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是春秋後期齊國名臣,歷任靈公、莊公、景公三朝,輔政長達52餘年。傳說晏子身材短小、其貌不揚,身居高位,卻生活節儉。然而他心思敏捷、足智多謀,且能言善辯。兩千五百年來,人們代代傳誦著他的故事。

南橘北枳 楚王自討沒趣

有一次,晏子將出使楚國。楚王對手下大臣說:「晏嬰是齊國一個能言善辯的人,他口齒伶俐,能言善辯。現在他奉命出使我國,我想給他點顏色。你們看用甚麼法子好呢?」

左右大臣獻計說:「等晏嬰來了以後,我們綁上一個人,故意從您面前走過。您看到後就問:『這個人是幹甚麼的?』我們就回答:『他是齊國人,犯了偷竊罪要被處刑。』這樣不就侮辱晏嬰了嗎?」

楚王一聽,稱讚叫好。於是吩咐手下人做好準備。

不久,晏子來到楚國,拜見了楚王。楚王舉行盛大酒會招待晏子。賓主喝得正高興時,兩個差役架著一個披頭散髮的人,從堂前走過。楚王很不高興地問道:「捆綁的是甚麼人?」兩個差役回答道:「是齊國人,犯了偷竊罪。」

楚王聽了,得意地看看晏子,說:「齊國人天生就喜歡偷盜嗎?」

晏子看看楚王,站起身來,離開席位,鄭重地回答說:「我聽說,橘樹生長在淮河以南,就是橘樹;如果生長在淮河以北,就變成了枳樹,橘樹和枳樹的葉子,極其相似,可果實的味道,卻完全不同。」說到這裏,晏子笑著問楚王說:「您知道這是為甚麼嗎?」

楚王不解地搖了搖頭。晏子接著說:「造成這種不同的原因,就是因為南北水土不同啊!」說著,晏子指指堂下的那個被捆的人說:「這個人,生活在齊國的時候並不偷竊,來到楚國後卻偷起東西了,莫非貴國的水土,容易使老百姓做盜賊吧?」

說完,晏子哈哈大笑起來。楚王尷尬地笑著說:「聰明賢智的人,真是不可戲弄啊!我這是自討沒趣了。」

聰明人不當守財奴

一次,齊相國晏子正在吃飯,正好齊景公派遣的使者來到。晏子起身迎接,並邀請使者一同吃飯。晏子把自己的飯分出一半招待使者,結果使者沒吃飽,晏子也沒吃飽。

使者回去後,把這件事告訴了齊景公。景公驚訝地說:「唉!沒想到相國家竟是這樣貧窮!我一直不知道,這是我做國君的過錯!」

於是,景公派人給晏子送去一千兩黃金和從集市上收來的稅租,讓他用來供養賓客。晏子說甚麼也不要,景公三次派人去送,三次都被晏子謝絕。

晏子對景公說:「我並不貧窮,我靠國君的俸祿,已是恩澤惠及家族,而且足夠供交遊之用,還可以接濟窮苦百姓。您給我的俸祿,已是夠多的了!

「我聽說,接受君主所賞賜的豐厚資財,而轉施給老百姓,這是臣下代替君主取悅於民,忠君之臣,是不會這樣做的。從君主那裏得到豐厚資財,卻又不施捨給老百姓,這是私自竊藏君主的恩惠,仁義之人,也不會這樣做。靠取悅國君升官,又因得罪士人而被貶退,身死而財貨被他人佔有,這是替別人守藏錢財;有智慧的人,是不會做這種事的。我的家中,現有一些布,一些糧食,已經足夠享用了。我為甚麼還要接受那多賞賜呢?」

景公反問晏子:「過去先君桓公,用書社五百(古代二十五家為一社,書寫社人姓名於籍冊上,稱為書社)封給相國管仲,管仲一點也不推辭,就接受了。可您為甚麼一再推辭呢?」

晏子回答說:「我聽說:明達的人,即使思考一千遍,也會有考慮不周的時候;愚鈍的人思考一千遍,肯定會有正確的時候。我想,管仲雖是聰明人,也會有思慮不周的時候;我雖然愚昧,或許也有正確的時候。大概,管仲失誤的時候,正是我正確的時候吧!所以我再三推辭,而不敢接受。」

景公聽了,點了點頭。

晏子放逐楚巫

楚國有個女巫,通過齊景公的近臣裔款(人名,一個佞臣)的引薦,見到了景公。楚巫陪伴景公玩了三天,景公十分喜歡她,下令把她留在身邊。女巫對齊景公說:「您是一個明智神聖的君主,能成就一番帝業啊!可是您即位已經十七年了,成就並不大,原因是您的聖德還沒有充份顯示出來,我可以為您作法(施展法術),請求五帝昭明您的美德。」

景公聽了十分高興,他對女巫叩首拜謝說:「請你多多幫助我。」女巫說:「五帝的位置,是在國都的南邊,先祭祀牛山,然後再上去。」於是景公下令運送祭祀的用品,並讓裔款主持這件事。

晏子聽到這件事後,急忙去見景公,他說:「聽說君主讓楚國的女巫祭祀牛山,有這回事嗎?」

景公說:「是的。我想請求五帝昭明我的德行,讓神靈降福於我。」

晏子說:「此言差矣!古代統一天下的帝王,用寬厚的德行,來安定國家。諸侯擁戴他,把他作為領袖;百姓歸順他,把他視為父母。因此,天地四時和諧而不失調,星辰日月運轉有序而不亂。順乎天意,合乎民心的君主,才是明智神聖的君主。古代的明君,不頻繁地祭祀,不輕信神巫。而您卻拋棄賢人,重用女巫,上天是不會降福的。」

景公覺得晏子說得有道理,於是下令驅逐楚國女巫,並拘捕裔款,晏子說道:「不能把楚巫驅逐出齊國。」

景公很奇怪,問道:「她是個壞人,為甚麼不逐出齊國。」

晏子說:「正因為她壞,所以才不把她逐出齊國。您想,把她逐出齊國,一定還會有別的國王,被她迷惑並重用她。」

景公說:「你說得對!那你認為該怎麼辦?」

晏子說:「把她流放到齊國東邊最荒涼的地方去,讓她無法再惑亂人心。」於是,景公下令流放了楚巫,並把裔款永遠囚禁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