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10月22日收到一名代表律師報案,表示一名18歲少女遭多名警員輪姦後懷孕。11月11日,受害人少女X透過代表律師發表聲明,指責警方侵犯隱私權,有意洩露相關案件資料,並相信警方有意公開抹黑,影響未來訴訟,其濫用警權行為,令人髮指。

連登討論區有消息稱,一名18歲少女於9月27日在荃灣警署外被搜查身份證後帶往警署,疑在荃灣警署內慘遭四名蒙面男警員輪姦。

10 月22日該名受害少女委託其代表律師投訴警察課,警方隨後將個案給新界南重案組進行調查。截至目前,警方稱,由於報案人指控內容與調查結果並不吻合,警方會繼續調查。

在警方要求下,少女X接受法醫檢查,並接受終止懷孕要求,在伊利沙伯醫院進行墮胎手術,容許法醫從胎兒取得DNA樣本作檢驗,以辨別至少一名施暴者。

昨日,韋智達律師行代表該名少女發表聲明,指「警方刻意洩露有關案件資料,會令任何客觀的旁觀者相信是有意公開抹黑,並影響未來的起訴。」

聲明指「在強姦受害人不知情和沒有同意情況下索取其私人醫療紀錄一舉完全侵犯了她的私隱權」,並強烈譴責警方「濫用警權,實在令人髮指」。

聲明說,在2019年10月某日,少女X鼓起勇氣,就她在荃灣警署內被強姦一事報案。「她循正規途徑報案,並在稍後向警方說出事情詳細經過,亦回答警方鉅細無遺及具侵略性的問題。一如警方所要求,她接受了法醫的檢查。她亦接受了終止懷孕的手術並容許法醫從胎兒取得DNA樣本作檢驗,以辨別至少一名施暴者。」

聲明還說,在整個調查過程中,少女X重覆向警方查問案件進度,但有關的調查隊伍拒絕向她提供任何詳情。

聲明又說,2019年11月4日,少女X得知警方在沒有她的事前知悉或同意下,「取得一份搜查令以檢取她的私人醫療紀錄,包括那些遠在案發之前紀錄。該搜查令亦允許警方從她私人醫生診所取得案發數日前後的閉路電視紀錄。」

律師聲明中提到,香港警務處發出的《罪行受害者約章》保障刑事案件受害者的私隱和尊嚴會在任何時候是應該被尊重的。但對於X少女情況「在強姦受害人不知情和沒同意情況下索取其私人醫療紀錄一舉完全侵犯了她的私隱權。」

並指責,「此舉等同濫用警權,實在令人髮指。」

有鑑於此,少女X立刻訴諸法庭挑戰搜查令。「2019年11月5日早上,發出搜查令的裁判官,經被詳細告知事實後,立刻命令暫緩執行搜查令。裁判官更頒下匿名令予少女X,禁止任何人(包括傳媒)不論直接或間接識別少女X的身份。違反匿名令可能被視為藐視法庭。」聲明說。

聲明還說,在過去數天,少女X為有關此案細節在網上洩漏一事感到憂悶。並懷疑「『警方消息人士』選擇性地透露疑似有關案件調查細節,並對證據作出負面評價。」

聲明指責,「此種種行徑會令任何客觀的旁觀者相信此舉是有意公開抹黑少女X並影響未來的起訴。」

少女X譴責,「任何警方試圖貶損性暴力受害人名譽以及對證據作出負面評論的舉措是相當令人不齒以及具冒犯性的。此等行為應予最強烈的讉責。」

聲明並指,「毫不意外地,少女X無法信任香港警察可公正地調查她的指控,又或任何與警員有關的指控。」

少女X最後要求警方,「立即停止他們不合法且極不專業的資料披露,及停止評論有關她的案件。」她期望她的私隱能夠被尊重。

【韋智達律師行聲明全文如下】

就警方近日洩露有關資料的行為,少女X希望透過我們發表以下聲明:

在2019年10月的某日,少女X鼓起勇氣,就她在荃灣警署內被強姦一事報案。她循正規的途徑報案,並在稍後向警方說出事情的詳細經過,亦回答了警方鉅細無遺及具侵略性的問題。一如警方所要求,她接受了法醫的檢查。她亦接受了終止懷孕的手術並容許法醫從胎兒取得DNA樣本作檢驗,以辨別至少一名施暴者。

在整個調查過程中,少女X重覆向警方查問案件的進度,但有關的調查隊伍拒絕向她提供任何詳情。

在2019年11月4日,少女X得知警方在沒有她的事前知悉或同意下,取得一份搜查令以檢取她的私人醫療紀錄,包括那些遠在案發之前的紀錄。該搜查令亦允許警方從她私人醫生的診所取得案發數日前後的閉路電視紀錄。

香港警務處發出的《罪行受害者約章》保障刑事案件受害者的私隱和尊嚴會在任何時候被尊重。而在強姦受害人不知情和沒有同意的情況下索取其私人醫療紀錄一舉完全侵犯了她的私隱權。此舉等同濫用警權,實在令人髮指。

少女X立刻訴諸法庭挑戰搜查令。2019年11月5日早上,發出搜查令的裁判官,經被詳細告知事實後,立刻命令暫緩執行搜查令。裁判官更頒下匿名令予少女X,禁止任何人(包括傳媒)不論直接或間接識別少女X的身份。違反匿名令可能被視為藐視法庭。

在過去數天,少女X為有關此案細節在網上洩漏一事感到憂悶。警察公共關係科及不具名的「警方消息人士」選擇性地透露疑似有關案件調查的細節,並對證據作出負面評價,此種種行徑會令任何客觀的旁觀者相信此舉是有意公開抹黑少女X並影響未來的起訴。

少女X認為,任何警方試圖貶損性暴力受害人名譽以及對證據作出負面評論的舉措是相當令人不齒以及具冒犯性的。此等行為應予最強烈的讉責。

毫不意外地,少女X無法信任香港警察可以公正地調查她的指控,又或任何與警員有關的指控。

少女X要求警方立即停止他們不合法且極不專業的資料披露,以及停止評論有關她的案件。她期望她的私隱能夠被尊重。」#