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美東時間19日美國參議院全院無異議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20日眾議院再以417:1的贊成率通過,該法案現已被送交特朗普總統,等待總統簽署之後成為美國法律的一部份。

這引發中共的持續激烈抗議,抗議隨時間推移而不斷升級。網媒「中國數字時代」對中共的反應做了概括——「嚴正抗議!中共官方『五連發』、『七箭連發』與『十二連發』」:

——11月20日上午,新華社官方微信公眾號「五連發」,以五大機構名義同時發佈了五則官方聲明(包括外交部、人大、政協、港澳辦、中聯辦);

——11月20日下午,外交部駐港公署、香港特區政府加入「統一回應」,形成(自稱的)「七箭齊發」;

——11月21日上午,中共新聞聯播再度開足火力,將譴責提升為「十二連發」,加入了第八發「專家評論」、第九發「香港各界人士」、第十發「《人民日報》評論」、第十一發「新華社評論」、第十二發「央視國際銳評」。

中共如此集中的「強烈譴責」,較為罕見。

一個可資比較的前例是,今年5月,中共突然推翻中美歷次談判所達成共識,致使特朗普增加關稅。而中共卻倒打一耙,從2019年5月14日至5月22日,《人民日報》就中美關係,以「位置統一、內容統一、署名統一」之形式連發九篇評論文章。

其結果呢?中共仍被迫在6月底日本大阪的G20峰會上與特朗普會談,一再讓步,以求中美談判繼續舉行,直至今日。中共的外強中乾、色厲內荏的本質於此暴露無遺,淪為笑柄。

現在中共不記前恥,故伎重演,《人民日報》社評甚至咒罵香港法案是「廢紙一張」。罵街是中共的看家本事,但最後灰溜溜地收場也是中共慣例。中共的流氓本性並不在乎再加一樁笑柄。

但,這次的香港法案,卻實實在在把中共打疼了。除了政治、外交方面效應(支持香港民眾民主抗爭運動,支持香港「一國兩制」,支持人權與普世價值,擴大國際聯盟圍剿中共等等),經濟方面效應(美中之間除了關稅之外,貿易戰還可能在科技、金融等領域升級;而香港法案,可稱為美國從金融、科技層面打擊中共的一個新武器)等等之外,這些都很重要,大家論述已多;但香港法案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嚇阻作用,即對行惡者進行精確打擊(法案規定對侵害香港自治和人權的官員實施拒絕入境、凍結在美資產等形式的制裁)。

中共是個逆向淘汰的體制,越凶殘的人在中共內越有市場。中共的暴行固然是體制性的,但暴行的實施離不開一個個具體的人,尤其,這些一個個具體的凶殘之人把源於體制的暴行演繹得格外暴虐;但到追究責任之時,體制卻成了擋箭牌,行惡者被輕輕放下(雖然免不了有些許替死鬼),這就是中共所謂「團結一致向前看」的本質。

中共一方面用「重賞」尋求行惡之「勇夫」,另一方面用「體制之惡」來掩蓋、強迫、縱容、支持「個人之惡」,這個一貫之策屢試不爽。這次在香港也沒有多少顧忌地、大規模赤裸裸地上演。

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追究中共罪行,一定要追究那一個個行惡之人。因為任何性質的射殺,一定要有人扣動扳機。我們一定要抓住那一個個扣動扳機的人(國際社會對納粹罪犯的絕不放過就是典型例子)。

香港法案,正好就是抓扣扳機者。

這一招,釜底抽薪,從個人罪責追究方面著手,將中共的迫害執行機制腰斬了,中共怎不驚慌?

事實上,已於 2016年12月生效的《美國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就是這樣一部法律。2017年12月21日,美國政府第一次宣佈執行制裁13名嚴重侵害人權與貪瀆之外籍官員,另有39名與這13人相關之人士或實體,也遭到制裁。其中就包括涉嫌迫害維權人士致死的時任中共北京公安朝陽分局長高巖。

不僅於此,2018年9月20日,依據2017年通過的《以制裁反擊美國敵人法案》,美國國務院首次宣佈實施制裁中共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及部長李尚福中將。

在中共操控港府、港警,持續地、大規模、系統性地暴力迫害香港抗爭民眾的硝煙中,美國國會通過的這部香港法案,為對中共這場「政府暴行」中的個人追責夯實了法律基礎,對香港局勢演變和對反制中共,勢必發生巨大的影響。

中共此時不洶洶,更待何時?然而再洶洶,也不過就像被戳穿了的皮球,只能死待在哪兒,等著被送進垃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