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1 月 19 日凌晨,承接《大紀元》印刷的工廠被中共暴徒縱火破壞,我們強烈譴責中共的暴力恐嚇行為,從中我們再一次看清了中共的流氓行徑,同時籲香港民眾和國際社會也能認清這背後中共慣用的超限戰手法。

大紀元看透中共邪惡本質

《大紀元》從2000 年成立以來,一直報道和揭露中共真相,對中共非常了解,《大紀元》編輯部相繼出版了《九評共產黨》,發表九評編輯部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等系列叢書,告訴全社會共產黨邪靈本質是甚麼,《大紀元》也因此成為最了解中共邪惡手法的媒體。

從創刊開始,我們就一直遭受中共各種干擾和攻擊,特別是《大紀元》全面揭露了人類有史以來最殘暴、最陰毒的迫害:中共迫害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從而成了中共的頭號敵人。

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宇宙特性做好人,由於在祛病健身和提升道德修養方面的神奇效果,從 1992 年傳出的 7 年內,大陸就有一億民眾在學煉法輪功。當時的中共人大委員長喬石曾表示:「法輪功對任何國家、任何團體、任何個人,都有百利而無一害」。

僅僅因法輪功修煉者的人數超過了中共黨員人數,和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妒忌,中共在 1999 年 7 月 20 日開始了對法功的殘酷鎮壓,並提出鎮壓手法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不斷造謠誣陷,搶奪財產,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移植謀利。

由於中共用法輪功問題來威脅各國政要,誰報道法輪功真相,就不准誰到中國做生意,很多國際媒體在財團的壓力下,對慘絕人寰的人類悲劇保持沉默,唯有《大紀元》大量報道,當時香港善良的人們都不相信,甚至對《大紀元》還有誤解,覺得我們對中共有情緒,報道不客觀。

但這 5個月香港上演的一切,都是在重複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在經歷了一次次痛苦之後,香港民眾大規模地轉變了對《大紀元》的看法,很多人在留言上表達對《大紀元》的道歉和敬意。

超限戰:煽動仇恨 挑起互鬥 製造混亂

2005 年《大紀元鄭重聲明》寫道:

「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犯下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

中共不是一個普通的政權,不是一般的暴政極權,而是靠暴力殺人、欺騙謊言來支撐的邪惡生命,它總是從煽動仇恨,製造群眾鬥群眾的暴力行為中吸取能量,來維持其邪惡統治。

過去5個多月我們清楚看到,中共在香港上演了「煽動仇恨、挑起群眾鬥群眾,栽贓陷害,讓社會陷入全面混亂的邪惡戲法,其目的就是要把有序社會變成無序,這就是中共標榜的超限戰。

這次港府一味強調反抗者的暴力,從來不反省自己,港府欠下了多少血債、撒了多少謊、幹了多少違背《基本法》的事。當100萬人上街遊行無效、200萬人遊行無效之後,小部份民眾採取了有限度的暴力反抗,中共就趁機故意製造暴力來抹黑嫁禍,煽動社會各界仇恨,比如警察對抗爭者的仇恨、民眾對警察的仇恨,藍絲對黃絲的仇恨、以及黃絲對藍絲的「裝修」、「私了」等,休班警員可以扮演各種角色,來挑起各界互相打鬥。

當中共把原本繁榮平靜的香港,變成互相仇恨、彼此搏殺的戰場之後, 中共反過來充當「好人」,聲稱要「止暴制亂」,本來是中共製造的暴亂,反過來它指責別人是暴徒,本來中共是暴力的源頭,反過來它還高喊「平暴安民」。

這就是中共常用政治流氓手法,中共稱之為政治上的超限戰。

這種經驗來自中共 70 年的歷史,從白區到上海,從大陸到香港,中共就是這樣故意「煽動仇恨、挑起互鬥、製造混亂」,甚至還把這套政治流氓手法推向全世界,中共想讓國際社會看到,「我在香港能做到,我就能在全世界做到」。

香港是曝中共欺騙手法的聚光燈

學生沒有複雜的心,一眼看透中共,中共它自己製造暴力,刺激別人的情緒,然後把別人打成暴徒,學生用他們的生命來抗爭。 我們這樣說,不是我們認同暴力,我們只是能夠理解學生,理解學生為何用這種方式來反抗。

如今香港事件,強化了全球抗共的意志和決心,香港成了全世界的聚光燈,在全球關注下,讓中共在聚光燈下充份的表演其邪惡,展示其陰毒的超限戰手法。

過去中共在大陸,把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抹黑成邪教,抹黑成恐怖份子,如今中共在香港,同樣的事情再一次發生在香港市民身上。香港民眾爭取《基本法》賦予的普選權力,而中共在2015年拋出「8.31 決定」,剝奪了民眾選舉權,香港人起來抗爭,卻被中共在全世界抹黑成了暴徒。

中共大量利用宣傳機器,包括推特帳戶都是機械人在做,在全世界散佈假新聞,它刺激香港人暴力,它反過來說你是暴徒,並不斷分化瓦解香港社會,讓香港陷入混亂中,中共反過來出來平暴。

《大紀元》一直在揭露中共,承接《大紀元》報紙印刷的工廠被中共僱兇縱火,我們不會退卻,我們絕對不會放棄,《大紀元》會一如既往地報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