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的六四屠城傷痛還在,30年後香港理工大學又現屠城危機!中共和香港警察昨首次出動聲波炮、以及兩部水炮車、甚至批准用步槍等,企圖以圍困戰的方式,對留守的數百名理工大學學生大開殺戒。

情況危在旦夕,有美國牧師選擇和學生們留守,並向國際社會發出SOS的緊急救援訊號。

逾百名抗爭者被圍困在理大校園,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Jim McGovern立即發推文,表示全世界都在關注香港局勢。他要求,北京及香港當局要對理大保持克制,不要令局勢升溫,更多血腥鎮壓只會令事情更壞。

繼上周中文大學四日保衛戰之後,位於市區中心、交通要道紅磡海底遂道附近的理工大學,再度告急。學生們自上周一起響應三罷(罷工、罷市、罷課)行動,並在多區堵塞交通要道,以期迫使政府回應民眾五大訴求。但招來的是更強烈鎮壓。

繼前一天中共駐港部隊首次出動「清理路障」,引來中共要出兵鎮壓香港抗爭運動的憂慮後,昨日香港硝煙四起。理工大學學生繼前一晚通宵和防暴警對峙、留守理工大學後,至少逾千防暴警昨晨10時起又再次出動,從尖沙咀柯士甸道和漆咸道南等多處包抄,將理工大學各大路口全部圍住。

首次用聲波炮 持步槍瞄準

警方除出動2部水炮車狂射藍色和白色化學水劑外,還瘋狂發射催淚彈。理工大學以及附近的歷史博物館被「染藍」,現場不少抗爭者以及記者也紛紛中招,需要由急救員救護。一名《癲狗日報》攝影記者,下午在理大外被警方水炮車射中,頭部和腰部嚴重受傷,於伊利沙伯醫院留醫。

此外,警方還首次出動裝有「聲波炮」(長距離揚聲裝置)的銳武裝甲車。據現場城市大學學生記者指,警方使用了約 3 秒聲波炮,讓人感到不適。該名記者表示懷疑聲波炮並未全開功率,應只屬測試。

本報記者亦聽到疑似刺耳聲響,出現耳塞和頭痛症狀。

「聲波炮」,為聲波武器的一種,可發出具有傷害性的大音量聲波,其聲量可達 135 至 152 分貝,可達範圍由 500 米至 3 千米。警方早前購入銳武裝甲車時同時購置兩部「聲波炮」,警方指此組件在嚴重事故期間,在嘈吵環境下進行廣播用途,但聲稱不會在公眾集會及遊行中使用。

警方並於尖東橋上向人群多次發射催淚彈及胡椒球彈,期間有防暴警舉起可裝填實彈的AR-15自動步槍示警,並一度首次瞄準媒體記者與示威者身處方向。今日凌晨零時,防暴警據指已攜MP5及AR-15步槍等實彈槍戒備。

警司劉肇邦深夜於臉書(fb)警告,理大的示威者勿再使用汽油彈、箭、汽車或任何致命武器攻擊警員,否則警方會使甪所需最低武力,包括使用實彈還擊。此外,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前主席陳祖光,接受大陸官方《環球時報》訪問時認為,警方應立即授權防暴警察,使用步槍等火力更強的中距離武器。

據了解,該支是AR-15型號自動步槍,與M16自動步槍屬同類設計,分別在於前者只可以單發,而M16可以連發。

學生以死抗爭 弓箭手上場

昨晚有醫學志願者在理大被捕,他們的雙手被綁住並像逃犯一樣被鎖住。(網絡圖片)
昨晚有醫學志願者在理大被捕,他們的雙手被綁住並像逃犯一樣被鎖住。(網絡圖片)

面對警方不斷升級的武力,學生們則以汽油彈、磚頭還擊,還有一批「勇武」抗爭者手持弓箭上場。一位學生T(化名)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說自己到理工是來聲援的,也是為了爭取未來而來。他昨晚已經留在學校,問他甚麼時候準備離開校園,他說,現在沒有離開的打算。至於訴求,他希望政府給他們真正的民主、自由和一個健全的法治制度,以及反省他們對香港人所做的事。

被問到今次抗爭的根本徵結在哪時,T說,一開始是因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而起,但在有超過100萬人上街的情況下,政府沒有聆聽香港人的訴求,仍然要企圖通過法案的修訂,使得香港人沒有選擇的餘地,「我們已經用盡所有和平的方法去表達訴求,但我們的政府沒有聆聽我們(學生)和香港人,仍然要強制推行。」他說,他們的抗爭是在用盡方法讓政府聆聽他們。

談到中共駐港解放軍在上周六(16日)出來義務「清潔」街道的路障,學生認為是「荒謬」。他說,很明顯解放軍的行為是違法的,但沒人跟進;就像警察,他們也不守法,他們直接把槍對著市民發射,這是違規的做法,也說明他們根本不在乎香港人的想法,也不在乎國際社會的想法。政府只是想把香港人鎮壓下去,希望他們離開。

最後,記者問學生,想到解放軍1989年曾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所為,是否會害怕。學生說,他小的時候會害怕,因為當時只知道解放軍殺了很多學生,但不知道在天安門抗爭的學生的想法,但現在他不害怕,因為他們都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我們知道我們做的事是對的,同時,不是由我們的政府來判斷我們,而是由歷史來判斷我們,歷史來判斷我們,我不害怕。」

警促十點前撤離 疑誘捕計

至晚間8時半,理大外的紅磡海隧開始起火,並傳來陣陣爆炸聲和槍聲。近暢運道通往尖東的部份行人天橋也發生大火,消防車到場救熄。警方隨即聲稱為確保在理工大學所有人的安全,籲校園內所有人,立即循北面李兆基樓(Y座)出口離開,並聽從警方指示。

但一位名為Alvin L的記者在推特稱,有數位記者想從Y出口離開時,因無有效記者證和身份證明文件,被警方控以暴動罪。

立法會議員許智峯亦在fb表示,他一度嘗試護送市民離開,但過程中警方用催淚彈及聲波炮狙擊,他怒斥警方反口及濫捕。

另有消息稱,多名由Y座離開的義務急救員被警方帶走。

美國牧師和學生共生死 

來自美國的人權牧師 William Devlin,昨再到達理工大學抗爭現場,並在臉書(fb)開直播。

他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他不會畏懼,選擇和學生們在一起。他並表示已向美國領事館求救。同時,美國參議院本周將討論通過《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他表示會親身記錄今晚理大情況,促通過這項法案。

理工大學告急後,大批市民從各方湧向理工大學救援。警方深夜在理工大學附近,包括佐敦道釋放多顆催淚彈驅趕人群。

曾鈺成突倡設獨立調查

香港局勢進一步告急,連親共陣營第一大政黨民建聯,據說也不滿特首的強硬鎮壓路線。據立法會前主席、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昨接受法國媒體《Mediapart》訪問時,建議政府考慮兩種特赦,第一種是特赦罪行較輕的示威者,犯重罪則不能特赦; 第二種是行政長官宣佈特赦,但必須止暴,她可以定下一個日期,期限後仍參與暴力活動的,將無法特赦。

他又透露不少鮮為人知的內幕,包括民建聯曾私下催促林鄭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只是對方一直拒絕,民建聯也就不能公開表態。

蓬佩奧回應習近平表態

香港局勢處於千鈞一髮之際,14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巴西訪問時稱「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

這是習近平就香港反送中運動五個多月來,首度明確評價香港局勢。

15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德克薩斯州萊斯大學發表講話時,被問到一旦中共出動軍隊鎮壓香港抗議活動,美國政府是否會採取措施直接干預的問題。

蓬佩奧表示,他不能排除任何的可能,「對特朗普總統思考我們應如何適當應對的各種可能性,我從未排除過。」

蓬佩奧表示,中共承諾會落實「一國兩制」,美方鼓勵北京當局與香港的抗議者透過非暴力的方式進行政治對話,以實現香港民眾的訴求,期望中方在處理香港問題時,尊重港人意願。

蓬佩奧的上述講話也被國際社會視為是對習近平對香港局勢強硬表態的回應。

另外,美國國會委任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14日在報告中呼籲,美國不應該再稱呼中共黨魁習近平為「總統」,因為他是中共的黨魁,而不是中國人民選舉出來的民主總統。

USCC表示:「中國不是一個民主國家,其公民無權投票、集會或自由發言。」「賦予習近平總書記這樣一個他不配的『總統』頭銜,就是給中共的專制統治貼上了一層民主合法性的假象。」◇

【中大學生會就中大保衛戰之聲明】

11月11日清晨,「黎明行動」正式為中大保衛戰拉開帷幕。警察肆意發射大量催淚彈、橡膠子彈、海綿彈,甚至擅闖校園範圍。中大人前仆後繼,奮起抵抗,誓死保衛家園;第二日,香港市民一呼百應,共同前來中大支援同學。警方甚至發射超過2千枚催淚彈、橡膠子彈,更出動水炮車發射顏色水柱。平日寧靜優美的校園,瞬間成為煙霧瀰漫的戰場。然而經過校內外手足齊心協力,浴血奮戰超過12小時後,終成功阻止警察入侵校園,更寫下香港抗爭史上光輝的一頁。

本會衷心感謝每一位前線抗爭者無懼槍林彈雨,奮力抵抗暴政,以一片赤子之心守衛中大。各位不分你我,得知中大有難便慷慨捐助物資,義務急救員、義載司機紛紛趕至,有手足甚至從各處徒步走入中大救援,更在校園內各出入口留守多日守衛校園,實在令我等感動不已。香港人令我們深深體會何謂「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中大人沒齒難忘。本會亦希望感謝一眾中大人,包括走上前線的校方代表、勇敢為學生發聲的中大教職員、畢業多年之校友等,與所有中大同學共同進退,誓死保衛山城。

香港人以無比團結,成功抵擋警察對中大甚至其他大學校園的入侵,展現了人性最光輝的一面,更守住了這座擁抱學術自由、人文價值的堡壘。而這場守衛戰更為過去5個月的抗爭行動注入新能量,再次把抗爭力量帶到全港各區。除了本地街頭戰線,大學校園保衛戰亦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令國際戰線成功走出樽頸,間接加快了美國於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之進度。香港人與中大人共同攜手,打了十分漂亮的一仗。作為香港人,作為中大人,本會將銘記每一位為山城守衛戰付出過的手足。

有別於過去5個月流水式抗爭,是次中大保衛戰以佔領模式為主。在經驗及人手不足的情況下,本會已盡最大努力在自己的崗位上與一眾抗爭者並肩守衛校園,若表現不盡如人意,望各位諒解。在此,本會為過去數天工作不足、考慮不周之處向所有抗爭者衷心致歉。運動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全因香港人團結一致,堅持不割蓆、不分化之原則。無論過去數天手足有任何不足或意見分歧,一切都只是令香港人學習、成長的必經階段。

經此一役,香港人只會變得更堅定,繼續建構一個更強大的共同體。本會深信,繼續堅持,終有一日,我等必能於煲底相擁,親眼見證香港重光。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2019年1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