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2日,香港網民再次發起「破曉行動」,各地清晨開始陸續有抗爭者設置路障、堵塞交通要道。包括城大在內,中大、理大、港大等學校相繼遭到警察的攻擊和入內拘捕,港警幾無限度的執法範圍,正引發香港極大的憂慮。香港大專學界也發表聯合聲明,痛斥「魔警屠城」、「重演六四」。

中大

防暴警察下午嘗試衝入香港中文大學,意圖逮捕在中大「二號橋」的抗爭者,警方連續投擲上千顆催淚彈與橡膠子彈,學生以磚石和燃燒彈回擊,多名學生及抗爭者受傷,更有學生頭部中彈倒地,疑似失去意識。

警方與學生在中文大學發生激烈衝突並對峙至深夜,校園變為焰火戰場。大批市民深夜遞送補給物資,學生組人鏈運送。警方最終於深夜11點撤離。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在香港中大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在香港中大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在香港中大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在香港中大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在香港中大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在香港中大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在香港中大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在香港中大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在香港中大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在香港中大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香港中大停車場設置路障。(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香港中大停車場設置路障。(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中大學生組人鏈、設路障,運送物資。(孫明國/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中大學生組人鏈、設路障,運送物資。(孫明國/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香港中大停車場設置路障。(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香港中大停車場設置路障。(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中大學生組人鏈、設路障,運送物資。(孫明國/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中大學生組人鏈、設路障,運送物資。(孫明國/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中大學生組人鏈、設路障,運送物資。(孫明國/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中大學生組人鏈、設路障,運送物資。(孫明國/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中大學生組人鏈、設路障,運送物資。(孫明國/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中大學生組人鏈、設路障,運送物資。(孫明國/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大晚上學生捍衛校園。(文瀚林/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大晚上學生捍衛校園。(文瀚林/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大晚上燃燒路障。(文瀚林/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大晚上燃燒路障。(文瀚林/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警察進入中大校園與學生衝突。校園內有高台起火。(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警察進入中大校園與學生衝突。校園內有高台起火。(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警察進入中大校園與學生衝突,校園內有車子被焚燬。(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警察進入中大校園與學生衝突,校園內有車子被焚燬。(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在香港中大入口用許多障礙物封閉。(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在香港中大入口用許多障礙物封閉。(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大學生用雨傘做防線。(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大學生用雨傘做防線。(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防暴警察封閉通往中大的大埔公路-馬料水段。(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防暴警察封閉通往中大的大埔公路-馬料水段。(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香港中大大門口放障礙物。(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香港中大大門口放障礙物。(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大「三罷」行動。(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大「三罷」行動。(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香港中大牆壁噴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香港中大牆壁噴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香港中大牆壁噴「天滅中共」 。(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香港中大牆壁噴「天滅中共」 。(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香港中大連儂牆。(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三罷」行動。香港中大連儂牆。(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大晚上學生蒐集到很多彈殼。(文瀚林/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大晚上學生蒐集到很多彈殼。(文瀚林/大紀元)

城大

早上七時許,港警再次圍攻城市大學,鎮暴警察朝校園內和學生宿舍發射多枚催淚彈,學生在天橋上用雨傘遮擋,並從高處向地面扔擲磚塊等予以反擊,雙方對峙約半小時後,警方離開。

警方不久後折返,並再次發射多枚催淚彈。港警現場的指揮官甚至指示「橡膠子彈要直接打頭」,情勢一度緊張。#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大學生移師到浸大窩打老道最前線堵路。(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大學生移師到浸大窩打老道最前線堵路。(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大學生移師到浸大窩打老道最前線堵路。(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大學生移師到浸大窩打老道最前線堵路。(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大學生移師到浸大窩打老道最前線堵路。(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大學生移師到浸大窩打老道最前線堵路。(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大學生移師到浸大窩打老道最前線堵路。(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大學生移師到浸大窩打老道最前線堵路。(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夜晚,城大學生抗爭抵擋港警進入。(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夜晚,城大學生抗爭抵擋港警進入。(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大學生準備抵抗警方第二次攻擊。(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大學生準備抵抗警方第二次攻擊。(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大學生準備抵抗警方第二次攻擊。(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城大學生準備抵抗警方第二次攻擊。(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大批防暴警察在香港城市大學附近蒐查。(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大批防暴警察在香港城市大學附近蒐查。(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大批防暴警察在香港城市大學附近蒐查。(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大批防暴警察在香港城市大學附近蒐查。(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大批防暴警察在香港城市大學附近蒐查。(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大批防暴警察在香港城市大學附近蒐查。(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大批防暴警察在香港城市大學發射催淚彈。(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大批防暴警察在香港城市大學發射催淚彈。(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繼續發起「三罷」行動,香港城市大學和浸會大學聯手燃點路障。(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繼續發起「三罷」行動,香港城市大學和浸會大學聯手燃點路障。(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繼續發起「三罷」行動,香港城市大學和浸會大學聯手燃點路障。(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繼續發起「三罷」行動,香港城市大學和浸會大學聯手燃點路障。(駱亞/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警察不斷向香港城市大學宿舍發射催淚彈,學生在天橋上從高處向地面扔擲磚塊等予以反擊,抵擋港警進入。(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繼續「三罷」行動。警察不斷向香港城市大學宿舍發射催淚彈,學生在天橋上從高處向地面扔擲磚塊等予以反擊,抵擋港警進入。(余天祐/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