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大佬何俊仁11月19日剛剛批評中共破壞一國兩制、香港司法獨立性,當天晚上就遭到歹徒襲擊;同天,承接香港《大紀元時報》的印刷廠遭縱火。外界普遍質疑,這可能是中共專門僱凶襲擊,嫁禍「黑衣人」,但手法拙劣。

何俊仁遇襲

11月19日晚7時許,香港民主黨前主席、現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在天後港鐵站B出口處附近,遭數名「黑衣人」持棍棒襲擊,頭及背部受傷,頭部的鮮血都滴到恤衫上。

據報,何俊仁背部有六至七條很深的血痕、雙手受傷,左手需縫針,右手懷疑骨折,經在律敦治醫院就診後已出院,但稍後需要覆診。

隨後,香港2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譴責兇徒襲擊事件,敦促警方迅速破案,將兇手緝拿歸案。聲明指,近月多名民主派人士相繼遇襲,這是文明社會所不能容的,民主派再三要求警方必須重視一連串案件,儘速破案。

當晚10點多,何俊仁出院後接受傳媒採訪時,講述了當時的情況:他乘港鐵離開天后站B出口時,有街坊提醒他出口外有3名「黑衣人」,但他沒在意;離開港鐵站後轉入一條橫巷,準備乘坐小巴時,突然兩名男子持長條形硬物從後襲擊;何被打後隨即逃走,並大聲呼叫,走到近巴士站時跌倒。

何俊仁說,自己回頭看到,施襲者是兩名身穿「黑衣黑褲、戴口罩的男子」。

11月19日晚7時許,何俊仁在天後港鐵站B出口處遇襲,左手需縫針,右手懷疑骨折。(影片截圖)
11月19日晚7時許,何俊仁在天後港鐵站B出口處遇襲,左手需縫針,右手懷疑骨折。(影片截圖)

何俊仁狠批中共

何俊仁遇襲,立即引發各界尤其媒體的關注。不少媒體質疑何俊仁遇襲事件時間點敏感,認為何遇襲可能與他批評中共全國人大有關。《自由時報》以「才批評中國人大傷害香港司法 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隨即遇襲」、「新頭殼」以「批評中國人大惹禍?香港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遇襲受傷」為標題予以報道。

何俊仁遇襲前,事件是這樣的。香港高等法院11月18日裁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出台的《禁蒙面法》立法方式違憲。中共全國人大法工委和國務院港澳辦19日都發聲,批評香港高等法院無權做出如此判斷和決定,並宣稱除了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之外,任何其它機關都無權做出判斷。

隨後,作為資深律師的何俊仁曾接受了多家媒體的採訪,批評中共官方的說辭「荒謬」,嚴重破壞「一國兩制和香港法治」。

他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香港高院對此案經過審慎的裁定,應該受到尊重,中共官方攻擊香港法院,這是對香港一國兩制、對香港法治的嚴重破壞。

「我相信整個香港司法界非常震驚,我相信全世界都會懷疑,這樣香港還有一國兩制嗎?還有法治嗎?」

何俊仁指出,「最令人感到荒謬的是,它(中共人大)批評說,香港的法庭沒有這個權力做出判斷和決定。」他舉例說,去年底,深圳香港高鐵「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案,高院當時裁定沒有違反《基本法》,但當時未見人大出聲批評高院有沒有權力,「顯見法庭不是沒有權力,而是法庭裁決是否符合(中共)中央和港府的意志,是否符合中央的要求。」

何俊仁直言,現在連香港法院都遭到中共打壓、攻擊,「這對香港司法來說,是非常致命的打擊」。

何俊仁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說,中共全國人大法工委發言人批評香港高等法院「態度粗暴」,他相信人大必定會就高院的裁定進行釋法,而港府也會上訴。至於上訴或釋法的時序並不重要,結果就是釋法,然後香港法院必須服從。

他說,北京方面正從全方位箝制香港,包括在司法層面。

何俊仁並非首次遇襲

這是何俊仁近年來第二次遇襲。2006年8月20日,他也曾遭4名兇徒襲擊。

當天,他參加完反對開徵銷售稅遊行後,在中環皇后大道一家麥當勞餐廳用餐,突然遭3名持棍棒男子的襲擊。何的鼻樑骨裂,臉部包括嘴和右眼角嚴重腫脹出血,手腳多處受傷,後來接受手術後完全康復,沒有造成永久傷害。

2007年2月12日,4名兇徒被判監禁4年8個月。被告當時聲稱因申請公屋及綜援等問題向何俊仁尋求協助,但未獲處理,因此僱人行兇。但主審法官認為,本案主謀另有其人。

截至目前,香港警方也未偵查出2006年這起襲擊案背後黑手,但連何俊仁本人都認為,背後的黑手有多種可能性。因為他身為律師,曾不斷接手各種案件,所以除因案件引發的僱凶傷人這種可能性外,他當時還不斷替大陸維權律師高智晟、陳光誠發聲,尤其是強烈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2006年3月,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首先被《大紀元時報》披露後,何俊仁曾多次譴責中共政權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自由信仰者的反人類罪行,並與支聯會主席司徒華、立法會議員李卓人、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黃大仙區議員徐百弟、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鄭宇碩等人,簽名呼籲聯合國等相關國際組織獨立調查該事件。

同年4月,時任立法會議員何俊仁還致信美國總統布殊,要求布殊與胡錦濤會面時向胡提出:開放全中國勞教所、監獄、醫院等設施,以便國際社會進入調查中共活摘法輪功器官之事等。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前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的加拿大獨立調查團2007年7月公佈兩個月調查的報告,確證中共至少在5年多來的時間裏一直大批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並稱這是「這個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同月,何俊仁表示,該報告所披露的事實令人感到震驚、憤怒、非常不安,他質疑在中國貌似繁榮文明的背後,到底隱藏了多少這些罪惡。

同年8月,何俊仁就遇襲。

香港《大紀元》遭縱火

11月19日凌晨3點多,承接香港《大紀元時報》印刷的新時代印刷廠,突然遭到4個蒙面「黑衣人」的襲擊,他們衝到工人面前,手持棍子指著大喊:「都不許動!」

印刷廠監視器(CCTV)顯示,4名黑衣歹徒,其中一個人一隻手裏拿著一支可以彈出的伸縮棍,另一隻手拎兩個汽油桶,往報紙和印刷機器上潑汽油;另一個人拿著一些引火器到處點火;另一個人也拿著伸縮棍;一個年紀大的像是頭兒,在指揮。

工廠起火後,4名兇徒就跑了,全過程約2分鐘。好在印刷廠有自動滅火裝置,頂棚花灑監測到煙霧自動噴水,同時印刷廠報警,叫來消防車,火很快就被撲滅。

印刷廠的4台機器受損,一些報紙和紙張被燒燬,很多紙張被滅火噴水浸濕。

這是新時代工廠第三次遭破壞。第一次是13年前的2006年2月28日晚上7點多,4名歹徒暴力刑毀,印刷廠的電腦製版機遭重擊,《大紀元》報社大門的玻璃及印刷機被打爛。

第二次發生在2013年5月,兇手兩度企圖闖入印刷廠以及工廠鐵閘門鎖被刑毀等。

香港《大紀元》社長郭君表示,從閉路電視看,歹徒假扮成黑衣勇武派,明顯是栽贓,不可能是勇武派來縱火燒《大紀元》。

她說,中共謊稱香港人是暴徒、恐怖份子,《大紀元》一直在報道香港人的心聲:「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郭君說,承印《大紀元》印刷廠被縱火,很多抗爭者在採訪中告訴《大紀元》,香港很多暴力事件是中共授意警察、黑社會幹的,警察在記者會上公開承認,他們派出了警察冒充抗爭者。

郭君表示,中共不是平暴也不是止暴制亂,而是以暴製暴,製作暴力,中共是動亂源頭。我們不主張暴力,《大紀元》一直站在最前線真實報道香港民眾抗爭。

香港《大紀元時報》11月20日頭版。(香港大紀元提供)
香港《大紀元時報》11月20日頭版。(香港大紀元提供)

中共僱人行兇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民主派大佬何俊仁、香港《大紀元時報》同天遭到襲擊,外界質疑其背後的黑手是中共。他也認為,這兩宗事件的背後主謀應該都是中共。

他說,何俊仁是民主派前議員,中共把他列為所謂的「禍港四人幫」,是屬於中共特別怕的人物之一;而《大紀元時報》也是一樣,不斷地揭露真相,目前影響力越來越大。

港人反送中運動以來,港府、中共不但不回應港人的五大訴求,而且還利用港警殘酷鎮壓抗議活動,導致衝突不斷、局勢局勢不斷升溫。而中共從8月中旬以來,開始攻擊民主派和西方民主國家,把何俊仁、律師李柱銘、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及香港壹傳媒主席黎智英宣稱為「禍港四人幫」,污衊其與西方勢力「勾結」等。

李林一說:「中共做不到直接政府露面搞破壞,就只能派一些歹徒暗中搞點兒破壞,其實從側面也證明了這個政權很虛弱。」

「中共現在反撲,攪渾水」,李林一表示,「一個目的可能是欺騙各方,黑衣人就是『暴徒』,為未來鎮壓提供理由。另一個目的是離間關係。但這種拙劣的手法,很難有效果的。」#

(轉自《真相中國》周刊 2019.11月號/第18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