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官媒新華社報道,11月22日,習近平在大會堂會見了參加北京創新論壇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習近平除了一如既往讚賞基辛格以往的貢獻外,還談到當前中美關係「正處在關鍵當口,面臨一些困難和挑戰」,並建議「中美雙方應該就戰略性問題加強溝通,避免誤解誤判,增進相互了解」等等。

基辛格的回應是自己「很榮幸在過去50年裏近百次訪問中國,親眼目睹中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對於中美關係則認為「有過起伏波動,但總的方向始終是向前的。現在,時代背景已發生了變化,中美關係的重要性更加突出。雙方應該加強戰略溝通,努力找到妥善解決分歧的辦法,繼續開展各領域交流與合作」。

作為中共的老朋友,基辛格秘密促成了尼克遜總統1972年訪華,在中國實行改革開放後,他曾幫助引進外國資本和技術,並利用自己在美國政界、商界的影響力為中共政府游說。作為回報,其所在的公司在中國市場也暢通無阻,攫取了不菲的利益。

如果比照基辛格2015年、2016年、2018年見習近平時習的表述和基辛格的回應,還是會發現一些變化的,而這些變化亦說明了某些問題。

2015年3月,兩人見面時,習指出在與奧巴馬會晤後「中美關係正取得重要和積極進展」,而基辛格則首先感謝習近平「會見我這位中國的老朋友」,稱「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符合雙方利益,是著眼長遠發展的遠見之舉」。

2016年12月,雙方見面時,習稱「中美之間共同利益遠大於分歧。當前,美國進入新舊政府更替階段。我們願意同美方共同努力,確保中美關係平穩過渡,並在新的起點上繼續穩定發展,譜寫新的篇章」。而基辛格依舊首先感謝習「再次會見我這個中國的老朋友」,表示自己「很榮幸能為中美關係發展作出貢獻」,「推動中美關係持續、穩定、更好地發展,也會是美國新政府的期待。我願繼續為增進中美相互了解和交往合作積極發揮作用。」

然而,特朗普就任總統後,基辛格發現自己對其是誤判,雖然與特朗普面談,但自己所能發揮的作用有限。應該說,誤判的還有北京當局。

2018年11月,習近平和基辛格的表述都開始發生了變化。習首先說基辛格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為中美關係發展作出了歷史性貢獻,我們對此不會忘記」,隨後指出「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國內涉華消極聲音增多,值得關注」,但強調中美關係重要性,願意與美方磋商,希望「美方尊重中方按照自己選擇的道路發展的權利和合理權益,同中方相向而行」云云。而基辛格則是「很高興在中美關係步入新階段的重要時刻再次來華並見到習近平」,指中美雙方要「妥善管控分歧,向世人表明中美共同利益遠遠大於分歧」。

另有海外媒體報道稱,習近平托基辛格向特朗普政府傳話:只要不干預「中國發展道路和核心利益」,與美國都好談。不過從目前的形勢發展看,基辛格所傳的話,特朗普政府是不以為然的。

五年走過,當2019年習近平與基辛格再次見面時,兩人都非常清楚,過去幾年的美好期待都已經化作了泡影,中美關係此時的分歧遠超過以往,尤其在美國調整國家安全戰略,將中共視為頭號「敵手」以及彭斯副總統兩次發表重磅演講後。更讓北京恐懼的是,特朗普政府還公開明確了中共不同於中國和中國人民,而這正越來越被美國各界和西方社會所認同。

而且曾經信心滿滿希望可以繼續發揮作用的基辛格,也在這兩年意識到了自己根本無法介入特朗普政府的決策圈,根本無法再積極發揮作用,所剩的餘熱也只能在北京被中共利用利用,比如參加本次論壇。

而今年以來,隨著中美貿易戰的升級以及中共在香港的鎮壓,美國政界業已就「反共」達成共識,在這個大背景下,聰明的基辛格,自然也要與北京保持某種距離,自然不好再稱自己是「中國的老朋友」,更確切的說是「中共的老朋友」,自然也只能說些不痛不癢的話,表達一下希望。

而他10月30日出席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保守派智囊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會,也很能說明問題。在這次演講中,蓬佩奧公開表示「中共政府與中國人民並非一回事」,表示中共政權正在謀求主導世界的權力,正在尋求用各種方法來挑戰美國和全世界,因此「所有人都要直面這些挑戰」。

在筆者看來,深諳美國政界看法的基辛格建議的雙方「努力找到妥善解決分歧的辦法」,表達的就是一種希望,因為他非常清楚,中美在價值觀上有著巨大的差異,如果中共和習近平不進行根本性的改變,中美貿易談判上的眾多分歧,如結構性改革、監督機制等,就不可能達成一致。

實際上,早在去年於新加坡舉行的經濟論壇上,基辛格就曾在演講中含蓄表達了自己對現今中美關係的看法,即北京需要超越自己的舊制度,才能真正引領亞洲;中美關係正在從合作轉為對抗;中美雙方都應該知道衝突的嚴重後果。而其中最為尖銳的就是第一點,可以說,「超越舊制度」應該是基辛格為正面臨困局的北京當局開出的一個藥方。

這與基辛格一樣也是中共「老朋友」的中美關係全國委員會會長歐倫斯開出的藥方,即「北京改變自身的政策,如降低關稅,降低非關稅的壁壘或者是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監管更加透明,將對外開放落實到實處」,是一致的。歐倫斯坦言「以前曾經支持中國的一些人士現在都沉默了」,而根本原因就在於中共一直沒有履行承諾。

讓基辛格、歐倫斯等中共的「老朋友」失望的是,北京政權不但沒有接受他們的藥方,反而一再在貿易談判過程中戲弄美國,一再對外彰顯其的邪惡,讓更多的美國人看到了中共的真面目。其根本原因就在於中南海高層不願放棄中共邪惡政權、不願改弦更張、不願放棄權力,不願放棄舊制度,反而再度高調稱對中國的發展道路充滿了自信,而所謂自信的一個具體表現就是繼續高築防火牆,禁止人們發表不同的聲音。這樣的盲目自信估計基辛格也會偷偷哂笑吧?而「自信」的中南海高層真的看不明白天下大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