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者為聲援各區和大學的「反送中」運動,連日來,每晚都會在旺角主幹道的彌敦道和附近街道設置路障與警方對峙,儘管他們也意識到自己是在手無寸鐵地做,是在用「雞蛋撞高牆」的手法,不過有市民在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表示,政府越是打壓,只會讓市民更加團結。

下面是本報記者對在11月15日凌晨還留守在旺角彌敦道的市民的訪問:

記者: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為何在這個時候還會走出來與當局抗爭?

市民:香港人很有毅力,不要想著這麼容易就就擊敗我們,它做的事都不考慮後果了,你叫人如何能夠原諒他們呢?他們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我們沒有前線之分,出去幫忙,做自己能做的事,為了自己的下一代,雖然我現在舒服了,但是我的下一代呢?他現在很小,十幾年後如果讓他們接受這些(沒有民主人權)的事,我沒法接受。

記者:有沒有想過自己,走出來是否有危險,會害怕嗎?

市民:如果因為害怕而不出來,那他們(政府)豈不是贏了。

記者:四中全會後,警暴升級,這種方式是否已經起到了震攝的作用?

市民:有效啊,使得更多人更加團結,它做到了,成功了。之前是一幫年輕人出來,現在再看看十至八十歲的人都有,它不是「成功」了嗎?就是讓我們更加團結。你想啊,誰會凌晨三點還走出來的,現在沒有人坐在家裡想,這是我應得的。

記者:現在中文大學的學生與警察對峙,是否已經進入了一種戰爭或者是半戰爭狀態呢?

市民:某些程度上來說,我都覺得是進入半戰爭狀態了,看回5年前的雨傘革命,香港人表達訴求的方式其實是非常和平的,當時看到警察站崗,很多市民都會幫警察打傘,一路發展到今時今日,五年後的今天,香港人選擇用越來越激進的手段,是因為這個政府不回應五大訴求,而警察卻選擇麻木去執行香港政府高層的指令,不停地去打壓發表聲音的市民,以至於市民沒有辦法去和平表達自己。也導致越來越激進,這是沒有辦法避免的狀況。

可能很多人會覺得「你們在這裡堵路,又仍汽油彈,好像很破壞這個社會一樣,搞到第二天沒辦法上班,好像這個地方不能正常運作了」,可能會有很多的怨言,但是這個是沒有辦法避免的,是這個強權壓迫使得市民要走這一步,對於我來講,無論如何我都會選擇「雞蛋撞高牆」。

如果一個人有良知,有同理心的話,你自然而然就會走出來為了這個「家」。 

記者:同理心和良知是否是大多數香港人的特質?

市民:整個雨傘運動完結之後,大部分香港人都非常的灰心,很多人付出很大,罔顧自己的工作,在金鐘道待了三個月。但是政權很狡猾,用很多民生的問題去打輿論戰,運動結束後,爭取不到任何的東西,大部分香港人都很灰心。但是沒有想到五年後的今天,這次的香港人真的很團結,我不敢說香港人這次能夠獲得什麼,但是我們可能看到共產黨依然可以使用非常強硬的手段去打壓我們和鎮壓我們,但是我覺得只要齊心,無論結果如何我們都會無悔。

記者:五年前的警察和現今的警察對比,如何看待?

市民:當年的警察和我們站在一起都會流淚,他們在站崗的時候是哭著站崗的。現在的這班警察已經失去理智,完全沒有了人性了。其實網上釋放了很多的影片可以看到,很多的警察操內地口音,就算是講廣東話的,聽得出來都不是本地香港人講的廣東話,我懷疑他們是來自廣東,甚至來自廣西的人。

記者:這是否表明這已經涉及到不僅僅是香港政府的問題?

市民:當然了,香港始終已經回歸了中國,其實共產黨在背後有很大的黑手去影響這件事,其實我們已經預計了它(共產黨)是會伸一只黑手來香港的,但是想不到會如此嚴重,為了平息這件事,共產黨真的喪失了人性。其實真的想處理好這件事,手法上是有很多選擇方式的,比如可以用一些比較溫和的方式來處理的。比如「五大訴求」,香港人是支持「解散警隊」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但是政府依然沒有做到,那你說香港人怎麼辦呢?香港政府賦予香港警隊一個公權力去執法,但是一個執法機關都可以如此肆意妄為的話,不把香港人的人命當回事兒,可以隨便去射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