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居四壁空空,還沒有來得及去買家用。倒是先在落地窗邊擺了一瓶野菊,總有四五十枝,多為藍色和白色,這是我以為最佳的底色。間以幾枝淡黃的,配上兩枝老紫的,最後再插上一枝紫紅的,格外醒目,別有意趣。

此時秋色正好,憑窗贈我以秋天如畫,我當報之以野菊嘉英,引來一天清泠之氣在房中,很是愜意。

我之愛秋,以其秋韻萬種。初秋泠然澹蕩,中秋明媚燦爛,晚秋驚豔淒美,暮秋蒼涼悲愴,人生百味盡在其中矣。

晴日裏高天如洗,山空水淨,我亦會心一笑於前度劉郎之碧霄詩情。

秋風過樹,柯葉皆做風竹之韻,莫非蕭湘帝子來遊洞庭之浦。

庭前落紅成陣,黃葉飄零,若有一隻過雁歸鴻,便惹出一段懷鄉情緒。

秋雨瀟瀟,江天一色,捧香茶在手,聽空階滴瀝,盡享良辰清景讀書天。

漫山火柿霜葉,橙紅桔綠,想那山中空亭,當有三五士子對酒,鬢插菊花。

我本來最喜看日近西山,秋日的西山斜照更是燦若卿雲,在曾經很有閒情的年月裏,我經常跑到學校的樓頂對此凝神,有時誤了晚飯的時間,許是因為秋色可餐吧!

秋之種種好處不盡於此,還有秋水清冽若有風生焉,展卷燈下唯聞四壁秋蟲,萬木搖落而感秋氣摧敗。

……

這一大捧野菊,寄我多少秋日情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