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此前被指控試圖在澳洲議會安插中共間諜的中國商人,已被證實與中共軍方的一家主要生產武器和車輛的製造商有密切業務往來,並正在努力將業務拓展到澳洲。

據澳洲《時代報》(The Age)報道,這家特種車輛公司由曾經的澳洲居民布萊恩‧陳(Brian Chen)、 中文名陳春生(Chen Chunsheng音譯)經營,生產防彈運輸卡車、公共安全警衛車和其它特種車輛。他的公司的一項業務正在與另一家公司合作,而該公司隸屬於北方工業公司(Norinco)。北方工業公司是一家價值450億澳元的軍事裝備公司,為中共生產從輕武器到坦克等大量軍工產品。

澳洲《時代報》和《悉尼晨鋒報》已從多個西方安全部門的消息來源得到證實,這位陳春生被懷疑是中共高級情報人員。陳本人確認澳洲官員曾在3月份於墨爾本機場向他提出了這個指控,但他當時堅決否認。

據消息靈通人士透露,澳洲聯邦警察和其它安全機構對陳春生在澳洲和海外的活動非常感興趣。

一位消息人士在保密條件下透露說,調查已經從另一名墨爾本華人男子尼克‧趙(Nick Zhao)、中文名趙波 (Bo Zhao音譯)的證言開始,陳春生曾給趙提供100萬澳元去競選澳洲國會議席。澳洲當局正在審查陳春生在墨爾本以及亞洲和歐洲的商業活動。

此前墨爾本汽車經銷商的華人男子趙波被發現死於墨爾本的一家汽車旅館內。他生前聲稱中共一個間諜組織找到了他,並向他提供了去競選澳洲議員的資金。

陳春生是墨爾本的臨時居民,他否認自己認識趙先生,也否認自己與中共軍方有任何聯繫。不過,他承認自己擁有一家生產特種車輛的公司。

陳春生說,他當時在收購墨爾本北部郊區的一家工廠,以便在3月份離開澳洲之前開始生產汽車。

他說:「我想在這裏開一家工廠,生產改裝汽車,因為這是我一直在做的事。但場地和工廠的談判還沒有結束。」「我們考察的工廠位於機場附近的工業區,但成本太高,所以我們沒有做出最終決定。」

陳春生說,澳洲官員質問他,為甚麼他的公司網站上有軍用車輛的照片,這促使他隨後刪除了這些照片。

陳春生還是「德鴻國際投資有限公司」(Prospect Time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的首席執行官。該公司致力於推動中共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項目。

「德鴻國際投資有限公司」的子公司——「特種車輛和裝備控股有限公司」(Special Vehicles and Equipment Company)持有一家公司50% 的股份,該公司的名稱大致可以翻譯為北京北方利茂隆防務安全技術有限公司(Beijing Northern Li Mao Long Defence and Security Technology Company)。這家公司生產防彈運輸卡車、公共安全警衛車和其它特種車輛,這些車輛都通過了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安全部門——中共公安部的認證。

該公司的另一半股權由北京北汽集團(Beijing North Vehicle Group Corporation,Norveco)擁有,北汽是中共主要國有軍工企業——中國軍用車輛總公司(Norinco)的子公司。

中共北方工業股份有限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國防企業之一,也是參加10月份中共閱兵式的10家公司之一。

北汽集團的民用車輛還參與了一些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活動,如北京奧運會火炬傳遞和中共國慶活動等等。

北方工業公司的一些主要國際買家包括剛果民主共和國、伊朗和委內瑞拉政府。

陳春生的「德鴻國際」 公司還曾與世界各地的政府和公司達成了一些令人懷疑的交易。

2017年6月,陳春生的公司宣稱:「很高興能夠帶領一個專家團隊前往葡萄牙,完成一個價值29億澳元的項目,該項目將在未來四到五年內完成」。但到2018年,葡萄牙的項目已經中斷,葡萄牙當局拒絕回答有關該交易的問題。該項目的公告已從「德鴻國際」的網站上刪除。

在過去的兩年裏,「德鴻國際」還宣佈了一項在菲律賓投資33億澳元的基礎設施建設計劃,在太平洋島國帕勞投資2.2億澳元的酒店建築群,在馬爾代夫投資一個石油項目,在泰國投資一個秘密項目。該公司稱,陳春生在那裏會見了泰國前總理英拉‧西那瓦(Yingluck Shinawatra)。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這些項目中的任何一個已經開始實施。

在中共政府積極推動在亞太地區建立影響力的過程中,已將許多宣佈達成交易的國家列為目標。

陳春生說,在2004年註冊的「德鴻國際」公司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但是業務還沒有開始」。

他說:「現在,我們仍在尋找不同的項目來做。」

周二,《時代報》和《悉尼晨鋒報》透露,陳春生以數百萬澳元收購了墨爾本一家生物技術公司,以便能在墨爾本(澳洲)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 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zation – CSIRO)大樓獲得辦公空間。

趙先生此前曾向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報告了這一情況。今年3月,他被發現死於墨爾本郊區的一家汽車旅館。目前尚沒有直接證據證明這兩件事有關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