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法前夕,19日凌晨,總部設在紐約的香港《大紀元時報》,其負責承印的「新時代印刷廠」,遭中共蒙面歹徒暴力襲擊並縱火。事件引起美國和香港政界的高度關注。美國多位參議員紛紛譴責中共流氓暴行,香港政要則呼籲各界支持大紀元。大紀元則聲明,絕不會被暴力嚇阻和滅聲,會一如既往地報導事實真相。同時報社同仁,克服困難如期出版報紙,從未停印一日。

大紀元被縱火案經傳媒爆光後,連日來,香港大紀元收到大量讀者的反饋,以及在社群媒體留言,表示對《大紀元時報》的支持,並呼籲儘快緝拿縱火兇徒。目前報社已報警,等待警方的調查。雖然縱火案燒毀了部份印刷設備和報紙,但經過搶修後,印刷廠如期出版了報紙。

總裁:絕不會被暴力嚇阻

大紀元集團總裁唐忠表示,大紀元通過中英文多語種媒體及時、真實地把香港民眾抵抗中共在香港的暴行傳播到世界各地,包括美國政府、國會參眾兩院,中共尤其懼怕,所以頻繁破壞大紀元。我們嚴厲譴責這種暴力犯罪,堅決追究涉案歹徒的刑事及民事責任。

大紀元集團總裁唐忠
大紀元集團總裁唐忠

唐忠總裁正告縱火案背後的中共黑手:大紀元絕不會被暴力嚇阻,而會一如既往地報道包括香港民主運動在內的事實和真相,揭露中共對人權自由的侵犯和迫害。

香港大紀元社長郭君表示,從閉路電視看,歹徒假扮成黑衣勇武派,明顯是栽贓,但她強調,我們不主張暴力,大紀元一直站在最前線真實報道香港民眾抗爭,「不可能是勇武派來縱火燒大紀元。」從過往大紀元被攻擊的經歷來看,郭君表示,中共才是動亂源頭。「中共不是平暴也不是止暴制亂,而是以暴製暴,製作暴力。印刷廠被縱火,很多抗爭者在採訪中告訴大紀元,香港很多暴力事件是中共授意警察黑社會幹的,警察公開在記者會上承認,他們派出了警察冒充抗爭者。」

事實上,自2002年大紀元創辦以來,即時面對中共層出不窮的打壓,包括黑客攻擊、兇徒破壞等,大紀元一天也沒有停印過,大紀元網頁也從來也沒有被黑掉。

何俊仁遇襲前譴中共縱火

就在11月19日凌晨中共歹徒闖入大紀元印刷廠縱火,當日傍晚7點多,同樣有一批「蒙面黑衣歹徒」襲擊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律師,令他頭部流血和背部受傷。在何律師遇襲前,他剛接受大紀元採訪,譴責歹徒襲擊大紀元。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律師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律師

何俊仁稱,大紀元印刷廠被縱火,是對大紀元發出威脅的恐怖手段,「大家心中有數知道是什麼人做的。其實都不是第一次。」

他指,因為《大紀元時報》是法輪功學員創辦的,而中共早在99年設置了一個專門辦公室(注:610辦公室)來對付法輪功,所以大紀元長期都是他們(中共)的敵人。所以中共會當大紀元是敵人般打壓,而且中共不僅對付法輪功這樣,連基督教也要受很多的苦,「在大陸的和尚、神父、牧師都一樣要順服,沒有辦法,否則就像新疆一樣全部入營(集中營)。」

不過,他指,中共害怕大紀元,是因為法輪功有國際社會那麼多的支持,在民間也還有那麼多人相信。中共打壓大紀元,恰恰說明大紀元的影響力巨大,「第一要知道自己是成功的。如果你(們)不是成功,有影響力,別人不需要對付你,因為你(們)所說的話有力,對某些人來說,他覺得受到壓力、受到威脅,他(中共)所做的事是要令到你(們)恐懼,企圖將你屈服。」

梁家傑:破壞者是香港公敵

香港各界政要也紛紛譴責中共暴力升級,同時聲援大紀元。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大律師說,大紀元在香港很受歡迎,破壞大紀元印刷廠的人,正成為香港公敵。「你只要看看YouTube頻道,大紀元那些片子有多少人追著來看就知道了。根本上我想大紀元在香港自由運動中發揮很重要作用,尤其是在前線那裡,有很多畫面,如果沒有你們,我們是看不到的;如果你說去破壞那個印刷廠,根本就是與很多香港人,等著看《大紀元時報》的人過不去。」

梁家傑正告犯事的惡煞以及背後主腦,要立即收手,「香港不是一個野蠻的地方,香港要以理服人。」

他並呼籲值此艱難時刻,大紀元和一眾的媒體在行使第四權,要緊守這個崗位,「香港人也會盡我們的一切,會繼續支持大紀元,希望大家採訪時都照顧自己安全。」

胡志偉:大紀元角色重要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

民主黨主席、立法會議員胡志偉稱,香港是文明社會,絕不容忍透過暴力去打壓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特區政府不可以躲在後面,靠警暴來解決問題。他希望各方冷靜下來,政治問題必須政治解決。

他並讚揚大紀元和一眾傳媒,在今次反送中運動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提供事實真相。他稱,傳媒機構都面臨很大壓力,警方甚至在記者會上稱呼新聞工作者是黑記等,說明他們不尊重新聞自由,以及企圖躲避傳媒鏡頭去做可能犯法的行為。

他指過往很多類似的案件,都長時間找不到幕後元兇,警方有責任去調查,「警隊有責任去撥亂反正,成為一個有質素的治安隊伍,而不是一個鎮壓的隊伍。」

范國威:縱火性質非常嚴重 

新民主同盟議員范國威
新民主同盟議員范國威

新民主同盟議員范國威稱,現在大量主流媒體被染紅,成為洗腦宣傳工具的情況下,大紀元媒體很多時候是提供了主流媒體以外的獨立聲音,「讓市民可以多方面、更易掌握現在香港發生的時事和真相。」

他稱,透過縱火、刑事恐嚇和毀壞,甚至毆打一些傳媒機構的人員,目的是要媒體不吭聲。而今次縱火破壞大紀元,性質非常嚴重,「縱火燒印刷機器,其實(他們)是想終止大紀元發行。這和2014、2015年雨傘運動那個時候,找一些大媽大叔去堵塞傳媒的廠房,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而這次更加惡劣。因為縱火是有機會死人的,帶來人命傷亡的,和巨大財產損失的。」但他認為是不可以隨便屈服於這些恐嚇的。

公民黨議員郭家麒譴責燒大紀元印刷廠的行為,「每一個傳媒和報紙都應該尊重,不可以做一些違法的行為。」他希望在香港言論空間越收越窄的時候,能夠多一些傳媒出來報道真相。「我相信市民他們眼睛是雪亮的,他們會找一些講真相的傳媒。」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說,今次事件故意指向是黑衣人在破壞,但現在不知道誰是真正黑衣人和暴徒,「警察用喬裝警察來扮黑衣人,我們分不清誰是真正的暴徒。」

梁耀忠讚大紀元專訪

立法會議員梁耀忠
立法會議員梁耀忠

立法會議員梁耀忠稱,大紀元被縱火和何俊仁被襲擊,全都是黑衣人所做的。但黑衣抗爭者不會做這些暴力行為,所以中共的手法是要抹黑、陷害、醜化黑衣抗爭者、年輕人和學生。這是一種陰謀,目的是要在社會製作恐懼,令區選無法順利進行。

值得留意的是,兩個襲擊事件都發生在警隊一哥鄧炳強上場首日。梁耀忠稱,鄧炳強是很親共的,他擔心會將中共國安和公安的打壓手法移來香港。

他又說,在今次抗爭運動中,主流傳媒報道偏頗,但大紀元專訪社會人物評論時事,令香港市民了解事件本身的來龍去脈,促進更多人明白真相。他呼籲大家一定要團結齊心,不要因為恐懼而退縮,「正是因為這個環境,我們要勇敢面對。」

梁國雄:等同港人被滅聲

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
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

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稱,今次事件說明中共在香港的管治已經失控,「中共認為止暴製亂是最迫切的任務,任何中共國安部門都可以在香港行事。我相信中共未來會多層次使用暴力,比如用群眾鬥群眾,雲集黑幫和大陸執法人員,都不奇怪。大紀元被縱火也是在這個背景下產生。」

他強調,大紀元被威脅滅聲,等同全體香港人被滅聲。大紀元早前被7-11下架,到最近再被縱火,說明大紀元成為中共眼中釘、肉中刺。「中共對於大紀元很忌憚,大家可以支持一下他們。」他又呼籲民眾11.24踴躍投票,將親共勢力踢走。

陶傑:縱火行為屬暴力違法

時事評論員陶傑
時事評論員陶傑

針對承接《大紀元時報》印刷的工廠日前遭四黑衣蒙面漢縱火一案,陶傑表示,「縱火行為實屬非法,應該報警,可以促請香港警方徹查。」他並表示,譴責這種暴力犯法行為。

對於《大紀元時報》在今次的「反送中」運動中,衝在前線無畏無懼地做直播和報道真相,今次遭縱火是否與此有關?陶傑表示,「表面上看應該有點關係」。至於會否跟《大紀元》一貫旗幟鮮明地反共有關?未來會否對其它媒體採取相同手法? 他則說:「今次行為估計應該針對大紀元,亦可能跟法輪功有關。」

提到備受關注的區選會否順利進行,陶傑說:「我一向認為區選會照樣進行。」至於多方揣測區選會遭腰斬,他則笑言:「現在不知道,等到那一天就知道了。」

林卓廷斥兇徒 肆意恐嚇傳媒

回應承印香港《大紀元時報》的印刷廠遭縱火,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直言:「縱火離譜,兇徒肆意恐嚇傳媒,威脅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他對警方能不能夠緝兇表示很大的懷疑。

至於周日的區選會否順利進行,林卓廷說:「我希望區選可以選到,不要延期,延期恐夜長夢多。」他認為,政府有責任確保選舉秩序。他並呼籲大家「把握機會,當日盡早去投票」。

譚國新:多宗暴力事件 「賀」鄧炳強上任

對於縱火案,銀髮族召集人譚國新回應說:「事件相當諷刺。鄧炳強第一日上任做警務署署長,就發生了有報館(大紀元)被燒,有前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被襲擊,還在(旺角)街上看到有人拿著斧頭恐嚇路人。」他譏諷多宗暴力事件,對第一日上任的鄧炳強來說,真是一份「賀禮」,「無面俾佢」(不給他面子)。

譚國新透露,鄧炳強曾經出席流浮山小桃園黑社會飯局,之前曾任元朗警署指揮官。「元朗發生7.21事件,我相信跟他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他認為,這樣的一個人做了警務處處長,會令市民擔心,或者對他不信任。

何駿怡:報真相媒體被針對

演員及電影監製何駿怡指:「種種跡象顯示,鄧炳強同元朗鄉黑有關係,亦被指是7.21發起人之一。時下除《大紀元》和《蘋果》報道事實真相之外,其它的實體報都是譴責抗爭者。」

他認為那些到承接《大紀元》印刷的工廠縱火的「黑衣人」,事件上根本就是「黑社會」。「現在中共也好、港府也好,所做的每一件事,就是想所有香港人『shut up』(收聲),讓所有香港人不敢行出來,所有香港人不敢反抗,從而得到他們想要的所有目的。」

他認為,種種跡象顯示,在眾多的傳媒當中,包括網媒、學生媒體等都是警方首先攻擊的目標。曾有學生媒體親口承認,警方想發射任何東西(如胡椒噴劑)等根本都是先對著學生媒體射;其次針對網媒。日前《啤梨晚報》林匡正被捉後又放出來;有學生媒體在地鐵站採訪遭人恐嚇而停止採訪等。

何駿怡表示,在這場運動當中,被警方拘捕者年紀小、女性居多,所謂「取易不取難」,「作為實體報,《大紀元》看起來相對較弱,是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大紀元》在國際上的實力和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