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現在最怕的就是,如果香港成功了,大陸老百姓也會一哄而起,那時候共產黨就扛不住了。」魏京生說。這位旅居美國的中國著名民主活動人士認為,香港人通過抗爭自由而喚醒人們認清中共暴政。

港人抗暴 為自由而覺醒

在談到香港人從反送中發展到抗爭中共以及港警暴力鎮壓時,魏京生日前表示,「香港人看到中國大陸(的人)那麼受壓迫,那麼困苦,(而)他們還有一點點自由。所以,他們現在意識到必須自己起來保護這個自由,你不保護就沒有了。」

「以前(自由)是英國政府保障的,現在沒有了,共產黨要進來了。共產黨一旦進來,你的民主自由的法律保障,你想過小日子的法律保障,就(都)沒有了,所以大家有一個機會爆發就突然爆發了。」魏京生說道。

當提及在香港人的抗爭過程當中發生的NBA事件,魏京生覺得以前漠不關心的美國普通百姓也開始對中共有了一個覺醒。他表示,「其實大家心裏都有想法的。特別是在中國大陸,你身受壓迫,你怎麼會心裏沒有想法呢?」

「其實跟八九年(六四)一樣。在八九年之前,你去問很多人還不願意說呢,但是真正上街流血犧牲的就是這些人。在共產黨的壓迫下,很多人是不敢說或不願意說,大家其實心裏都是明白的。」

「國際社會對香港人抗爭的態度起決定性作用」

魏京生認為,國際社會對香港人的抗爭採用何種態度是「有決定性的」。「西方民主國家的態度、他們的支持和幫助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個條件。」 他說,「雖然很多人說那個作用可能不大,但是我們中國有句話叫『四兩撥千斤』;六四的時候,中國(爭取民主)失敗了,而歐洲(東歐)則成功了。」

「當時如果沒有列根總統那麼堅決地支持,我想蘇聯和東歐人民也面臨著共產黨的巨大壓力,差不多的。所以,現在香港人民的抗爭,關係到整個中國甚至東亞的民主化的問題。在這個時候,主要當然是美國、西方民主國家他們(表態)支持誰,支持到甚麼程度,是一個關鍵因素。」他講道。

「最後誰勝誰負?是民主國家勝利呢還是專制獨裁國家、共產黨勝利,就不好說了。這個危險,對美國也是一個非常大的威脅,所以大家都關心:西方怎麼做,做錯了會有甚麼後果,大家都關心這個話題。」他希望人們能夠認清中共,支持香港民主自由。

「中共是邪教,民主在退潮」

魏京生表示,西方國家基本上都沒有認識到並了解到 「中共是一個邪教」這個問題。

他提到宗教時說道:「現在新上來的這個教宗,做出了很錯誤的決定(與中共建交),這不但影響中國的天主教,所有的宗教大家都覺得沒有信心了。」他說,「天主教徒認為他是代表上帝的,過去幾年都是他們支持(中國)地下教會,由教宗來任命主教,現在(他)把這個權利放棄了,和中共合作了。」

「你與中共合作能夠得到甚麼呢?也許在經濟利益上,你能夠得到一點點,但是你丟掉的是幾千萬中國的信仰者,不僅僅是天主教還有其他宗教的信仰者。」

當談到西方一些媒體都在評論「現在是民主退潮的時期」時,魏京生認為原因在特朗普之前的美國對華政策對中共的縱容。他說道:「就如特朗普總統說的『美國養肥了中共』。你把敵人養肥了,那當然全球的民主化都在退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