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8日,萬達集團旗下的萬達體育發佈2019財年第三季度財報,萬達體育總收入達2.67億美元,同比增長8%;淨利潤為負3,400萬美元,同比下跌138%。

總市值蒸發超50億元

財報發佈後,11月18日晚間,美股開盤,萬達體育股價應聲暴跌超14%,盤中最低觸及2.53美元/股,盤後報2.78美元/股,較發行價8美元跌了65%,總市值蒸發超50億元(人民幣,下同)。

有分析人士認為,萬達體育股價較低的原因可以歸結於:公司治理、高債務、大連萬達的高表決權、禁售期解禁等不利影響,以及沒有明確的可比公司對該公司進行估值等。

不過,萬達體育股價這幾天遭遇重挫也不算甚麼,因為上市以來就一直在下跌,鮮見反彈。

上市首日暴跌超36%

今年7月26日,號稱全球最大的體育賽事、媒體和營銷平台之一,萬達體育(WSG)正式登陸美國納斯達克市場。

不過,上市首日,其開盤價報6美元/股,直接較發行價下挫25%。當日收盤價,僅5.16美元,較發行價的跌幅超35.5%,收盤市值為7.3億美元(約合50.2億元人民幣),總市值一天縮水了4.08億美元。

上市當天,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並未到場,由萬達體育董事長張霖帶隊敲響上市鐘。

王健林的體育夢

萬達體育在中共國務院「46號文」的東風下應運而生,2025年5萬億的目標市場規模激發出資本的豐富想像力。

2014年12月,中共國務院發佈《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簡稱「46號文」),首次並列強調體育產業與體育消費,並將體育產業定位為所謂的有利於保障和改善民生、擴大內需、增加新的消費增長點以及增強國家凝聚力和國家文化競爭力的綠色朝陽產業。

王健林是個嗅覺敏銳的商人,以4,500萬歐元收購馬德里體育會20%股份;耗資10億歐元併購全球第二大體育市場營銷公司瑞士盈方體育傳媒集團100%股權;耗資6.5億歐元收購美國世界鐵人公司(WTC)。

2018年,王健林將上述三家公司整合,正式在香港註冊成立萬達體育。

值得一提的是,萬達體育還是國務院「46號文件」頒佈以來,第一家在美上市的中國體育公司。

萬達體育的收入分為三個核心部份,即大眾參與性體育業務、觀眾性運動業務和DPSS(數字、生產、運動解決方案),分別對應萬達體育的三大構成主體——盈方體育(Infront)、世界鐵人公司(WTC)和萬達體育中國(Wanda Sports China)。

負債率岌岌可危

而併購帶來的負面效應,在財報中顯露無疑。據萬達體育的財務數據顯示,萬達體育負債率岌岌可危。招股書顯示,2017年、2018年,萬達體育的負債率均超過100%,2019年一季度負債率降至84%。截至2019年3月31日,萬達體育有息負債總額是10.029億歐元(11億美元)。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萬達體育總負債為16.40億美元,儘管這一數字較一季度末的19.11億美元有所減少,但其資產負債率仍高達75%。

香頌資本董事沈萌對《時代財經》分析稱,萬達體育是一個多種資產組成的大拼盤,尚未能形成良好的融合和業績表現,「既沒有優勢業務,也缺乏業務間的協同整合,所以市場對其預期前景並不看好」。

美股分析師Roojoo Capital則是在《尋找阿爾法》上直言:「萬達體育是2019年眾多失敗的IPO之一。」

另一個糟糕的消息是,包括Bragar Eagel&Squire P.C.在內的美國多家法律公司也正在調查萬達體育。根據雅虎財經的報道,該律所在11月18日提交了訴訟,指控萬達體育未能披露與公司業務、營運和前景有關的不利事實,主要與受賽事周期性影響的DPSS部份、觀眾性運動部份的業績表現有關。

對於2019年全年業績展望,萬達體育預計總營收將在10.20億歐元至10.35億歐元之間,同比下降8%到10%。

萬達董事長前首富王健林有著多年的「體育夢」,為此他還定下了「小目標」:萬達體育2020年要創造10位數(10億)利潤!然而從萬達體育目前的表現來看,似乎距離這個「小目標」越來越遠。

對此,網民議論紛紛:「『46號文』害的?」有回帖說:「看政策行事靠不住的,吃虧的只有自己。」

「地產夢破了… 當然影響其它的夢!」

「萬達電影暴跌,萬達體育暴跌,萬達還有房子會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