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7日,在香港理工大學,港警出動水炮車、裝甲車瘋狂清場,發射至少150枚催淚彈,理大煙霧瀰漫。多方人士緊急呼籲停止動武,警察撤退。泛民派在紅磡深夜見記者,呼籲林鄭正視「人道危機」.

當天中午開始,理工大學附近成為「戰場」,警民對峙。晚上約11時,警方出動兩架水炮車及裝甲車,與抗爭者激戰。抗爭者用雨傘、自製汽油彈對抗,擊退裝甲車。數百人被港警包圍。

警民對峙直到半夜,五大校長呼籲各方克制,請理大人士儘快離開。但抗爭者不願離去,要等最後政府回應民間訴求。

理大學生校董李傲然及學生會會長廖建鈞在記者會上,呼籲校友及港人「救救理大」。李情緒激動,一度抽泣。

深夜3點,多位泛民議員包括譚文豪、區諾軒、郭家麒等於紅磡一帶見記者,指理大校園一帶正發生「人道危機」,呼籲林鄭立即正視,避免發生嚴重後果。

警察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交界發射大量發射催淚彈。(大紀元)
警察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交界發射大量發射催淚彈。(大紀元)

警察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交界發射大量發射催淚彈。(余天祐/大紀元)
警察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交界發射大量發射催淚彈。(余天祐/大紀元)

警察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交界發射多枚媒催淚彈後拘捕多位黑衣人士。(余天祐/大紀元)
警察在柯士甸道彌敦道交界發射多枚媒催淚彈後拘捕多位黑衣人士。(余天祐/大紀元)

拘捕多位黑衣人士後,警察向記者噴胡椒噴劑。(余天祐/大紀元)
拘捕多位黑衣人士後,警察向記者噴胡椒噴劑。(余天祐/大紀元)

11月17日晚,防暴警察和抗爭者在尖東橋對峙。(大紀元)
11月17日晚,防暴警察和抗爭者在尖東橋對峙。(大紀元)

11月17日晚,香港紅磡天橋,防暴警察射擊催淚彈。(余天祐/大紀元)
11月17日晚,香港紅磡天橋,防暴警察射擊催淚彈。(余天祐/大紀元)

11月17日晚,香港紅磡天橋,防暴警察射擊催淚彈。(余天祐/大紀元)
11月17日晚,香港紅磡天橋,防暴警察射擊催淚彈。(余天祐/大紀元)

理工大順暢道 港警狂射催淚彈

11月17日入夜,香港理工大順暢道,港警狂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1月17日入夜,香港理工大順暢道,港警狂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1月17日入夜,香港理工大順暢道,港警狂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1月17日入夜,香港理工大順暢道,港警狂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理大暢順道凌晨仍有許多抗爭者建立防線。(宋碧龍/大紀元)
理大暢順道凌晨仍有許多抗爭者建立防線。(宋碧龍/大紀元)

尖東橋遭到防暴警察兩面催淚彈的射擊

圖為尖東橋受防暴警察兩面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圖為尖東橋受防暴警察兩面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圖為尖東橋受防暴警察兩面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圖為尖東橋受防暴警察兩面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1月17日晚,香港理大硝煙瀰漫,數百人被港警包圍,民間呼籲反包圍救人。圖為尖東橋受防暴警察兩面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1月17日晚,香港理大硝煙瀰漫,數百人被港警包圍,民間呼籲反包圍救人。圖為尖東橋受防暴警察兩面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1月17日晚,香港理大硝煙瀰漫,數百人被港警包圍,民間呼籲反包圍救人。圖為尖東橋受防暴警察兩面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1月17日晚,香港理大硝煙瀰漫,數百人被港警包圍,民間呼籲反包圍救人。圖為尖東橋受防暴警察兩面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1月17日晚,香港理大硝煙瀰漫,數百人被港警包圍,民間呼籲反包圍救人。圖為尖東橋受防暴警察兩面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1月17日晚,香港理大硝煙瀰漫,數百人被港警包圍,民間呼籲反包圍救人。圖為尖東橋受防暴警察兩面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1月17日晚,香港理大硝煙瀰漫,數百人被港警包圍,民間呼籲反包圍救人。圖為尖東橋受防暴警察兩面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11月17日晚,香港理大硝煙瀰漫,數百人被港警包圍,民間呼籲反包圍救人。圖為尖東橋受防暴警察兩面射擊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抗爭者丟汽油彈 擊退裝甲車

港警出動裝甲車,直接硬闖進來,抗爭者陣地差點失守,民眾齊丟汽油彈,令裝甲車著火撤退。

11月17日晚,港警的裝甲車剛直接硬闖進來,抗爭者陣地差點失守而群丟汽油彈,讓裝甲車著火退撤。這是裝甲車第一次全車身著火。(大紀元)
11月17日晚,港警的裝甲車剛直接硬闖進來,抗爭者陣地差點失守而群丟汽油彈,讓裝甲車著火退撤。這是裝甲車第一次全車身著火。(大紀元)

11月17日晚,港警的裝甲車剛直接硬闖進來,抗爭者陣地差點失守而群丟汽油彈,讓裝甲車著火退撤。(宋碧龍/大紀元)
11月17日晚,港警的裝甲車剛直接硬闖進來,抗爭者陣地差點失守而群丟汽油彈,讓裝甲車著火退撤。(宋碧龍/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