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方圍封理工大學第7日,隨著留守學生漸少,從13日起在理大留守10日的理工大學學生會署理會長胡國泓,也於23日尋求校方協助離開。親歷這一場抗爭,他表示深切地感受到,當局把一代年輕人的夢想給打碎。以下是他在留守期間,接受本報記者的訪談。

17日,通往香港理工大學的道路開始佈滿路障,上午十點多,警方出動大批防暴警察,在校外的街道上與理大的示威者對峙,發射催淚彈、出動水砲車。

18日清晨5點多時,警方攻入校園,一直持續到早上8點多,警方開始把催淚彈射入了校園裏。過去的一整個夜裏,市民們都傳著「救救理大」的訊息,感到心急如焚。

一輩子忘不掉的景象

留守在校園裏的胡國泓則是感到吃驚、難以理解,「校園不就是唸書的地方嗎?警方為甚麼把催淚彈射入來了?」

「我還記得我那時就在圖書館門口,看到幾十名拿著真槍實彈的警察站在我前面,揮舞著他們的武器,然後押著讓我走。」「過了幾秒鐘,當我退了幾步,然後就射了催淚煙,那些橡膠子彈就在我前面飛過,射向我們學生,有部份是我同學。」

胡國泓不知道怎樣去形容眼前這些,「我只能夠說這不是一個我能想像在香港發生的事情。」那天一大早,有很多同學在那個地方等著上課,但是他們就面對著催淚煙及橡膠子彈。

「我在這個校園裏面唸書唸四年,我從來沒有想像過,會有兩、三架的水砲車和裝甲車在那裏橫衝直撞,他們是撞向那些人群,不顧一切的希望把那些人給趕走,也不顧他們的生命安全。」

看到這樣的場景,他說,令人感到非常心痛,「其實挺痛心的,看到現在的情況,讓自己喜愛的校園變成這樣,也反應了香港警察是不擇手段,為求達到他們的目的,不惜把其他人所珍視的給破壞掉,也要達成他們的目的。」

「很恐怖、很恐怖的景象,我想我這輩子也不忘記。」胡國泓說。

2019年11月17日,下午香港理工大學現場,防暴警察出動兩架水炮車、裝甲車,同時發射催淚彈清場。(yinyin liao/大紀元)
2019年11月17日,下午香港理工大學現場,防暴警察出動兩架水炮車、裝甲車,同時發射催淚彈清場。(yinyin liao/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被防暴警察用催淚彈攻擊。(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被防暴警察用催淚彈攻擊。(宋碧龍/大紀元)

學生被逼上反抗路

有些人說這些大學生被圍困在這兒,是因為他們是「暴徒」,做燃燒彈、攻擊警察等等,但胡國泓說,「實際上,他們是逼不得已的,是因為他們沒有選擇。」因為如果他們不走出來、不發聲,他們面對的就是失去未來的想像和希望。

但學生走出來發聲了,其訴求得不到港府回應,還要面對警隊用誇張的武力去驅散他們,被逼著保護自己,「他們其實不是在攻擊,是在保護自己。保護自己的生命安全,保護香港的未來。」

據統計,警隊從6月12日發射第一枚催淚彈以來,五個多月,警方發射逾九千枚催淚彈,市民都擔心這些有毒物質會殘留在社會裏,幾十年也不會消散的,「它們就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政權,不會去顧及那些市民的安全,不會去想到對環境的破壞。」

當局不惜屠殺年輕人對未來想像

他說,警隊和發號施令者的心態讓學生們不寒而慄,「其實更加恐怖的事情,對於催淚彈的使用者,我想說的是他們的心態方面,明知那些『過期的』催淚彈是有害,但他們選擇視而不見,事實上,不論是香港警察自己或者中共高官的兒子經過那裏,都會吸入那些有毒的物質。」

「問題就出在他們已經不管這些了,它們只關注它們現在的利益,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政權或者是位置,那麼有一天,它們用那些實彈來射自己的人民,我也不會感到驚訝,因為他們已經瘋了。」

接下來幾天,警方像圍城一樣圍攻理大,「這幾天更加慘烈的情況,對我來說就像一場屠殺。」胡國泓近乎哀傷地說,香港警方不是殺害學生們的身體、生命,「而是殺害這一代人對於未來的想像跟希望,把學生對香港的未來希望一一打破了。」

胡國泓認為,他們(港府、中共)為了維持自己政權,不願意給香港人享有民主、自由,尤其大學校園是一個社會的縮影,是香港年輕人步入社會前最後一個地方,「他們就在這裏,狠狠的把這一代年輕人的願望給打破。」

抗暴行動 全方位暴露香港問題

隨著反抗運動的往前推進,年輕學生們看到了香港不論各方面早已千瘡百孔,不論是行政、立法、司法各層面,都暴露出更多問題。

「當示威者不停的堅持以後,就會發現這個社會裏更多荒謬的事情發生。」特別是《禁蒙面法》生效後,出現很多利用這些法律隨意拘捕的案例。「香港警察已經在濫用這個程序了,不管你有沒有做(違法的事),先把你告到法庭去,他的目的是要讓你感到恐懼,要讓示威者不要再出來。」

而香港高等法院裁判港府實施《禁蒙面法》違法後,中共跳出來稱香港高院沒有權利做此判決,胡國泓說,「之前被警方拘捕時,人們還會相信香港法院會有公平的審訊」,現在看到共產黨能用它的方式去介入司法,令人感到很不樂觀。

「之前,我們認為立法和行政這兩個層面有問題,還沒有對司法制度失去信心,但是就在中共粗暴介入高院的判決後,讓香港人反思,到底香港的司法制度是否還存在?」胡國泓擔心,這將引發香港人更大的反彈。

理大學生會長胡國泓跟每天到學校的社會各階層人溝通,幫助學生離開。圖為他跟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交談。(駱亞/大紀元)
理大學生會長胡國泓跟每天到學校的社會各階層人溝通,幫助學生離開。圖為他跟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交談。(駱亞/大紀元)

理大約千人被拘 胡:不會因此嚇怕

根據統計,香港警方在這次理大圍城事件中拘捕或登記大約1000人,其中300人不滿18歲,許多人對於拘捕後的審訊感到憂心。

胡國泓23日傍晚6時左右離開校園,當時他離開理大封鎖線後,隨即被帶上警車,前往紅磡警署。

他離開前說,經歷數日,大部份示威者已離開,學生會支援工作已經完成。他預計到,警方會以暴動罪拘捕他,但他相信理大學生及香港人都和他有一樣的想法,不會因此而被嚇怕,會繼續爭取應有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