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運動至今逾五個月,港人面對中共白色恐怖、警暴不斷升級的打壓,依然堅持抗爭不低頭。在此背景下,將於本周日(24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被認為是香港民意的一次「變相公投」,也是踢走中共建制派的好機會。故區議會選舉前,港府和中共輿論多次傳出區選要延期,令這場選舉充滿不確定性。泛民主派昨呼籲民眾踴躍投票,用選票抗警暴。

四年一度的區議會選舉,因為在反送中浪潮下舉行,加上年輕選民人數增加,被視為對泛民主派有利。

據政府上月公佈的數據顯示,地方選區正式選民共有4,132,977人,較去年增加392,601人;與2015年區議會換屆選舉比較,本屆區選新增43.9萬名選民。另外,今年民選議員數目增加到452席,「當然議員」仍然有27席,加上區區有競爭,被視為歷年來競爭最激烈的一次。

政府及建制派,以及中共喉舌傳媒《文匯報》、《大公報》早前不斷放風稱,不排除以社會混亂作藉口押後,甚至取消區選。但法例規定,最多只能延遲2個星期。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曾說,如果最終要押後,當局會預留12月1日再舉行。如果12月1日亦未能舉行選舉,導致未能於1月1日前舉行,當局要向立法會提交相關條例修訂,經三讀通過,才可安排另一個選舉日期。至於「真空期」有多久,聶德權說,要視乎立法會審議進度。

區議會權小影響力大

距離區選只剩三天,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昨重申,周日的區議會選舉非常重要,政府非常希望能夠如期舉行,會一直留意情況。

為何今次區議會選舉格外重要?研究區議會選情的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指,雖然區議會的權力很小,但象徵意義很大,變相是一種民意的公投,令外界可以看到香港的主流民意。

其次,政治上也很重要。比如18區區議會主席為政府背書,故中聯辦會想盡辦法穩住票倉。但他分析,建制派要掌控今屆18區的主導地位很困難,「可能有些區地位不保」。當中除港島東區建制派多,黃大仙人口老化等建制派票倉外,其它位置也有很風險。

其三,超級區議會還有5個議席,不用經過一人一票選舉就可以直接進入立法會。

但他提醒,要小心政府會出招,比如是否會另外立一個法例去延遲或取消區選。

另外,泛民主派昨舉行誓師大會,有多位現任和前任立法會議員參加。

「今次區選是民意公投的重要機會。」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表示,今次選舉面臨各種想像不到的變化,到底對選舉有何影響,大家無法想像。他呼籲各方冷靜,希望選舉能如期舉行。

民主派發聲明指,反送中運動歷時5個多月,過百萬港人先後三次遊行展示力量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但特首林鄭月娥拖至9月才正式撤回,其時被捕人數已達數千,亦有不少示威者受傷,「更引發出極其嚴重的警暴問題」,又指絕大多數港人要求全面獨立調查警察過度使用武力等問題,還原真相,林鄭卻充耳不聞。民主派強調,11月24日是對警暴問題清晰表態的重要時刻。

中共暗地操控選舉

九七以來,無論是立法會選舉還是區議會選舉,都有中共在幕後操控的影子。中聯辦作為建制派選舉協調機器,不斷被揭發如種票、造假等醜聞。

雖然反送中浪潮下,今年區議會選舉的宣傳力度大減,加上是否如期舉行的不確定性,所以各政黨都沒有大力宣傳,街上有關選舉的街招也少了很多。但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指,中共暗中操控選舉的動作沒有停。

9月初有市民投訴指收到不屬於自己的新登記選民通知書,懷疑住址被他人用作選民登記,有種票之嫌,其中一名事主變成「一屋三口四姓」。(大紀元資料圖片)
9月初有市民投訴指收到不屬於自己的新登記選民通知書,懷疑住址被他人用作選民登記,有種票之嫌,其中一名事主變成「一屋三口四姓」。(大紀元資料圖片)

「種票行為都沒有停過的,比如他們用假地址,假的身份,同時有一些他已經不在香港居住了的,或者已經用他們的身份來做的(登記做選民),或者將一些沒有認知能力的老人家把他登記為選民,甚至我們見到可能用一些輪椅送他去那個票站,但是其實不是那個老人家投票的,是其他人投票的。我們見到這些現象,我們很擔心的。」

他建議最好由一些老人家的親屬或者親生子女,陪著老人家去投票,「不要讓一些老人院的負責人利用這個漏洞帶著老人家去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