17日,消防員在熄滅連接紅磡港鐵站與理工大學行人天橋的火勢後,在現場為雜物淋水降溫,警察突然向消防員發射3個催淚彈。

(7)向民居發射。10月1日,尖沙咀警署對面均樂大廈有民居的玻璃窗被催淚彈射爆。當時印度裔Mustafa Kassim一家正在家中。Kassim說,她3個月大的女兒驚慌嚎哭,一家人立即疏散到樓下暫避。大廈管理員替Kassim報警,警方半小時內無人接電話!

(8)在住宅密集區發射。7月28日晚,港警在上環一帶狂射催淚彈。上環一帶住宅密集,即使關上門窗、閉掉冷氣,上飄的催淚彈煙霧依然使住戶們咳嗽不停,淚流不止,老人、小孩及婦女深受其害。有住戶批評港警行動無頭腦,讓「市民恐慌」、「民不聊生」。

(9)向餐館發射。8月14日晚,警方在深水埗清場,多次發射催淚彈,即使街道幾乎沒有抗爭者聚集,也不斷發射。有影片顯示,有催淚彈射入位於福榮街和桂林街交界的一家餐館。

中國共產黨不亡天理不容

中共在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中承諾,香港實行「一國兩制」50年不變。 「一國」就是香港的外交、國防由中央政府管。「兩制」,就是除外交、國防外,其它香港的一切問題,由「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中英聯合聲明》是在聯合國備案的具有國際法效力的文件。然而,2017年6月30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記者會上說:「《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

中共統治香港僅22年,「一國兩制」被嚴重侵蝕,管了外交與國防以外的許多事。香港反送中運動本來是因為香港人不相信中共的司法觸發的。中共沒有絲毫的內省和改進,相反,讓香港警權一家獨大,警權不受制約,把香港變成了一個由中共操控港警為所欲為的地方。

香港人的自由,包括集會、遊行自由,幾乎都被剝奪。

香港人的法治,已被中共操控下蛻變為全世界最無法無天的香港黑警,破壞得面目皆非。

香港人的民主,「雙真普選」——普選行政長官、普選立法會議員——已被中共宣佈為不可能。

香港人的人權,處在有史以來最差時期。短短5個多月,港警抓捕5000多人,最小的僅11歲。黑警就在大街上,當著攝影記者的面,打老人,打小孩,打孕婦,性侵女學生,往死裏圍毆年輕抗爭者,衝進教堂裏抓人。強姦、輪姦、離奇死亡事件層出不窮。今年1—10月送醫院時死亡、送醫院前死亡及屍體發現案6584宗。

1997年7月1日,英國將香港交到中共手上時,香港是一顆「以廉潔的政府、良好的治安、自由的經濟體系,以及完善的法治聞名於世的『東方之珠』」。

2019年11月24日的今天,中共在5個多月裏在香港發射10,000多個催淚彈,曾經和平、安寧、祥和世界第三大國際金融中心——香港,被折騰得烏煙瘴氣,天怒人怨。

2019年,是中共當政70年來陷入全面危機的一年。然而,中共不思內省,堅持「錯的都是別人,對的都是老子」,把問題的責任都推給「外因」,除了高壓與欺騙,還是高壓與欺騙。

今年1月3日,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響亮地喊出了「中共應該退出歷史舞台」。

然後,中共在內政外交港台澳諸方面一場醜劇接一場醜劇輪番上演,朝著「中國共產黨亡」的末路一路狂奔。

如今,中共在香港發射超萬個催淚彈,在香港上演最後的瘋狂。

中國共產黨不亡,天理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