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子張玉婧因提著一袋子電子產品闖入特朗普總統的海湖莊園(Mar-a-Lago度假村)被定罪。周一(11月25日),她被判入獄八個月,然後再被遣返回國。

現年33歲的張玉婧自稱是上海的一名商業顧問。佛羅里達州聯邦法官羅伊‧奧特曼(Roy Altman)周一表示,在她服刑完畢後,將被驅逐出境。張玉婧自3月30日被逮捕以來已被關押近8個月,因此她的刑期還剩大約一周。

張在3月30日被捕,並被指控非法進入海湖莊園,並向聯邦特工撒謊。她面臨最高六年監禁。經過審判後,張玉婧於9月被12名成員組成的陪審團裁定兩項罪名成立。

聯邦檢察官羅蘭多‧加西亞(Rolando Garcia)希望奧特曼能夠判處張玉婧18個月的徒刑。他表示,張所犯罪行嚴重,有必要藉此防止類似事件發生,且張玉婧還對另一名聯邦法官說謊。

「張不僅對法庭說謊,她幾乎對在美國遇到的每個人說謊。」加西亞說。

張玉婧在結案陳詞中宣稱自己無罪,並稱自己有一份美國與中國簽訂的聯合國聯誼活動的合同。她用英語說:「我確實認為我沒有做錯甚麼,」「我沒有撒謊。」

在庭審期間,張玉婧一直在自我辯護,不遵循法官建議,請律師為自己辯護。

起訴書表示,張玉婧當時攜帶四部手機,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個外部硬碟驅動器和一個「包含惡意軟件」的U盤。且特工在她的旅館房間裏發現更多的電子產品,以及約8,000美元的現金。

張玉婧攜帶的一系列科技產品引發人們懷疑她可能是中共間諜,但她未被指控犯有間諜罪。

目前仍不清楚她進入海湖莊園的動機,檢察官在法庭上也沒有提供解釋。

法庭證據顯示,3月30日中午12點後,張玉婧在被允許進入海湖莊園之前,利用謊言混過了兩個安全檢查站。起初,她告訴特勤局專員和俱樂部工作人員,她要去游泳池。她的姓氏(是中國最常見的姓氏之一)碰巧與一名會員的姓氏相符,所以他們誤認為她是那位會員的親戚,於是讓她進去了。

隨後,接待員阿里拉‧格魯馬茲(Ariela Grumaz)注意到了張玉婧。因為當她穿著一件灰色長晚禮服走進海湖莊園華麗的大廳,並用手機拍攝影片時,她看起來很可疑。

格魯馬茲作證說:「當她走進大廳時,你可以看到她被那些裝飾物吸引住了,那時我才意識到她以前從未來過這裏。」

聯邦檢察官的證據表明,張玉婧知道自己沒有進入總統俱樂部的理由,但儘管如此,她還是通過撒謊進入了俱樂部。

事發時,特朗普總統正在附近球場打高爾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