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區議會選舉大變天,泛民主派獲得壓倒性勝利,親中共的建制派慘敗。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支持的林浩波在海怡西選區勝選,該區是香港最多紀律部隊宿舍的地區。黃之鋒表示,選舉結果反映出香港警察警嫂齊倒戈,「都選擇向警察暴力說不。」

黃之鋒是唯一一個被當局剝奪參選資格的候選人,他原本報名競選海怡西選區區議員。隨後,黃之鋒轉而支持另一位民主派候選人林浩波。

11月24日當天,黃之鋒一直陪同林浩波守候在投票現場,林浩波最終以4164票當選,超過新民黨陳家珮900票。

今天(25日)早上,林浩波與黃之鋒到港鐵站外謝票,二人與不少街坊握手,街坊向他們鼓勵打氣。林浩波對媒體表示,選舉結果表達了每一位海怡居民的意願。

黃之鋒則表示,海怡是全港最多紀律部隊宿舍的地區,這個選舉結果反映出香港警察警嫂齊倒戈,轉向支持民主派,反對暴力鎮壓。「即使咁多警察警嫂,都係選擇向警察暴力說不。」

此次選舉中,因為不滿警方暴力做法而離開警隊的前女警邱汶珊,成功打敗對手勝出。相反,跟港警關係密切的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前主席陳祖光則敗選。

36歲的邱汶珊在香港警隊工作了11年,今年7月她選擇辭職。她表示自己無法認同警方處理反送中運動的暴力手法。

邱汶珊公開批評港府躲在警隊後面,「好多警察在下班脫下制服後,都是普通的香港市民。我們都是香港公民,但政府似乎並不在乎街上發生流血事件。」

「作為一名訓練有素的警官,我知道他們的行為並不完全合法。」邱汶珊認為,部份警察已經失控,警方使用了過份的武力。

「你看到很多畫面,警察身上很多裝備,他一手就可以抓到那個人,那人都站不穩了,你還要打他,我覺得太過份了。」她表示,「我們在警察學院裏學習到的是,你用的武力,是當你可以控制那個人的時候,你就要停止。這是很重要的提醒。」

邱汶珊從警隊辭職後,轉戰區議員選舉,希望換個平台繼續為市民服務,她此次在灣仔區銅鑼灣選區勝選。

事實上,反送中運動6月爆發後,香港警隊內部出現分化,很多警察其實都反對暴力鎮壓。一位不願透露身份的男警員Tom此前對媒體表示,他是警隊中少見的支持「反送中」的。他認為,反送中造成今天的困局,始作俑者是政府。

另一名警員Peter在警署負責後勤執法工作,他贊成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濫權濫暴事件。他們二人都表示打算辭去警察工作。

不少警察家屬也反對暴力鎮壓,一些警嫂還是反送中抗議者,甚至經常與丈夫在街頭對峙。26歲的香港女士桑妮(Sunny),丈夫是一名普通警察,自從6月以來,他們一直在這樣相處:夜裏站在路障的對立面,第二天一起撫養兩個女兒。

桑妮7月在臉書(Facebook)上發起一個名叫「警員親屬連線」的小組,群裏的大多數成員都和她一樣:他們在警隊裏有近親,但仍支持抗議者。

42歲的菲利絲(Phillis)是一名為小學生服務的社工,她與一名警官結婚已經21年了,隨著她越來越多地參與到反送中運動中來,她感到丈夫已經變成了一個陌生人。

「我們的觀點不一樣,我告訴他,等我們的孩子長大成人了,我要考慮離婚的問題。」菲利絲說,為了避免在家裏發生衝突,她不再看電視,並且只和女兒們在房子外面討論政治問題,避開丈夫。

早在7月份,已有超過200名香港警察家屬向特首林鄭月娥發出聯署公開信,要求港府「政治問題政治解決」,不要將警察當作人肉盾牌。

8月25日,港警家屬又冒雨舉行「還警於民」集會,他們提出的訴求,包括成立全面獨立調查委員會,呼籲警隊高層重定行動手法,懇請前線警察克己自律等。

不過,港警現在的暴力手法仍在升級,路透社曾披露有中共武警和公安混入香港警隊。不少媒體也拍攝到有許多說普通話的警察。目前,香港理工大學仍被警方圍困,還有不少抗爭者被困在校園裏。

黃之峰表示,當前泛民當務之急是處理理大事件,300多名當選的民主派區議員正在討論如何聲援理大。#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