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通訊設備公司華為旗下核心技術子公司日前突然出現大範圍人事變動,任正非、法人孫亞芳以及董事徐文偉等6人退出領導層;而新任法人田興普的個人背景撲朔迷離。原華為工程師披露,這意味著中共情報部門試圖以換人的方式逃避美國的制裁。

核心子公司原9高管僅剩3人

據工商登記資訊顯示,被指掌握華為核心技術的北京華為數位技術有限公司,11月22日突然發生人事變動,原副董事長任正非退出,原董事長兼法人孫亞芳、原董事徐文偉、徐直軍、郭平等亦退出。

原來的9個高管僅剩經理常勝、監事梁華和李今哥。此外,華為北京研究所(北研所)負責人田興普成為法人兼董事長,新增陳志東為董事。讓人意外的是,儘管田興普已晉陞為法人兼董事長,但至今依然無法檢索到其個人的更多資訊,甚至連其出生年月,也依然是個謎。而新增加的董事陳志東的個人資訊也不明。

據工商部門登記資訊顯示,北京華為數位技術有限公司係華為投資控股全資持股的核心技術公司,成立於2006年3月,註冊資本為3億人民幣。

北京華為數位技術公司人事更換資訊被媒體披露,引發了通訊界和傳媒界的高度關注。在此之前,這個在華為內部被列為紅區(最高技術保密區域)的核心技術部門,被指因安全因素和智慧財產權問題而面臨著美國全面的壓力。

原華為工程師:人事大變動或為逃避美國的制裁

今年春季剛離職的原華為南研所(華為南京研究所)工程師金淳告訴本台記者,從該分公司的原高管團隊可以看出,其幾乎全部由華為的大佬們組成,標誌著這是華為最為核心的技術公司。而此次突然大範圍的人事變動,基本上可以理解為官方、特別是中國(中共)情報部門對此公司的全面洗盤,是試圖逃避或突破美國的司法追緝。

金淳說:說明中共它對華為老總的這個作為不滿意,它要採取另外一種方式來突破華為被制裁的這種限制唄。因為,以前的華為老總明顯都是國家情報系統的人,已經暴露了。任正非在美國肯定會被逮捕的,在歐洲也肯定會被逮捕,他現在甚麼事情也辦不了。也就是說,它(中共)現在要啟用一些還沒有被暴露的情報人員來擔任華為的高層。身份敏感,當然所有東西都不透露了。也就是類似於孫亞芳這樣的人,但孫亞芳現在暴露了,他(新高管)還沒暴露。

金淳認為,華為北研所本身就是華為的核心技術部門,他們的核心產品能夠全面調出他們所需要的用戶資料。

金淳說:在企業管理上,任正非這種已經起不了甚麼作用了,僅僅是個精神領袖。據我所知北京研究所都是研究電信裏面核心網的路由器、交換、通道這些東西,都是電信裏面最最核心的、最最敏感、最最致命的一些網絡產品和解決方案。核心網的話,它能夠調出人的檔案,誰給誰打電話,這些他們都知道。

旅美的原中國藝術研究院學者吳祚來說,華為現在面臨的困境,以及情況的持續複雜化,都讓中共感到不放心,並且現在應該直接換成了他們更信任的人,便於更直接的掌控。

吳祚來說:黨接管一切,因為以前是讓那些人替他們撐門面,還是帶有偽裝性。現在這種偽裝不要了,而且這個任總,也是一個大嘴巴,共產黨感覺他越來越有些不靠譜,而且他的女兒已經暴露了,所以1.0版本的華為謝幕。中共親自操刀的華為全方位地接盤。因為大量的投資投進來,它不可能讓它永遠都操持在一個家族的手上。而且以前的團隊可能也是人心渙散,也不想幹了。

吳祚來認為,華為在中國有官方背景的企業裏,是最為成功的企業,但其成功本身是建立在整個國家資源的投入,以及對員工殘酷的壓搾的基礎上。但這種模式一旦遭到歐美的警惕和抵制,也就意味著華為的戰略基本失敗了。

吳祚來說:華為是中共軟實力中的銳實力,中共最精銳的部隊、最大的投資都放在華為這樣一個企業裏。因為有國家的這個投資,不計成本的這個開拓,加上中國的這個IT民工勞動力,就是靠這種不計成本和這種低人權優勢,帶來了企業的這個惡性的競爭力。現在這些東西都無以為繼的時候,就改朝換代了。一個龐大的計劃,基本上失敗了。

吳祚來還認為,目前中國國內情況持續惡化,現在很多的大型企業,特別是被中共認為有價值和利益的企業,都在密集更換實際控制人。其中,原來還對市場經濟抱有希望的人,現在也心在想法逃離。

大陸學者:任正非等結局或很慘

重慶師範大學涉外經貿學院原教授譚松認為,目前無法判斷任正非等人退出的直接原因,但根據他對中共黨史和其行為邏輯的研究,可以清楚地知道,即使是任正非這樣的人,一旦失去了利用價值,其結局也會很慘。

譚松說:因為華為現在的困境只會越來越嚴重,我現在無法判斷任正非他們下台是甚麼一種情況,但是,就我對中共的了解的話,可以這樣說,給中共賣命的人,需要的時候,可以大紅大紫;不需要的時候,那下場很慘的。他太清楚了,比我們更了解。這個一貫做法它(中共)從誕生那一刻起到現在幾乎沒變。

本台記者就此致電華為總部,但對方回應稱,相關的資訊留意華為官網,或到網上留言,她不清楚具體的事宜。

今年以來,隨著中國官方收緊對大型企業的控制,一些盈利狀況良好和掌握較多核心技術的企業,都頻繁出現人事變動。而華為一直被外界指和中共官方有著緊密聯繫,甚至深度介入中國(中共)政府的軍、警、情報部門,直接參與了大範圍的監控民眾。而其用於出口的通訊設備,也被指可能存在嚴重安全隱患。#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