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少人的印象中鯊魚是可怕的海洋生物,但在水底模特兒余曉彤(Hidy)的眼中,鯊魚有善良的一面。去年在古巴拍攝潛水宣傳短片時與鯊魚一起跳舞的過程令她難以忘懷,而在與海洋生物相處的過程中,她感受到唯有自己心懷謙卑,對大自然保持一顆熱愛的心,海洋就會回贈自己很多的禮物。從潛水周遊世界到熱心保育海洋,Hidy在空餘時間常常參與公益活動,透過拍攝公益短片、參與環保演講、舉辦海洋清潔活動等,用自己的實際行動感染他人。

余曉彤(Hidy)在馬來西亞詩巴丹島擔任水底模特兒。(受訪者提供)
余曉彤(Hidy)在馬來西亞詩巴丹島擔任水底模特兒。(受訪者提供)

「我很記得有前輩跟我說,be humble to the ocean(對海洋心懷謙卑),因為海洋會教會你很多東西。」Hidy說道:「我覺得海洋是一個老師,也都是一個朋友。所有的回憶,所有自己會的東西,都是它教回來的。到今日它病了的時候,大家都希望去救它,希望透過自己的行動回饋海洋。」


余曉彤(Hidy)在馬來西亞詩巴丹島擔任水底模特兒。(受訪者提供)
余曉彤(Hidy)在馬來西亞詩巴丹島擔任水底模特兒。(受訪者提供)

懷著這一信念,她多年來一直積極參與不少海洋保育的工作。如今她在赤柱開辦Bling Bling Ocean潛水中心,除了為潛水員提供服務外,更作為舉辦南區海洋清潔活動的聚腳點,定期舉辦環保活動,鼓勵公眾參與。


Hidy多年來一直積極參與不少海洋保育的工作,如今她在赤柱開辦Bling Bling Ocean潛水中心。(陳仲明/大紀元)
Hidy多年來一直積極參與不少海洋保育的工作,如今她在赤柱開辦Bling Bling Ocean潛水中心。(陳仲明/大紀元)


Bling Bling Ocean潛水中心的logo由Hidy設計。(陳仲明/大紀元)
Bling Bling Ocean潛水中心的logo由Hidy設計。(陳仲明/大紀元)

從潛水周遊世界到海洋保育

2006年,十七歲的Hidy首次接觸休閒潛水,當時她只是覺得潛水牌照可以幫助自己環遊世界,游遍世界的潛水聖地,尋覓美麗的珊瑚、魚類,感受海洋的美麗。直到兩年前,她再次前往馬爾代夫潛水,想與多彩的珊瑚合照,卻詫異地發現,十年前五彩繽紛的珊瑚如今只剩下黑白灰:「那一刻我覺得很震撼,心裏很難受,原來你去不同的地方潛水的時候,世界只會越來越不漂亮,其實我們人類負很大的責任。」

另一件觸及心靈的事件,便是去年強颱風「山竹」襲港,Hidy眼見各式各樣的垃圾衝上了岸,她留意到其中有二十多年前的塑膠水樽、漢堡包盒,她感嘆原來這些人們以為「消失」的垃圾,其實並沒有離開人類生存的空間,透過另一種方式歸還人類。

Hidy感言:「原來水底的垃圾,原來二十多年都沒有分解過,你說是一個多嚴重的問題,因為它只會累積,只會越來越多,沒有減少,所以減少的動作需要我們去做。」

還有一次,Hidy在海上練習直立板,沿途見到很多漂浮的垃圾與油污,她感到十分無奈。這些事件都令她反思,究竟自己除了欣賞海洋的美景外,又可以主動為海洋做些甚麼?

除了過去曾經在潛水展擔任海洋保育大使外,Hidy近年來更身體力行,潛水清理棄置漁網(鬼網)、執垃圾。她相信親手去做才能真正體會到其中的意義,而且需要長期堅持:「我自己都是一個海洋公民,我覺得要透過行動去做的,而不是透過說話。透過說話可以分享給人,但是如果自己不做的話,其實都是沒有用的。」

Hidy今年結識了熱心於潛水清理「鬼網」的陳天明(Harry Chan),她被這位六十多歲的資深潛水員所感染,更常常一起組織、參與潛水清潔海洋的活動,也積極向公眾分享各類的環保訊息。Hidy說:「很幸運遇到Harry,他是一個很好的前輩。近期跟Harry每個月都想安排一次水底清潔,希望集結很多不同的義工,可以在香港海洋執垃圾。」

熱心於潛水清理「鬼網」的Harry Chan(左)與Hidy常常一起合作舉辦海洋清潔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熱心於潛水清理「鬼網」的Harry Chan(左)與Hidy常常一起合作舉辦海洋清潔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Hidy參與沙灘清潔活動,發現沙灘中隱藏著許多微塑膠。(陳仲明/大紀元)
Hidy參與沙灘清潔活動,發現沙灘中隱藏著許多微塑膠。(陳仲明/大紀元)

她認為,海洋保育這一過程需要堅持、定期去做,當大家一起不停地開展活動,真正投入其中時,正是逐步培養保育海洋意識的過程,從而做到從源頭減廢。

清理「鬼網」如醫生做手術

Hidy認為清理「鬼網」的過程像是醫生在做手術:「鬼網跟執垃圾不同,鬼網真是要做一些程序,好像手術這樣,鬼網很多時候會卡住在珊瑚處,在上面見到很多魚仔、蟹仔、海參,牠們被卡住,還是有生命的。當你見到的時候,我們要慢慢將牠們救出來。」

她還提醒,一定要有經驗的潛水員才可以嘗試清理「鬼網」,而且過程中不可貿然一人行動。由於清理「鬼網」需要技術,而且過程中耗費很大的力氣,空氣使用也比平常要多,因此在一人剪鬼網時,同伴則要時刻留意空氣量情況,並協助把「鬼網」捲起,如果太重還要使用浮升袋協助。Hidy提到,安全永遠是潛水員要留意的,有時候「鬼網」太大只能夠放棄,但可以記錄下該網的定位,提醒他人留意。

與鯊魚共舞

多年來擔任水底模特兒的Hidy,曾到訪世界各地潛水聖地拍攝,令她印象深刻的一次便是去年2月前往古巴,為澳洲Ocean Geographic海洋地理頻道拍攝潛水宣傳短片,其中一個片段是與鯊魚共舞。


Hidy曾於去年二月前往古巴,為澳洲Ocean Geographic海洋地理頻道拍攝潛水宣傳短片,與鯊魚共舞。(受訪者提供)
Hidy曾於去年二月前往古巴,為澳洲Ocean Geographic海洋地理頻道拍攝潛水宣傳短片,與鯊魚共舞。(受訪者提供)

Hidy認為,其實有時人比鯊魚還可怕:「人類總覺得鯊魚很可怕,我們透過很多媒體,都會覺得鯊魚是會咬人的,是會殺人的,大家都會潛在對鯊魚有個恐懼感。但是其實有時候人類更恐怖,因為我們吃很多很多鯊魚。就算你現在結婚,擺宴,其實魚翅是很多人必食的,所以我們殺鯊魚的速度快,還是鯊魚傷害我們人類的速度快?我相信是人類。」她參與拍攝這一短片,也是為了傳遞保護海洋生物的訊息。

拍攝過程中,Hidy需要徒手潛水,不能戴面罩和空氣樽,在水中閉氣的同時,還要保持一個優雅的姿態,這是一項充滿挑戰的任務。Hidy的經驗是必須保持冷靜,當放鬆的時候才能展示最好的狀態:「無論是一個潛水員,還是做一個水底模特兒,第一件事就是保持冷靜。我幻想的就是我是一條魚,腦海裏都有一首很開心的歌,然後帶下海,心中一直哼著那首歌,在水中,好像跳舞這樣。」

與其他生物共存,Hidy有自己的見解:「我自己很喜歡鯊魚的。我自己潛了那麼多年水,鯊魚都非常善良。我不可以排除牠有危險的一面,但是拍攝那條影片,我跟鯊魚不停做很多不同的交流,甚至很多我跟鯊魚對望的鏡頭。我覺得是很開心的,原來鯊魚跟人類,海洋生物跟人類是可以共存的,只要你善良對待的時候,牠們都會對你很善良。」

*********

從向海洋索取到為海洋付出,Hidy認為只要願意行動,永遠不會太遲,親身實踐清理海洋是重要的一步:「首先透過自己去做,人們看到你做的時候,都會想:你怎麼會這樣做呢,為甚麼他會嘗試這樣做?然後就會越來越多人做。」她希望這股力量可以越來越大,令更多人重視海洋污染問題。◇


Hidy認為,海洋清潔是一項長期的工作,在教育層面也十分重要,她鼓勵小朋友們一齊參與保育海洋的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Hidy認為,海洋清潔是一項長期的工作,在教育層面也十分重要,她鼓勵小朋友們一齊參與保育海洋的活動。(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10月,由漁農自然護理署與Bling Bling Ocean等機構合辦的「南區海岸清潔」活動,參與義工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10月,由漁農自然護理署與Bling Bling Ocean等機構合辦的「南區海岸清潔」活動,參與義工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Bling Bling Ocean潛水中心。(陳仲明/大紀元)
Bling Bling Ocean潛水中心。(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