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冒著生命危險逃到澳洲尋求政治庇護的中共特工王立強,向《大紀元時報》記者講述了中共對香港的滲透與操控台灣選舉等內幕,以及他決定與中共決裂的原因。

為何出逃

王立強說:「我經歷了思考、思考、再思考,這樣的決定對我整個人生是好事還是壞事我自己都不知道,但我堅信在那樣的組織(中共)裏面,下場終究不會有多好。」

他表示,「在這幾年做特工的過程中,深知中國共產黨對香港的控制,是像天網一樣監視著、控制著每個人的意識形態和行為動態,隨著年齡的增長與世界觀的改變,逐步認識到中共的行徑是破壞世界民主和侵害人權的專制行為,反黨反共的心日漸清晰,於是計劃著離開這個組織。」

今年4月王立強被佈置了新任務,「新任務要求我於2019年5月28日到達台灣,從事對台灣民主與人權的侵害,幫助中共操縱2020年台灣總統選舉,讓台灣失去獨立主權,由中國共產黨統治並取代中華民國。」

王立強表示,這個新任務讓他決定選擇脫離中共,「其實就是叫我去台灣這個事情成了導火線。隨著家庭的建立和小孩的出生,我強烈感受到(中共)帶給我更大恐懼,那將是對孩子、對妻子、對整個大家庭的威脅。我2018年12月26日來到澳洲看望孩子和妻子,通過在澳洲的幾個月我感受到這個國家的民主自由,讓我更加對中共從事破壞世界民主與和平的相關行徑感到恥辱,所以我決定更加徹底地放棄這次任務,徹底與中共決裂,選擇維護人類民主自由。」

稱香港已淪為中共特務基地

王立強說,「我所在的中資香港公司老總向心長期供職於國內大型情報機構,曾擔任國務院鄒家華副總理秘書一職,後到國防科工委負責軍事研究。1993年,中共考慮1997年香港即將回歸,受中共軍方高層的委派,並將其原名『向念心』改名為『向心』,讓他到香港設立公司。據向心的親口講述,他是中方少有的可以將一家人都送到香港並改名從事間諜相關工作的人,所以他的太太也是中共的特工。並且向心在毫無發跡史的情況下收購了兩家上市公司,『中國創新』與『中國趨勢』,並且以軍民融合發展與通訊類為主要業務」。

王立強說:「中共鎮壓香港民主人士,向心的團隊是最有力的執行團隊,他們首先佔領香港的輿論媒體陣地。在香港的媒體有明面上就是中共喉舌的重要媒體,這些媒體的主要負責人都是(中共)非常重要的情報聯絡員,也就是中共官方的新華網、《人民日報》、新浪等主要媒體駐香港辦事處,都是負責監管香港人一舉一動的機構。而不在明面上的以《文匯報》、鳳凰網、鳳凰新聞、香港衛視、亞洲衛視、《大公報》等為主,都由中共實際控制。」

王立強還談到,中共佔領香港高校陣地,嚴密掌控香港青年動向。向心的太太通過其所設立的「中國科技教育基金會」,以支持兩岸與香港大學生為名,實際是發展其情報人員。向心的「中國科技教育基金會」每年獲得中共的資助就有5億元,就是專項控制所有大學學生的一切思想動態,以宣傳中共對港的所謂優厚政策為目的。

「我主要受向心委派傳達並實施其主要政策,對在香港的大陸學生及其他情報人員,通過以聚餐、小型會議為主的形式,宣傳我們(中共)組織的主要思想和任務,力推這些來港大學生積極宣揚中國政策和發展,並讓他們收集相關港獨和反對中共的言論情報。」他說。

曾協調「銅鑼灣書店事件」

王立強說,2015年他接受向心命令,對「銅鑼灣書店事件」展開行動,銅鑼灣書店股東及員工特別是經營者李波被監控,並在香港境內被帶走。李波被抓就是由向心指揮的,直接被特定人員帶往大陸。

在香港的特工任務就是打擊一切與香港獨立相關的言論及一切中共認為的非法出版物。蒐集情報統一先匯總至香港處,迫害在香港發表有關於香港獨立和共產黨倒台等一切不利於共產黨的言論的人,一旦蒐集到相關情報,只要是有人觸及到香港獨立與中共敏感話題的香港人士與大陸人士甚至外國人士,統一上報至總參謀部情報處,並對這些人員進行嚴加監視。

銅鑼灣事件對王立強觸動很大,「本來我認為中共是不可以去香港抓人的,還是一國兩制嘛,你怎麼能來到這裏把人帶到大陸去。」

2016年1月4日,香港銅鑼灣書店。(大紀元資料室)
2016年1月4日,香港銅鑼灣書店。(大紀元資料室)

「我們的進攻方向還是台灣」

從小到大一直當班長的王立強畢業於安徽財經大學,專業是油畫。這樣本該從事藝術的人是如何與中共情報機構發生聯繫的呢?

王立強說,他上大學時和學校領導關係很好,該領導的一個親屬是香港這家公司的一個副總裁。剛好當時這家公司就是做所謂像財務分報之類的,其模塊底下有汽車頻道、新聞頻道、電商頻道、文化頻道、教育頻道等等,他想讓我負責一個文化與教育頻道,讓我覺得這純粹是對口(的工作)。在高管的介紹下,王立強來到這間中資香港公司。

王立強介紹自己是「中國趨勢和中國創新的項目總監,主要負責項目管理。該公司是大陸國防總參謀部所屬的設立在香港的中資公司」。

「(我的工作)具體內容從表面上看起來是商業活動,實際主要是針對媒體這塊,」王立強說,「我可以跟你講,主要是香港和台灣。其實最主要的還是台灣問題,我們的進攻方向還是台灣。我就是負責人和人之間的協調。」

王立強說,「在台灣我們就是攻輿情,媒體輿情。表面上我們(中共)支持國民黨,其實我們誰也不支持,我們一下這樣,一下那樣。我們的網絡平台非常多。所以散佈訊息啊,都是要底下、要操作的,這是我們的主要任務。」

至於在香港的工作,他透露,就是打擊一切與香港獨立相關的言論及一切中共認為非法的出版物,蒐集情報統一匯總到香港,迫害在香港發表關於香港獨立和共產黨倒台等一切不利於共產黨言論的人,一旦蒐集到相關情報,只要是觸及到香港獨立與中共敏感話題的香港人士、大陸人士,甚至外國人士,統一上報至總參謀部情報處,並對這些人員進行嚴密監視。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這應該是中共70年來最嚴重的間諜叛逃事件,因為他是中共專業間諜在香港運作的一個樞紐,而他的上司則是在香港的中國情報機構的核心人物之一。此前唯一可比的是俞強生,但俞本人並非出身間諜,沒有實際操作,除了暴露了金無怠,很少有情報可以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