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理工大學遭港警圍攻多日,目前校內仍有逾百名抗爭者留守。一名女大學生透露,疑似有很多便衣港警在校園內搜捕抗爭者,手段非常強硬。不過,她無所畏懼地說,現在就是比誰的意志力更強,雖然警方為所欲為,但是「螞蟻也可以殺死大象」。

理大攻防戰已進入第5天,一名化名為Michelle的女大學生向香港電台記者說,目前理大校園環境越來越惡劣,主要與警方施放的化學物質有關。警方連日來在校園狂射催淚彈、震撼彈、胡椒球彈,校園內瀰漫著刺鼻的氣味。

Michelle已經留守5天,目前身體精神狀況良好,繼續留守不是問題。她和家人一直保持聯絡,家人都很支持她留守校園的決定。

但她透露,警方每晚都用強光照射留守的抗爭者,還播放諷刺性歌曲等,試圖以此影響抗爭者心理狀態。而且警方疑似派出很多便衣警察在校園搜捕抗爭者,做法非常強硬。

不過,Michelle對此並不畏懼,她表示現階段就是比誰的意志力更強,雖然警方為所欲為,但是「螞蟻也可以殺死大象」。

接連幾天,抗爭者們想方設法突圍但屢屢失敗,令一些人情緒有些低落,陸續有一些抗爭者在議員及社工的協助下離開了校園。Michelle對此表示理解,並坦言自己「能撐多久就多久。」

另一名留守理大的男學生William(化名)非常樂觀,20日早上,15歲的William和幾位小夥伴拿起玩具在校園的空地上玩耍。在初晨陽光的照耀下,他笑得特別燦爛,似乎一點也不擔憂未來。

《蘋果日報》記者問他何不跟隨校長離開校園,港府聲稱18歲以下學生和平離開理大的話,港警不會立即被捕。William對此嗤之以鼻,他說如果我今天返回家,明天就可能被捕。

他還表示要守護所有同伴,不管怎樣都不會先離開,不會出去投降。「點都會最後先走,唔會出去『投降』。」

William自稱家境很好,父母都是親建制派的,他以前也是「港豬」,但是在抗爭運動中被港警的催淚彈逐漸「進化」成了勇武派,越走越前。

「上星期守完中大,就過嚟(理大)幫手。」William說,17日那天理大有很多人,物資也很多,其實應該守得住,但警察一下封住所有出口,裏面好多「和理非」也被困住。

William發現無路可走後,他並不急著如何逃走,而是思考校園是否有足夠地方讓所有人都安全暫避。一番工夫後,抗爭者們都找到避難點。William還與幾位抗爭者組成一個患難與共的「小隊」,每天在校園內巡邏,了解情況。

他說,雖然自己與同伴在理大相識才幾天,但已建立深厚情誼香港這場沒有領袖的抗爭運動,得到了廣大普通市民的支持,香港各界都在默默支持走在抗爭前線的學生。每天吃飯、耍樂、談天、巡視,形影不離。

由於父母反對William去抗爭,並斷掉零用錢,他一直接受好心人的「助養」維持至今。他笑說,父母還不知道他身處理大,如果知道肯定又要和他吵。

William表示,自已已習慣苦中作樂,並不強求父母的認同,但希望時間會證明,他追求自由是正確的。

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5個多月來,得到了廣大普通市民的支持,香港各界都在默默支持走在抗爭前線的學生。文化基金會管理者關南(Nam Kwan,音)為幾十名因參與抗議活動激怒父母、被趕出家門的年輕人提供了食宿和慰藉。

她說,6月12日,警方朝手無寸鐵的抗議者發射橡皮子彈和布袋彈,使她從沉默的同情者變成無所顧忌的宿管阿姨。

「如果沒有公眾的支持,這場運動失去動力的時間會早得多,」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政治學家許田波說,「這鼓勵著年輕人堅持下去,讓他們覺得自己並不孤單,他們所做的事情是正義的。」

理大遭港警圍困後,18日,近十萬港人自發前往理大,營救被困學生。市民們組成5條超長人鏈,沿彌敦道伸延到理大運送物資,場面震撼感人。#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