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新研究發現,數千年前、甚至數百萬年前混入人類基因組的古老的病毒基因,即使整體病毒處於休眠狀態,可是其某些基因仍然是活躍的,可以產生病毒蛋白質。而這些蛋白質似乎隨時在準備激活病毒,一旦外界的條件合適,這些病毒就會在人體中起破壞作用。

一份由美國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和加拿大拉瓦爾大學(Laval University)醫學院聯合完成的研究稱,這項發現可能有助於解釋為甚麼繼承了這些古老病毒基因的人群罹患多發性硬化症和老年認知障礙症(Alzheimer's)的風險更高。

華盛頓大學實驗醫學助理教授格雷寧格(Alex Greninger)說:「曾發現過皰疹病毒6(HHV-6)在人體內被重新激活的案例,但是很罕見,我們想知道,在整個病毒不被激活的情況下,這些病毒中的單個基因是否會被激活。」

這份研究關注的是皰疹病毒6的兩個版本HHV-6B和HHV-6A。前者引發小兒急疹(roseola,俗稱奶疹、假麻疹),90%的兒童都會遇到的常見兒童疾病,症狀為發燒和紅疹等;對後者的了解目前甚少。兩種病毒感染人體後都可以保持休眠狀態,以後在合適的情況下又會重新激活,比如在免疫系統受抑制的情況下。

這次研究對像體內的病毒不是通過感染得到,而且從基因中遺傳而來,大約1%的人都會遺傳這種病毒。人體基因中約8%來自遠古時期混入的病毒,很多時候可以追溯到數百萬年前的遠古人類。

研究者對650位志願者進行了基因測序,結合40份器官組織細胞RNA樣本進行分析。

結果顯示其中6人攜帶HHV-6基因,兩人攜帶HHV-6A,四人攜帶HHV-6B。RNA測序分析顯示,這些人體內兩種病毒基因U90和U100是活躍的。

在大多數組織樣本中,這些病毒基因的表徵水平很低,然而在食道、睪丸、腎上腺和大腦這些組織樣本中表徵水平最高。U100掌管病毒外殼的部份蛋白質,U90是一種蛋白激活劑,負責促進其它基因的表徵。

格雷寧格說,尚不明確這些蛋白質可能對人體細胞產生哪些影響,然而鑒於U90的主要作用是激活病毒基因組,「它幾乎就是這些遠古病毒嘗試在激活自己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